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嗡嗡嗡!」而在這四王朝邊境之地,空間崩裂,七八道蒼老身影浮現而出,此刻都滿臉凝重遙望著天際四方那不斷翻湧的血運,半響后其中一人感嘆道。「不得了啊,這下真是出打亂了,縱然是我等這些老傢伙出手也無用了。這片天要變了……」

    「皇室老鬼,你這話到底什麼意思?眼下我四大王朝老一輩強者都盡數匯聚了,四大王朝境內此地殺戮之氣最濃烈,咱們還是趕緊動手,將暗中那雜碎給找出來。」另一名老者抹了一把臉色血水,怒吼道。

    「轟隆!」而就在他這番話剛剛落下之際,高空之上,漫天的血雲開始瘋狂匯聚,無數的血腥之氣環繞,最終凝聚成了一道朦朧血影。

    「桀桀,好濃烈的精血氣息,你們這些人來的正好,真正的殺戮就從你們開始吧。」血影桀桀怪笑,猶如地獄厲鬼一般讓人感覺到汗毛倒豎。而在他這番話剛剛落下之際,虛空突然間辦崩碎了,一道道粗大無匹的空間裂縫蔓延,眨眼間猶如毒蟒一般瘋狂纏繞向了四大王朝老一輩強者。

    「不好,趕緊動手!」見此情況,大德皇室老宗祖等人臉色猛然一變低吼,旋即一個個氣息暴漲,橫空而過,瘋狂拼殺向了那道恐怖血影。浩大無匹的血氣風暴衝天,掩蓋長空,剎那間這一片天地都被無窮的血腥之氣包裹……此時此刻,不僅僅是東部大陸,北域,中州等大陸之地都出現了這等妖邪之事。尤其是中州核心之地,荒域一帶更是遭受到了難以想象的衝擊。

    「嗡!」而在距離數千里開外,斷天峰之上,正端坐在玄戰席座上觀戰六宗拚鬥的太虛尊者等人臉色也都是猛然一變,這時候他們這些前者都騰的一聲站立起來,一臉凝重之色遙望天際方向。半響后,太虛尊者長嘆道。

    「果然還是來了,驚雲看來你預感沒有錯。真正的浩大血劫已經開始了。」

    「尊者,眼下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中州大陸之上,絕大部分一流宗派勢力都已經匯聚過來。現今也該輪到咱們真正動手了,還請您下令吧。」無聲息間風驚雲身影出現在了太虛尊者身旁,低沉道。 轟隆!漫天的元力風暴席捲,斷天玄峰之上,六宗拚鬥已經達到了白熱化。原先六十名親傳級別的弟子眼下僅剩下十人。眼看著就將進行到第三輪比拼了。而就在這時候,原先封閉式的各大結界徒然崩潰,包括李元道等十大親傳級弟子在內都被強行逼迫出來。

    「太虛尊者!他們為何要這樣做?」望著從天際緩緩浮現而上的十幾道身影,前來觀戰的諸多大勢力宗派紛紛蹙眉,驚呼道。尤其是李元道等人在內,一個個通體光芒環繞,目光盯著不遠處太虛尊者等人。這也是他們非常迫切想要知曉的。

    「諸位,今日玄戰怕是要被迫中止了。」太虛尊者與其他超級強者緩緩漂浮在高空之上,半響后徒然開口道。

    「什麼,為什麼這樣?」聽聞此話,李元道等人瞳孔微微一縮,失聲道。六大宗門高手以及其他大勢力之人也都滿臉震撼。眾人都沒有想到原本一場空前浩大的宗派玄戰為何會演變成這等境地。

    「這到底怎麼回事?為何眼下我心頭那一抹不安感越發強烈了。」天空之上,李元道面無表情,雙手不自覺緊攥在了一起。而就在這一刻,他眉心處一縷銀芒劃過,眨眼間便消失不見。與此同時李元道眸光豁然遙望天際方向,在那裡他感覺到了一股異常恐怖的血煞之力正在緩緩復甦。


    「這種感覺……為何這般讓我心悸?在這一片大陸之上到底發生了什麼驚變?」李元道喃喃自語道。而就當李元道沉浸在深思之際,天際上空太虛尊者卻已經開始發話了。


    「諸位,今日之所以將大家召集過來,六宗玄戰僅僅是其中之一。而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重頭戲。眼下這片大陸之中已經出現了一股神秘而恐怖的毀滅力量。這股力量正在不斷膨脹,向著大陸四方蔓延開來。驚世血劫已經開啟,望諸位能夠煉化起來一同抗衡這場浩劫風波。」

    太虛尊者低沉的話語聲回蕩在天際上空,猶如古老的宏鍾一般滾滾震蕩。讓所有宗派高手都大吃一驚。

    「什麼?驚世血劫,太虛尊者您不是在說笑吧?」

    「眼下大陸一片安詳,各大宗門勢力蓬勃發展,怎麼可能?」 撒嬌影後分外甜 。不過很快便有人提出了質疑。

    「桀桀,愚蠢人類。那老傢伙說的沒錯,這片大陸浩劫已經降臨,而我就是你們的勾魂使者,統統給我納命來吧。」就在這時候,天際上空猛然一顫,千丈的空間裂縫猶如漩渦一般開始扭曲,最終一道陰測測的聲音旋即從漩渦裂縫深處傳遞出來。

    嗤嗤!而在眾人駭人的目光之下,無數的血煞之力開始凝聚,化為一張巨大血色頭顱,漂浮天際俯視眾宗門高手。

    「好可怕的血劫煞氣,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路?竟敢獨闖這斷天玄峰,來人趕緊將這妖魔鬼物給拿下。」六大宗門掌舵者臉色一變,當下手掌一揮,宗門內長老身影飛掠,閃電般沖霄而上,向著巨大血色頭顱轟殺過去。

    「桀桀,不自量力。」天際上空血色頭顱冷笑,當下雙眸之中濃郁的黑色光芒閃爍,剎那間化為了兩個巨大無匹的黑洞漩渦,直接將六宗長老的攻伐之力吸納掉,連同他們各自軀體在內都被那詭異的吸納風暴之下,盡數崩潰了。猩紅色血液與碎骨飛濺,瀰漫在天際上空。


    這等血腥場景,讓在場眾強者眼皮一跳。

    「唔,不錯的血肉養料,如此多人類強者匯聚在一起,真是一件讓人瘋狂的事情。」一口將六大宗門長老吞掉后,血色頭顱發出了厲鬼一般的嚎笑聲。「孽畜找死!」

    而就在這時候,天際另一頭太虛尊者出手了,他通體陰陽光芒環繞,手掌猛然一震,一道巨大的陰陽魚漂浮而上,以雷霆之勢向著血色頭顱鎮壓過去,陰陽魚橫掃之處,空間無聲無息間徹底泯滅了,非常駭人。

    「老傢伙,終於想要出手了么?不過可惜,你的對手可不是我……而且今日你們在場之人,沒有一個人能夠逃過這場災劫。」血色頭顱冷笑,當那巨大yin陽魚即將要轟殺到他近前之際,原本千丈漩渦深處,一道神秘的銀光飛掠而出,眨眼間便轟擊在了那陰陽魚之上。

    沒有想象中那般驚天動地的大爆裂,也沒有預想中那般死磕在一起,兩股力量在相接觸的剎那,彼此間都在快速消融。一條條空間法則開始崩裂,虛空徹底扭曲,碎裂了。最終噗一聲,在無數的空間斷層之中陰陽魚與銀光徹底被吞沒了。

    「完整的界元之力?怎麼可能?自從上古神戰之後,最後一方乾坤小界也都早已經破碎了。這片大陸之上乾坤界源早已經損耗乾淨了,絕不可能會衍生出這般完美的界元之力?你到底是誰?」

    望著這一幕,太虛尊者蒼老的臉龐上掠過一抹驚容,失聲道。「桀桀,老傢伙要不了多久你會只曉得。」一縷陰冷的意念猛然從千丈漩渦之中傳遞出來。旋即千丈漩渦猛烈一顫,開始劇烈放大,猶如遮天黑洞一般開始瘋狂向著四面八方吞蝕過去。

    「不好,那神秘傢伙想要將這座斷天玄峰都徹底吞納進去。六大宗門,荒域諸多強者趕緊離開,我們這些老傢伙為你們斷後。這片大陸根基絕對不能夠被那些邪惡傢伙給斬斷。」

    原先與太虛尊者一同出現的十餘名超級強者紛紛出手,滔天的元力風暴呼嘯,猶如汪洋一般充斥在這片天地間。高階武王級強者之間的大戰絕對可怕,毀滅性的氣息鋪天蓋地。

    「不錯的戰力,看起來你們這幫老傢伙似乎有所準備才是。不過沒關係,今日血劫註定要降臨,你們誰逃脫不了。今先那你們十幾個老傢伙一起血祭吧。」

    巨大黑洞還在不停的膨脹,猶如一頭吞蝕巨獸一般,瘋狂將天地間所有能量盡數吸納入腹。最終血色光芒爆涌,從漩渦黑洞之中不斷滲透出來。磅礴血力在沸騰眨眼間便將太虛尊者等十幾名超級強者覆蓋在內,強烈無匹的界元之力肆虐,徹底隔斷了眾人視線。

    「不妙,那些妖邪傢伙太可怕了,趕緊撤離,返回各自宗門一起抗擊這幫傢伙。」諸多宗派強者紛紛變色,第一時間內都捏動宗門緊急訊符,想要溝通宗門內空間法陣。不過他們卻都失望了,在一道道熾烈光芒之中原先那空間陣台都無聲息間徹底崩潰了。

    這片天地之間,彷彿又一股浩大無匹的力量在禁錮著這一切,極其可怕。

    「桀桀,都說了一切都是徒勞。眼下也該讓你們好好享受一下這驚世血劫的殺戮盛宴了。血色屍奴降臨吧。」

    龐大的血色頭顱怪笑,在他一對黑色眸光之下,無數的血色身影不斷從他瞳孔深處掠出,猶如密密麻麻的蝗蟲一般鋪天蓋地朝著眾多宗門高手撲殺過去。每一道血影都是人類身形,通體被銘刻有一道道血紋烙印,可怕的殺戮氣息不斷從他們軀體之上爆發出來,顯得極其可怕。短短片刻之間,這片玄峰天地間都被一股滔天的殺戮氣息所籠罩。

    「妖凰之爪!給我破!」而在天際盡頭,一道紫色身影也在奮力拚殺,在他右臂之上一道紫金色妖凰臂膀浮現,不斷在那些血色屍奴之中拼殺。

    轟隆!兇悍的妖凰紫爪橫空,輕易將虛空切割,李元道一把將眼前三頭血影屍奴震碎,整個人猶如一道流光般瘋狂朝著天際盡頭飛掠而去。此刻在他臉龐之上滿是凝重之色。

    「臭小子,趕緊那幫該死的殺戮機器又開始追上來了。」天麟戰矛心悸的聲音回蕩在李元到心頭,充滿了焦急之感。

    「老妖孽,這下我的預想成真了。我一直不安的源頭終於出現了。就是這幫神秘傢伙,眼下咱們必須要趕緊衝出去。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李元道以神念回應道。

    先前太虛尊者與那神秘傢伙交手帶給他的觸動實在是太大了。那絕對是這片大陸之上頂尖級強者。在這場驚世血劫背後究竟掩埋著什麼,李元道非常迫切想要知曉。

    桀桀,這種特殊的妖凰氣息,終於找到了。小子,原來你就是盜取妖凰力量的傢伙,將你的小命奉獻出來吧。」就在這時候,一道陰冷笑聲驟然浮現在李元道耳邊,同時空間碎裂,一大碩大血色頭顱浮現,散發著澎湃的血煞之力橫檔在了李元道身前。

    「什麼,你究竟是誰?」聽到這話李元道心頭一震,他萬萬沒有想到對方竟然能夠一口道出自己身上妖凰秘密。要知道,自從風玄谷之行后,李元道煉化妖凰之事絕對保密,根本就沒有向任何人泄露出去。

    甚至連身邊最親近之人秦然他都沒有告訴。這個血色頭顱為何能夠知曉這一點。這讓李元道心頭極其忌憚。

    「鬼傢伙找死!」心頭雖然非常震驚,但此刻李元道手底下動作可不慢。雙手猛然一震,一股磅礴的玄雷之力爆發,眨眼間便化為一條巨大魔龍瘋狂朝著那血色頭顱吞噬過去,非常兇悍。

    「爆陰玄雷,九幽黑魔雷,呵呵想不到在你身上搜集到了這兩大玄雷之力。不簡單啊,不過很可惜,眼下的你還是太弱小了。」

    望著李元道轟殺出來的兩大玄雷之力,那血色頭顱森冷一笑。突然間張嘴一吸,一股無法想象的吞噬之力猛然從他最終爆發,直接將那玄雷之力給吞掉了。

    「不妙,跟先前漩渦黑洞內那個恐怖傢伙同樣的秘術,臭小子趕緊走,別跟這傢伙糾纏了。這傢伙很邪門。」天麟戰矛告誡道。

    此刻李元道也顯然被鎮住了,他沒想到自己體內最大底牌之一的玄雷力量竟然被人正面化解了。這還是李元道頭一次見到,連天地間最為暴戾的玄雷之一都能夠煉化掉。這等實力當真是非常恐怖。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我的玄雷本源之力?」望著眼前那不斷逼近過來的血色頭顱,李元道頭皮一陣發麻。在這時候他眉心處那銀色印記又開始浮現,熾烈的銀光開始沸騰,剎那間便覆蓋在了他全身。

    「這是……天命元晶的烙印,它竟然自主覺醒了。這傢伙難道是……」李元道渾身一震,隱約間心裡有一個模糊猜想。不過此刻卻容不得他多想,那龐大的血色頭顱已經朝著他轟殺過來。

    恐怖的血煞之力洶湧,猶如血色汪洋一般席捲而來,讓剎那間便將李元道封困在內,在這等龐大壓迫下,縱然是李元道也陷入了一番苦戰之中。

    與此同時,另一邊天際上空那巨大的黑洞漩渦仍在不斷擴散,太虛尊者等超級強者的身影已經無法窺測,隱隱間能夠感受到天際最上方那朦朧空間之內所滲透出來的毀滅性的氣息。

    「轟隆!」此刻不僅是斷天峰,神元大陸各個角落也都被籠罩在這巨大血劫之中,諸多宗門大勢力都遭受到了難以想象的衝擊。


    縱然是神子門,雷峽谷這等大宗門也都不能夠倖免。轟隆!天際盡頭,血色江濤滾動,慘烈的大戰氣息滔天。李元道與那血色頭顱大戰數百回合,一方天地都近乎被打破了。

    「哈哈,不錯的戰力了。難怪能夠得到那天命元晶的認可。可惜眼下你卻沒有成長的空間了,你註定要死亡。」漫天的血光之中,一顆巨大頭顱橫衝而來,龐大的血元之力浩蕩,剎那間便以雷霆之勢撞擊在了李元道身軀之上。

    在一陣璀璨的光芒之中,強大如李元道整個身軀都被轟飛出去,隱隱間可以看到一道道細小的血光開始在他身上蔓延開來,猶如雷光一般,散發著一股極其暴戾氣息。短短剎那間便已經覆蓋在了他全身。

    這時候李元道明顯感覺到體內玄雷本源開始躁動起來,似乎顯得極其不安。

    「噗噗……瑪德,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竟然連我的玄雷本源都如此畏懼。而今我的玄雷本源可是融合了兩種玄雷才凝練而成。」虛空之中李元道連續被崩飛了數百丈,大口咳血,好半響后才勉強站立起來。此時當他再次望向那血色頭顱之際,便感覺到頭皮一陣發麻。

    「一切也該結束了,人類小子將你體內的瑰寶力量祭祀出來吧。」血色頭顱獰笑,一聲大吼,無聲息間李元道所在地空間徹底崩潰,兩道猩紅色血光直接洞穿了虛空,朝著他劈殺過來。恐怖的殺戮氣息震動,顯得極其可怕。

    「臭小子,小心。在那血光之中蘊含有一種極其恐怖的力量,似乎比擬兩大玄雷更加暴戾。」天麟戰矛狂吼道。嗡!眼看著兩道血光即將觸及的剎那,徒然間空間崩裂,一道倩影飛掠而出。

    「冰靈元界,冰封萬物!」秦然身影出現,渾身散發出一股極其可怕的冰靈之力。數息之間一層浩大的銀色元界籠罩而下,將他與李元道守護在內。轟轟轟!血色頭顱與銀色冰界轟擊在一起,頓時間浩蕩出一股恐怖風暴。

    「秦然,你怎麼來了?趕緊離開這,那傢伙不是你能夠對付的!」冰元靈界之內,李元道擦了擦嘴角血跡,向著秦然沉聲道。與這血色頭顱交手了這麼久,他自然很清楚後者實力,這絕對是一尊高階武王級別的強者軀體。

    而且還與天際結界之內那恐怖傢伙有著不小聯繫。眼下這一片天地都遭受到了毀滅性災劫。若是再不及時撤離,後果不堪設想。

    「你沒走,所以我來了。這一次血劫災難,我與你一起面對。」秦然語氣堅定,一對美眸死死盯著李元道。不知不覺間兩人手掌都緊緊握在一起。一道道熾烈的冰王靈力不斷從兩者之間手心間釋放出來。

    「好一對感人的情侶,不過很可惜你們誰都走不了。」就在這時候一道冷哼聲傳來,在漫天的能量風暴之中,原先那銀色冰層徒然破碎,一道粘稠的血光暴掠而至,生生突破了冰界阻隔,轟殺向了李元道兩人。

    「瑪德,拼了。神識風暴,天地爆碎。」看到這一幕,李元道咬牙,手掌微微一用力,將秦然拉入懷中。同時在他眉心處銀色印記開始閃爍,龐大無匹的神識之力瞬間暴掠而出。頃刻間凝聚成一道恐怖的風暴,朝著血色頭顱席捲而去。

    轟轟轟轟!在這等恐怖神識兩肆虐之下,強大如血色頭顱也都被生生逼退。神識風暴中央,在震退血色頭顱剎那,李元道張嘴也噴出一口鮮血,最終一把摟著秦然,直接動用玄雷本源,將空間封鎖給炸裂開來,閃電般沖入了空間裂縫之中。漫天的神識風暴漸漸散去,一顆血色頭顱顯露出來,此刻他雙眸死死盯著李元道消失方向,半響后徒然顯露出了一絲冷笑。

    「在這等情況之下,竟然還能夠開啟空間通道。看起來這小子比我想象之中有趣些。桀桀,不過你是逃不掉我的手心。待我本尊親自降臨之際,你必死無疑!」

    說完這些話之後, 海賊之無敵英雄聯盟系統

    嗡嗡嗡!狂暴的空間亂流肆虐,當李元道與秦然兩人從空間裂縫穿越出來之際,便看到天際上空那茫茫洶湧的血雲!猩紅的血光迸射,覆蓋在了天際每一處空間,看上去極其猙獰。看到這這一幕李元道心頭一震,失聲道。

    「怎麼會這樣?難道我們還沒有逃脫出那該死的血煞結界。」「不對,元道。我們已經出來了,不過眼下局勢貌似比我們想象之中更要糟糕。好恐怖的血煞力量,不僅是作用在玄峰之上,甚至連整片荒域都被籠罩在了。」

    美眸死死盯著天際那巨大無匹的血雲,秦然俏臉上也掠過一抹沉重之色。這時候她眉心處一道古老的印痕浮現,濃烈的冰寒靈力瀰漫開來。瞬息間將他與李元道二人籠罩在內了。

    「這股氣息……上古冰王。」銀色的光波流動,當李元道兩人回過神來之際,便發現兩人已經來到了一個特殊意念空間之中。

    「沒錯,是我!」淡淡的聲音回蕩在這一片空間之中,旋即一道近乎虛幻的身影浮現,矗立在了李元道,秦然兩人身前。

    「我的傳承者,咱們三個竟然在相見的時候。」上古冰王出現了,整個身軀顯得異常虛幻。

    淡淡的冰寒靈氣環繞在他身上,此刻前者正一臉笑意盯著李元道兩人,輕聲道。

    「真的是你,怎麼可能?您的最後一縷殘魂不是早已經消散了么?怎麼還會出現在此?」

    望著眼前這近乎虛幻的身影,李元道有些瞠目結舌。不過他卻是知曉眼前這傢伙的確是真的。

    「很意外?看來這真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告訴你們兩個也無妨,眼下你們所見到的是源自於我過去的一絲神魂烙印而已。現實中有關於我的一切都早已經泯滅在了歷史長河之中。而這一次我們之所能夠再見完全是一個定數罷了。」上古冰緩緩開口道。

    話語顯得平靜,但在李元道,秦然二人耳中卻宛如驚雷一般炸響。他們實在無法想象眼前發生的一幕。

    「過去時空之中的一縷神魂烙印,冰王贖我們愚昧,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李元道艱難吞了一口唾沫,有些顫聲道。先前冰王的出現已經帶給他極其強烈的震撼了。而現在前者這一番話更是讓他駭然不已。

    神魂!竟然這等東西扯上了關係。聞言冰王淡淡一笑,他彷彿也感受到了李元道心頭那一股不平靜,輕聲道。

    「小傢伙,對於神魂這東西相信你應該不陌生。說詳細點,現在的我的確是屬於未來時空之中的一縷神魂烙印。當然這也是相對來說的,確切的說是這一縷神魂烙印貫穿了時空束縛而來的。而我之所以能夠出現也是因為你這個小傢伙。」

    「冰王,現在時間不多額。眼下這片天地大劫已經開始,這片大陸早已經陷入了混亂之中。若可能的話,還請您儘早出手。」一旁秦然焦急開口道。

    「沒錯,冰王您老既然能夠再現世間,就趕緊請您出手吧。眼下整個大陸都已經岌岌可危了。」李元道接話道。「呵呵,你們兩個小傢伙還真將我當成神了。眼下的我不過是一縷虛幻的神魂烙印罷了。能夠穿透時空束縛,已經算極其難得了,對於現在這一片大陸的處境,實在無能為力。」冰王搖了搖頭,道。

    不過旋即他揮了揮手,打斷了李元道,秦然二人開口。

    「眼下我雖然沒能力幫你們,但卻能夠為你們指點一二。這一切關鍵還在於小傢伙你身上。」說話間上古冰王手掌微微抬起,豁然指向了李元道身上。

    「我?」

    「唔,沒錯,在你身上我感應到了一股遺棄者的氣息。真是沒想到啊,歷經了這般遙遠的歲月洗禮,當初的那一批遺棄者竟然還未徹底滅絕。」 邪少的枕邊獨寵

    「遺棄者?」聞言李元道臉色微變,腦海之中很快浮現出了當初在風玄谷內與上古妖凰大戰的場景。

    「恩,你猜想的沒錯,就是那裡。那一批傢伙之中竟然真的有人未死,並且還以這種特殊手段存活下來,實在讓人驚嘆。」冰王掃視了沉思之中的李元道,輕聲道。

    同時他有自顧自開始敘述起來。

    「所謂遺棄者,也只不過是一個古老的代稱罷了。在那遠古時代,這片大陸之上,千宗林立,萬族並起,各大勢力蓬勃發展,那是一段極其輝煌的年代。在那個古老年代之中,蓋代高手層出不窮,使得整個大陸都處在一個最為鼎盛的時期……」 在上古冰王的敘說之中,李元道與秦然二人也逐漸了解到了一些遠古辛秘。在那個遙遠年代,神元大陸遠比現在浩瀚得多,龐大無比的地域疆土在一代又一代強者開拓下,一直在延伸拓展。

    在這等大得發展背景下,其他一些異度空間,古老世界也都被緩緩串聯起來。至此整個神元都並成為了虛空星域之中最核心的一處大陸之一。

    不過在一場遙遠聖戰之中,這一切輝煌昌盛都破滅了,神元大陸本源都近乎被打得半廢,這也導致了自遠古之後至尊級高手自此不顯。自那時候起,各大星域虛空勢力也都開始放棄了神元大陸,紛紛向外發展。

    甚至連一些本土超級大宗們也開始另尋他法,紛紛開始遷移出去。不過在這些古老勢力之中,唯獨有一股勢力未曾摒棄這一片大陸,他們野心勃勃想要趁著這等絕佳時機,徹底吞煉掉這神元大陸本源。讓整個大陸在毀滅與腐朽之中涅槃重生。這一類人在那古來的年代,也被稱作了遺棄者。

    自遠古時代開始,這片大陸都一直處在與爭鬥之中,直到上古時期,才堪堪穩住下來。所謂的遺棄者一脈在大陸諸多強者宗派聯手之下,已經被清除乾淨了。

    也正是由於那一場慘戰,大陸之上頂尖級強者也都損耗殆盡,其中包括上古冰王等強者在內,也都是在那個時期消逝隕落的。只不過讓世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時隔今日。在這片大陸之上,依舊還潛藏著那古老的遺棄者。

    「遺棄者,背負罪惡與血腥,在黑暗與殺戮之中孕育新的生機,以絕對的冷酷與殺伐去毀滅一切,創造一切。這幫傢伙還真是夠瘋狂的。冰王您是否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能夠出現在此?」沉思半響之後,李元道豁然抬頭開口道。

    「唔,也算是吧。昔年的我實力早已經達到了武王最頂峰,只差一步便可買入傳說中至尊級領域,凝聚本命神魂,開闢一方乾坤之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