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嗡嗡……」

    還不帶神貫城眾人驚駭,那柄弓箭便是在轉換形態,竟是直接化為了一面鏡子。而其上的天獄更是再次散發出一陣陣紫色光芒。

    「嗤……」

    十支箭矢在紫色光芒的照耀下瞬間停止了運動,然後那面鏡子光芒大放間,十支箭矢竟是直接融合在了一起,然後再次倒射而回。

    「砰……」

    而這一次,箭矢直接被那血色怪物攥在了手中。


    「吼……」

    然後,再次倒射而回……

    神貫城中眾強者看著這來回飛來飛去的巨大箭矢,一時間饅頭冷汗和黑線,這感情是在玩羽毛球啊……


    「吼吼……」

    血色怪物仰天一聲狂吼,頓時空間崩裂,滔天的血色能量便是猛地擴散開來。

    「嗤……」

    血色怪物背後猙獰骨翼一振,其身形便是直接洞穿了空間,閃現到了神貫城的下方。

    「轟……」

    鋒利的利爪便是直接擊打在了神貫城的城底。

    頓時,神貫城一陣晃動,不過那血色怪物也是在那一刻被震飛了出去,兩隊手掌也是瞬間爆成了漫天血霧。

    「嗡嗡……」

    天獄再次爆發出一陣嗡鳴,然後夢天便是肉痛的見到一塊塊的靈品血魂石被吸入了天獄之上的凹槽內,然後,天獄瞬間擴大至數十萬丈。

    無數道震撼的目光看著天獄,在這一刻,他們方才感受到天獄的強悍之處。

    那數十萬丈龐大的祭壇之上,紫色光芒如水波一般流轉,一股股吞噬之力,竟是連空間,都是要被其吞噬而去。

    一股模糊的意識傳入了夢天的腦海中,夢天無奈的搖了搖頭,身形便是直接出現在了外界的空間之上。

    「那是誰?」

    三世輪迴的老者傲立在天獄之上的那道身影,便是疑惑的問道。

    「那個人……怎麼如此的熟悉……」

    四世輪迴的老者在夢天出現的那一刻,體內的血液都是沸騰了起來。那種源自血脈之上的親切,也是再度散發而出。

    「這小傢伙……應該就是那個將我亡靈大陸鬧得沸沸揚揚的夢天了吧?呵呵……沒想到,竟然讓他得到了天獄……」

    「夢天?!」

    聽的冥王這麼說,皇道十二宮的先祖嘴角一陣抽搐,這混小子竟然還沒死……在二世輪會鬧得不夠,竟然又跑到了一世輪迴。

    「呼……」

    夢天深吸了口氣,然後沖著神貫城中心之處的四道身影咧嘴一下,心中卻是在暗罵:我擦勒!早知道就不來這裡湊熱鬧了!

    不過,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要麼是他催動天獄吞了那血色怪物,要麼是自己被那怪物吃了。

    根本是沒得選擇!


    「天地能量,掠奪!」

    夢天一咬牙,上萬靈品血魂石便是直接投入到了那凹槽之中,而夢天的身形,也是躺到了那凹槽之內。

    而在這一刻,天地能量竟也是迅速匯聚想了夢天。

    頓時,夢天身體之上的氣息瞬間暴漲。

    眼看著便是要突破生死玄境了。

    「啊……」

    夢天渾身瞬間變得通紅,一陣壓抑的嘶吼聲,便是在這一刻傳了出來。

    生死玄境!

    不過,這還沒有完。

    緊接著,這股氣息又是攀升,天地能量在這一刻都是沸騰了起來。

    肉眼可見的能量河流在這一刻盡數匯聚向夢天。

    「這小傢伙,竟然想要依靠天獄臨時獲得強大的力量……」

    「嘖嘖……這可是玩命的舉動啊。這等魄力,倒有點當年那傢伙的風格。」

    冥王也是讚歎了一聲,夢天的那等舉動,的確是象是在玩命啊。

    而隨著這般恐怖的吸收,夢天的氣勢,直接突破了生死玄境的巔峰,站在了半步慟天之境上。

    不過,這臨時獲得的能量,還是不夠啊……

    「弒天劍……」

    夢天渾身青筋暴露,雙眼通紅。

    黑白光芒自其手掌上一閃而過,一柄黑色利劍便是閃現而出。

    「陰陽……分離!」

    「呃啊……」

    夢天的身體,瞬間分成了兩半。

    「呦,夥伴……」

    夢無忌看著夢天滿頭大汗的樣子,卻是微微一笑。

    「一起吧……」

    夢天也是微微一笑,兩人對視一眼,然後直接轉向了那血色怪物。

    「記住吾名,夢無忌!這場華麗的終章,就送給你做最後的禮物了……」

    依舊是那般肆無忌憚的狂妄,但是,正是這份肆無忌憚,才是夢無忌!

    「來吧……」

    夢天一聲淡笑,萬千大道涌動,整個天地都是未知色變。

    無數光芒閃動間,一道道大道本源之力開始自夢天的周身浮現。

    「這是……」

    「天道聖體?!」

    冥王和另外三人對視一眼,皆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震撼和訝異。

    【未完待續】 驚濤海浪之上,一羣海鷗鳴叫着滑過天際,有些雙翅併攏,化作一道利箭衝到海里,當它們再次出來之時,爪子之上依舊掛着一條依舊活蹦亂跳的魚,它們興奮地高昂一聲,衝破層層雲翳,朝着九天之上飛去。

    “喂,喂,程小東,你究竟好了沒有,快點兒給我出來,真是懶牛懶馬屎尿多。”唐小仙站在茅房前,緊蹙着眉頭,她不停地朝着廁所的房門上叩着,表情甚是不耐煩。

    “小仙大姐,您高擡貴手,饒了我吧,我今天吃壞肚子了。”茅房裏面傳來程小東委屈的聲音,他現在心裏都快哭了,都怪自己這張臭嘴,亂嚼舌頭,把這尊大神給得罪了,現在唐小仙三天兩頭的找他的茬兒,連出個恭都不讓安生。

    程小東雖然秉承着咱“惹不起,躲得起”的原則,自我安慰道“不和她這個丫頭片子一般計較”,可是你不去招惹別人,不意味着別人會放過你,況且這船上就這麼大點兒地兒,想躲都沒法躲。程小東只得整天仰人鼻息,戰戰兢兢地過日子了,他現在只希望唐小仙的氣兒可以早點兒消下去,要不然自己這苦日子還得繼續過下去。

    “小仙大姐,我來了,我來了。”只聽茅房的門吱的一聲打開了,程小東苦着臉從其中走了出來,他的一隻手還捂着肚子,腹中如打雷閃電一般,咕嚕咕嚕作響。

    唐小仙看到程小東這張苦瓜臉,強忍着嘴角的笑意,其實心裏早就樂開花了,哼!叫你暗地裏再編排姑奶奶,這回知道我的厲害了吧!(程小東跪在地上,指天發誓:我可是一句壞話都沒說啊,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唐小仙輕咳了一聲,裝作一副關心的樣子拍了拍程小東的肩膀,細聲細語地說道:“小東啊,以後可要注意飲食,這樣對身體可是不好滴,我們這些在海上四處漂泊的人,沒有一副好身板可是不行。”

    程小東聽到唐小仙故作和善的話語,險些當場淚流滿面。我的身板再好,也禁不住您老人家的這般折騰啊,純粹是要命啊!

    可是這些話,程小東也只能在心裏暗暗的想想,若是真的敢宣之於口,恐怕唐小仙真的敢一腳將他踢到海里,再撈上來,再一腳踢進海里……

    故而程小東只得陪着笑臉道:“小仙大姐,您先請,我現在還不急。”程小東做出了個請的動作,可是他鐵青的臉龐,以及額頭上滲出的汗珠就知道他現在是多麼的痛苦。

    “請什麼請,我來就是爲了告訴你,剛剛過去一股魚羣,漁網該收了。”唐小仙挑了一下眉頭,面無表情地說道,隨後一甩腦後的長髮,朝着甲板的方向走去。

    而程小東的淚水這回徹底地刷刷流了下來,我的蒼天啊!就這麼屁大點兒事,犯得着這個時候來找我嗎?那魚在漁網裏又跑不了,再說不還有曦晨那傢伙嗎?幹嘛總指使我一個人啊?

    程小東哭天搶地,我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啊!這輩子遇見唐小仙這個剋星,簡直就是命中的宿敵啊!程小東正滿臉憤恨地向老天訴說着心中的不平,可是腹中再次傳出了轟隆隆的雷鳴聲,他慘叫一聲,再次衝進了茅房,啪的一下把門關上。

    又將程小東整治了一頓的唐小仙,正興高采烈地在甲板上撒着歡兒,哼!看姑奶奶這回整不死你,真是自作自受。

    一輪紅日漸漸地從海平面上升起,將遠方的海岸線染成了紅色,看起來煞是豔麗多彩,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時不時的有着海豚騰空躍出水面,發出尖銳的叫聲。

    船艙的門這時吱的一聲打開了,從其內走出一個高大的身影,朝着甲板的方向走來,唐小仙轉過頭來,朝着那人望去,她的眼前突然一亮,瞳孔瞬間放大,呆呆的愣住了。

    “怎麼樣,合不合身,是不是都快認不出來了?”曦晨此刻脫下了他那身藏青色的長袍,換上了唐小仙給他的那件天藍色衣服,而且鬍子也是被他刮掉了,露出白皙俊朗的面容,臉龐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身材高大健碩,氣宇軒昂,簡直如同換了個人一樣。

    唐小仙望着含笑而立的曦晨,不知爲何,胸膛之內的那顆小心噗通噗通直跳,她的臉色瞬間一紅,連忙將頭扭到了一邊,不敢再看上一眼。

    “想不到你換了身衣服,打扮了一下,還真是挺人模狗樣的,以前還真沒看出來。”唐小仙的這句話磕磕巴巴說出去之後,她的臉頰突然彷彿熟透的蘋果,從玉頸一直紅到耳根,看起來煞是美豔動人。

    而曦晨看到唐小仙臉紅的樣子,聽到她恭維的話後,卻是無奈地聳了聳肩,似是懇求地說道:“小仙大姐,我求求你了,別在耍我了,我可沒小東這麼百折不撓,吃不消這個的。”

    唐小仙這次原本是一片真心,可是看見曦晨竟然這般的誤解她,不由得惱羞成怒,又擡起繡足,朝着他的腳面上拼命地踩去,這大概也成了她對付曦晨的殺手鐗。

    見曦晨連連向自己求饒,唐小仙這才得意洋洋的將小下巴擡起,她的芊芊玉手輕扶着船沿兒,望着遠方浩瀚的大海,突然神色變得黯淡下來,可是眼神中卻憧憬着嚮往之色。

    “真想知道大海的盡頭究竟是什麼樣子?”唐小仙支着下巴,似是自言自語,又似是對曦晨訴說:“我爹他其實不是病死的,是因爲在海上遇見了海盜,受到了重傷,回來之後纔去世的,而孃親卻是因爲爹的離去而悲憤自盡。”

    曦晨聞言,心頭猛地一震,他望着這個堅強的女孩,神色平淡的訴說着自己最傷心的往事,也是沉默不語,這女孩身上承受了太多的痛苦,真難以想象她究竟是怎麼一個人抗下來的。

    “我爹他最大的夢想,就是帶着自己的水手,遊遍大海的每一個角落,可是他永遠不可能實現這個夢想了。”唐小仙苦笑了一聲,轉身望着曦晨期盼的說道:“你願不願意和我們一起實現這個夢想。”

    曦晨聽到唐小仙充滿希冀的話後,神色一黯,他也是上前一步,雙手伏在船沿兒上,和唐小仙並肩而立。

    “我還有事情要做,恐怕不能和你們同行了。”

    唐小仙聽到曦晨一口回絕,神色黯淡了下來,她隨即勉強輕笑了一聲,呵呵地說道:“也是,你這麼着急出海,一定是有要事需要處理,哪能和我們一起到處閒逛啊!”

    曦晨聽着唐小仙略帶委屈的話語,輕嘆道:“我又何嘗不想像你們一樣,過着簡單平凡的生活,可是我生來註定命途多舛,這不是我可以選擇的。”

    海風吹拂起曦晨的長髮,瀟灑飄逸,唐小仙望着身旁的這個男子,他的雙鬢之間已經有了幾縷白髮,究竟是什麼樣的苦難,可以讓這樣一個堅強的男子蒼老成這個樣子。

    “你說讓我朝着大海的正東方一直行駛,不知道你究竟在尋找什麼?”唐小仙突然想到了什麼,好奇地對曦晨出聲問道。

    曦晨聞言,身子猛地一震,他思索再三之後,轉身朝着唐小仙鄭重其事地問道:“你可曾聽說過修仙者?”

    “修仙者?這是什麼東西?難不成是神仙嗎?”唐小仙聽到曦晨口裏蹦出的這個陌生的詞,不由的面露迷惑之色,她倒還真是不曾聽說過,畢竟修仙這種事情要憑機緣,那些自命高傲的修仙者一般不會去打擾凡人的生活,畢竟這對他們的道心有着極大的影響,即便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皇帝,知道這個的也少之又少,雖然他們也是同樣嚮往長生,召集那些道士煉製長生丹和勞什子狗皮膏藥,可是那些只是一些江湖術士,撈錢的騙子而已。若是長生真的那麼容易,那倒還是簡單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