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嗯要不這樣,咱們還是先回病房看看吧,但你倆等會兒見到孩子,可不許太激動!」

    「不激動不激動。」蘇菲菲嘴裡說著不激動。

    她整個人卻給激動的,拿手推搡著老破,就往走廊裡頭一路小跑。

    學園都市的傀儡師 8樓,是婦產科。

    走廊里很安靜,安靜的只能偶爾,聽到孩子的哭啼聲。

    可這種哭啼聲,在陳浩看來,卻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

    「姐夫?你怎麼在門口站著!」

    「老破!你們這是什麼破病房,房門怎麼鎖上了。」陳浩沒理會蘇菲菲,直接沖老破開了口。

    「臭小子,你是得有多激動,腦袋給漿糊糊上了?」

    老破三兩步來到跟前,抓上門把手輕輕一拉,房門就給拉開了。

    這時。

    陳浩猛的一愣,抬頭跟老破對視一眼,頓時就給弄的挺尷尬。

    因為他剛才,是推門來著,根本都不知道房門是往外拉的。

    「老公!」蘇墨雪躺在病床上,聲音很輕很輕。

    「小雪!你沒事兒吧。」陳浩壓低著聲音,慌忙跑進來蹲在了床邊。

    他沒再說話。

    她也沒出聲。

    倆人就光是你看著我,我又看著你,頃刻間房間里都是滿滿的愛意。

    因為有些人,有些事兒。

    再多的噓寒問暖,都不如一個靈犀的眼神。

    「老公,你做爸爸了!」蘇墨雪話沒說完,眼淚先流了出來。

    「嗯我知道,我知道……小雪我……」

    「老公沒事,我知道你工作忙,我現在不是沒事嗎,哎對了老公你看看咱孩子!」

    蘇墨雪努力笑著,輕輕的,又輕輕的掀開些被子。

    就在她懷裡頭,露出一個稚嫩的面孔,又露出了一個稚嫩的面孔。

    陳浩一下子就懵了,完全沒想到自己老婆懷裡頭,竟然摟著兩個孩子。

    好一會兒。

    他才突然心頭一喜,激動的對視上蘇墨雪眼睛,「小雪,你懷的是雙胞胎?」

    「傻瓜,是龍鳳胎!」

    「龍鳳……小雪,我一下就兒女雙全了?」 「還有誰?」當男子推開的房門進入的時候,整個人都傻在了原地。

    「把門關上……」房中傳來了聲音,男子才反應過來,輕輕地關上了房門。

    「好有趣啊……」只見才是房中倒了一大片的人,大多數已經是倒在血泊中,進氣多出氣少,眼看就活不成了,而他們的敵人倒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笑眼顫顫巍巍站在原地的男子。

    「都是……誤會……」男子此時已經嚇傻眼了,從自己的手下進入了到自己隨後進入,也只有短短不足幾個呼吸的時間,而自己的人已全都躺在了原地,可見對手到底有多麼的恐怖。

    邪魔稍稍梳理了一下頭髮,痞里痞氣的說道:「告訴你們,別在那整那些沒有用的,趕緊說明白的哪裡來的,不然的話你也出不去知道不?」。

    「我們……我們是在找……」這時,媚三姐蘇倩突然打斷了對方的話「別你們你們的,現在只剩下你自己了」。

    「對對對,就剩下我自己了……」男子連忙點頭,隨即附和著說道:「你可千萬不要誤會啊,我們是妖族聯盟的,相信各位都知道這個名字,我們是被上頭拍下來找兩個人的,可沒想到大水沖了龍王廟,實在是對不起了」。男子一臉的哀求之色,就出差整個人跪在地上了,生怕對方會因此而誤會自己。

    「是嗎?可信度有些不高啊?」艷嬌女蘇妮壞壞的一笑,隨後看了一眼身旁的鐵塔荒,荒則露出了一個殘忍的笑容,從椅子上緩緩地站起身子。

    見荒動彈了,男子再也忍不住了,一個矮身跪在了血泊中,驚慌的說道:「各位大人饒命啊,本人說的句句屬實,我們真的是妖族聯盟的,也真的是在找兩個人,而打擾到了各位大人……」。

    「妖族聯盟,這個勢力最近的勢頭很壯嘛,有什麼證明呢?」莫妄塵了下荒,俯身問道。

    「有有……」男子跪著向前蹭了幾步,將一個腰牌放在了桌子上,並且還拿出了兩張手繪圖。「這是我的腰牌,這個是我們要追殺的人,我說的可是千真萬確,沒有一句假話,還各位大人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吧」。

    「還真有,原來這妖族聯盟也不過如此嘛」荒朗聲大笑,拿起了那個腰牌看了一眼,隨後扔下了其他人,自己則打開了那兩幅畫。

    「念你是初犯,那就放過你吧」似乎是玩膩了,莫妄塵扭了扭頭,一副百無聊賴的樣子,像轟蚊子一樣轟走對方。

    「等等……」這時,荒一聲暴吼,嚇得剛剛要站起身子的男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鮮血染滿全身,卻一動都不敢動。

    「荒,你怎麼了?」艷嬌女蘇妮喊了一聲荒,一臉埋怨的看著對方,顯然對他如此突然的喊表示著不滿。

    「是啊,傻大個兒,你這嗷一嗓子嚇我一大跳」莫妄塵依舊是副為老不尊的樣子,但是當看到荒臉上嚴肅的神色后,又都冷靜了下來。

    「先給你們看看畫……」說完,荒將畫遞給了幾人,自己則轉向了那個男子。

    「被你們追殺的人叫什麼名字?」

    「啊……這是……」看到了畫像的幾人,忽然一聲大叫,原本是並沒有摻和在其中的冷娘子寧凝也走了過來,雙眼盯著那兩幅畫中的一個。

    「一個叫魔扎,一個叫趙……信」男子不明所以,瞪大了眼睛,膽怯的回道。

    「是嗎?」荒殘忍的一笑,突然伸出手,一掌劈在了那男子的頭上,頓時那男子的頭就像是熟透了的西瓜一般,登時爆裂開了,而死的最後一刻,這男子也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葯痛下殺手。

    「你別……」看到荒要起手,媚三姐孫倩想要阻止,但是荒已經結束了,對此只能默默嘆了口氣。

    「你這下手也太快了,最起碼也要問點東西再殺人吧」艷嬌女蘇妮也和蘇倩一樣,對荒這種莽撞的行為有點氣不打一處來,可又說不上來什麼,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我忍不了」荒也倒是耿直,直接說了一句之後,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蘇妮只能坐在他的腿上安慰著對方。

    「這畫的也太像了,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蘇倩拿起了那一張畫像,不斷的揣摩,並不時的評價。

    「沒想到這個小子這麼能活,居然這麼長時間還能活著」莫妄塵嘆了口氣,不知道是什麼趙信活的久,還是因為聽到趙信還活著而嘆息。

    「找了這麼久,他終於出來了」倒是冷娘子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使得她整個人看起來要比之前漂亮的多了。而這一點也被莫妄塵給發現了,在一旁酸里酸氣是說道:「這麼多年了也沒有見你笑幾次,一聽說那個傢伙還活著看把你樂的,不過你也不用太高興,萬一那個小子已經死了呢,要我說你就從了我得了,跟我在一起你得多舒服啊……」。

    「如果你想要身上少點東西的話,那麼你可以接著說」冷娘子寧凝倒是所的很隨意,但是莫妄塵則打了個冷顫,訕然一笑。

    「信爺還是有點變化的,不過這眼睛怎麼了,是瞎了嗎?」蘇妮拿過畫像觀摩了一陣,雖然趙信如今的面貌有了些許的變化,可是大概的輪廓還是沒有變的,只是他那滿瞳的黑色很容易讓人注意。

    「信爺怎麼會瞎呢,這麼多年我一直都在找信爺,沒有想到終於讓我找到了」荒淡淡的說了一句。隨後哈哈一笑,整個人顯得有些瘋癲。

    「那還等什麼,現在就去啊?」媚三姐蘇倩在一旁似乎也等不及了,催促道。

    「去哪啊?咱們現在連那個傢伙在哪都不知道,要找的話也得找個人問問吧?」莫妄塵在後面說了一嘴,確實他的話也是眾人目前面對的問題,光顧著要找人,可是現在他們一無所知,也根本就無從找起。

    「妖族聯盟肯定知道……」冷娘子寧凝眯起眼睛,在一旁默然說道。

    「對,他們肯定知道,妖族聯盟,我要他們為自己的錯誤來承擔後果」荒忽然起身,雙拳攥緊,眼中殺機泵現。

    「看來這次有熱鬧了,妖族聯盟,聽起來還挺有挑戰性的」莫妄塵斜嘴一笑,嗜血的舔了舔嘴唇。

    「那還等什麼,走吧」蘇妮完全是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主,很期待的喚起了眾人,五個人呼啦一下子站了起來。 霸道總裁:嬌妻乖乖就範 一場腥風即將颳起。 傍晚,醫院附近的一個西餐廳里。

    蘇菲菲和陳小魚倆人,面對面的吃著東西,臉頰上全是掩藏不住的笑意。

    「小魚妹妹!真是你一個人,把老姐送到醫院的呀!」

    「菲菲姐你還說呢,我都快嚇死了,你們都不在家,嫂子還暈倒了!」

    「辛苦了辛苦了,小魚妹妹你多吃點!」蘇菲菲紮上一大塊牛排,送到了陳小魚餐盤裡。

    陳小魚當然不客氣。

    畢竟她和蘇菲菲倆人,到現在都睡在一個卧室,更何況她也是真的餓了。

    這時。

    陳小魚往嘴裡送著牛排,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慌忙拿手捂上嘴巴咯笑。

    「小魚妹妹,你呵呵,你笑什麼呀!」

    「高興唄!嫂子真厲害,一下就懷了倆,竟然還是龍鳳胎!」

    蘇菲菲一聽,也拿手捂上了嘴巴。

    她現在樂的,比陳小魚還過分,「呵呵是啊,老姐真挺厲害的,哎呀好幸福啊!」

    「哎對了小魚妹妹,我現在可是兩個孩子的小姨了呢!」

    「我還是兩個孩子的姑姑呢!」

    「那咱倆,就干一杯?」

    「嗯好,干一杯!」陳小魚端起果汁,和蘇菲菲倆人碰了下杯子,又一次咯咯咯的笑了。

    果汁有點酸,但更多的還是甜。

    就跟陳小魚現在的嘴角一樣,全都是甜甜的笑意,她真是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皆大歡喜的結果。

    昨天晚上,她一個守在急診室門口,都不知道掉了多少眼淚。

    「小魚妹妹,你說老姐,怎麼會突然早產呢?」

    「這個啊,估計我哥現在,也正在問你姐呢!」陳小魚說完笑了,卻笑的滿眼苦澀。

    因為。

    她當時,也問過老破同樣的問題,真沒想到嫂子會這麼愛自己的哥哥。

    醫院病房裡。

    「小雪!你真給我生了個龍鳳胎?」陳浩蹲在床邊,滿眼激動的看蘇墨雪。

    蘇墨雪一聽,就忍不住的想笑。

    但她還是忍住了,「老公!你都問多少遍了,孩子都給你生出來了還不相信啊!」

    「相信相信,嘿嘿這不是來的太突然了嗎,之前檢查的時候,也沒聽說是龍鳳胎呀。」

    「那你現在知道,你那個做院長的戰友,沒多大會兒就走了吧。」

    「怕我找他們醫院的麻煩?」

    仙醫嫡妃 「當然了。」

    「不會不會!像這種錯誤,我還是很願意接受的!」陳浩得意的說完,又一次嘿笑起來。

    說真的。

    他從中午來到醫院,再到現在窗外沒有了陽光,一直都感覺自己跟做夢似的。

    至於醫院檢查錯的事情,完全都沒有放在心上。

    再說了,打從剛懷孕那會兒體檢了幾次,蘇墨雪基本上就沒來孕檢過,怕檢查多了多孩子不好。

    也不能怪醫院沒查出來,就是……

    「哎對了小雪,你怎麼會早產呢,還都暈倒了?」

    「偷偷幫你工作給累的唄,你名下這麼多公司,我做老婆的要不幫你,誰還幫你啊!」

    蘇墨雪抿嘴笑了笑,沒有把這話說出來。

    她不想讓陳浩,知道自己是因為偷偷幫他打理公司,才給累的早產內疚一輩子。

    「可能是,咱兒子和女兒,太想他爸爸了吧!」

    「我感覺是咱兒子女兒,不想再讓他爸爸晚上難受了。」

    陳浩說的輕輕鬆鬆。

    但他這話里,卻包含了好多個意思。

    好一會兒。

    藥王侯爺姑娘不稀罕 蘇墨雪都拿眼睛看著陳浩,也拿手捂著嘴巴,真的不敢笑出聲音……

    「呵呵老公你……哎呦好疼!」蘇墨雪剛笑出來,額頭就疼出了一顆顆汗珠。

    陳浩見她這樣,一下子就晃了!

    「小雪你、你別害怕,我這就去喊大夫!」

    「哎老公不用,只要你別逗我笑,我刀口口不會疼了。」

    「刀口?生孩子還用開刀嗎?」陳浩猛的停下腳步,滿眼寵愛的幫她擦著額頭上的汗珠。

    「笨蛋!」蘇墨雪嬌嗔著看他一眼,「咱孩子是早產,我當時又暈倒了,根本都不能順產。」

    「所以你老婆以後,永遠都不能穿泳裝了,你可不許嫌棄我!」

    「嫌棄什麼嫌棄,你平時也沒給我穿過泳裝,小雪你是跑婦產?」

    陳浩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這時。

    蘇墨雪也沒出聲,只是努力沖他笑著,默認的點點頭。

    「老公,我肚子上現在有個大口子,你以後不會嫌棄我吧?」

    「嫌棄,我嫌棄你太笨,這是一個女人的勛功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