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啊」

    ……


    慘叫聲連連。

    三人最終還是難逃那屍人的撲殺。

    ……

    「吼聲是上面傳來的,難道已經有人奪得了寶貝,而廝打起來了嗎?!

    我們現在快些上去,以免錯過了機會。」煙淼峰長老莫邪緊張兮兮地說道。

    可剛剛登上一節台階的冰風就立刻停了下來,因為更令他更感到奇怪的是,在那紫靈玉的台階上面,竟然看不到一個御龍師的人影。

    不是還有好多御龍山進入到了墓穴之中嗎,怎麼現下看上去並不多呢?這也是使得冰風心中生疑。

    「這事啊,莫長老,恐怕沒有那麼簡單。」冰風看著身邊煙淼峰的長老莫邪說道,心中暗忖,還是小心為好,要是像剛剛那樣被「破氣箭」射死近半數的煙淼峰弟子,那麼,自己煙淼峰這邊再去面對玉女閣和毒龍幫的人也難以對抗了。

    「可是,現在該如何是好呢?」

    莫邪是個急性子之人,他有點不耐煩了,害怕閣樓上的人奪走那鳳仙道人的寶貝,要是那樣,恐怕煙淼峰就白來了。

    「先等等,我們最好,等一下,和其他兩個宗派中的一個,一起上去。到時候,就算是受到攻擊,也不只是我們煙淼峰。他們不幫助我們,也會分擔一些壓力的。」

    冰風眼睛之中閃奪著隱晦的光彩,沉聲說道。

    約莫十幾分鐘后,一行白衣女子匆匆而來。

    乍看之下,一個個仿若仙子,仔細看時,更是出塵脫俗,不說,面容嬌美,就是那身段也是誘惑很大,更別說那堅挺飽滿的胸脯了。

    「師姐,前面是煙淼峰的人。」站在陳鳳玉身邊的一名弟子恭敬地說道。

    而此時陳鳳玉卻是皺著眉,心想,煙淼峰的人怎麼會停在那石階之下而不上去。

    細想間,陳鳳玉就知道,這裡面定然有什麼蹊蹺,要不然,那煙淼峰的人相來貪婪,肯定不會將擺在其面前的利益拱手讓出去的。

    裡面一定是有什麼詭秘?!

    就在這時,冰風向著玉女閣眾人所在的方向步行而來,笑著開口道,「你們玉女閣的人總算是來了,我們已經等你們好長時間了,為的就是通力合作,一起登上台階。」

    「哦,是嗎?」


    陳鳳玉沉聲應道,她們玉女閣和煙淼峰向來有過節,而且是根深蒂固且不可消除的過節。

    現下冰風過來示好,陳鳳玉自然也是感到好奇。

    但是好奇歸好奇,轉念一想,這鳳仙道人的墓穴之中危險不斷,還是和作為好。而且在先前玉女閣的人也是在數條過廊之中的一條過廊裡面遇到了危險。

    要不是她們處處小心謹慎,恐怕現在玉女閣的人早就有所傷亡了。

    「沒錯。」冰風笑著說道。

    「通力合作,尋找寶貝,你們煙淼峰還真是不要臉。」陳鳳玉沒有說話,旁邊的長老殘月就發聲了。

    「你說什麼。」

    旁邊剛走上來的莫邪一聽殘月在詆毀煙淼峰,也是氣惱,喝問道。

    「我說,你們煙淼峰不要臉,剛才還自顧自地在金鐵石入口前和我們說,分道揚鑣,現下卻是又來示好,也不知道你們葫蘆裡面買得是什麼葯?」

    殘月也是不顧莫邪那冰冷的臉面,依舊無所謂地說道。

    兩人也是隨機爭罵起來。

    「好了,好了,你們不要吵了。我們是來合作的。」

    冰風剛才還冰冷的臉面,現下稍有緩和,並伸手喝止道,「莫邪,你給我住嘴。」

    看到冰風主動避讓,陳鳳玉也是對著殘月擺了擺手,緩聲道,「好了,殘月,你也不要吵了。」

    之後,殘月和莫邪也都默然了。

    陳鳳玉和冰風談了起來,最終二人達成一起進入那閣樓的共識與一些協定。

    「好,既然,我們有所協定,那事不宜遲,恐怕那毒龍幫的人早已是登上了那閣樓。我們最好不要讓他們得到寶貝,要不然,我們這次可就是白白來這裡了…..還死了不少的弟子。」冰風說道。

    神祕邪王的毒妃 好,那就一同前往。」陳鳳玉接了句。

    之後,煙淼峰和玉女閣兩伙人並排而上,登上了那紫靈玉的石階。

    ……

    「他們上去了。」

    晉楓一直觀察著煙淼峰與玉女閣的動作,看到兩個宗派一同前行,立馬傳語給正在閉目養神的毒烈。

    閉著眼睛的毒烈聽了那晉楓的話后,沉聲道,「不用著急,剛才我交給你的事情,你做好了嗎?」

    「好了,按照你的吩咐,已經準備妥當。」晉楓回答道。

    「好,那我們就尾隨著玉女閣與煙淼峰的人一同上去吧!但是,一定不要讓他們發現。」毒烈此時的神情也很是傲態,沒想到自己的計劃,這麼輕而易舉地就成功了。

    之後,休整了好一會兒的毒龍幫之人,也是悄悄地尾隨著那煙淼峰和玉女閣的御龍師的身後,慢慢地向閣樓上行去。

    而就在毒龍幫的人走出去不久,兩個身形也是一前一後的走了出來。

    一個是鸞峰,另一個則是秋水。

    他們慢吞吞地走著,也是沒有注意到毒龍幫的人,反倒是成了進入到這鳳仙道人墓穴中心的最後兩個人。

    「我說秋水大哥,你到底是來自於哪啊?我看你的實力,也是在我之上的……定然是出自名門大派吧!」

    鸞峰自從知道秋水是女子之後,也是極為地親近,這一路上,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和秋水說話。

    「我嘛,我來自於龍城,是北域上面最大的城,也是北域的中心,裡面的御龍師就有幾十萬之多。

    不過,我可不是什麼名門望族,只是家族傳下了一些功法而已。」秋水解釋道。她自然是沒有發現鸞峰已經看破了自己的面相,仍舊是擺出一副老氣橫秋的男子模樣。

    那模樣也是讓鸞峰覺得十分的有意思,心道,你個女子不在家繡花塗粉,反倒是出來瞎混,不知道龍星色狼很多嗎?

    當然,這話也只是想想,要是秋水真得醜陋不堪,恐怕鸞峰早就敬而遠之了。 「咦……鸞峰,你等等」。

    「你看前面,好像是尊石像。」

    正說著話,秋水已是發現了前面的那尊鳳仙道人的石像。

    剛想再搭話的鸞峰,聽秋水這麼一說,也是駐足而望,只見前方不遠的地方,開闊的空間之中,依靠著石壁竟然聳立著一尊高達百丈的灰白石像。

    石像是名老者,正咧著嘴,含笑望向前面。

    神態極為溫和,但溫和中卻是流露出些許的輕蔑。而在其手掌上面,竟然抓著一隻大碗。碗的尺寸約莫半寸大小,碗口光澤圓潤。

    「這石像想必就是那鳳仙道人了。」

    秋水恭敬地看向前面的石像,每一名御龍師對於強者都是極為地仰慕的,對於秋水而言也是如此。

    「嗯。」


    鸞峰點頭,滿臉雀躍地道,「不過,我看那石像倒是有點古怪,你看他的眼睛沒有,雖然神態自若,但卻是溢滿許多嘲諷之色。想來這鳳仙道人也絕非好惹的主。

    不知道他是在嘲諷些什麼呢?或者,還是說,那是身為龍天師級別的御龍師本身所特有的一種孤傲呢?!」

    聽鸞峰這麼一說,秋水倒是注意到了那石像神色之中的異常,點頭道,「嗯,你說的也是沒錯的,不過,要我說這鳳仙道人倒也是仙風道骨啊,能夠將這個礦洞建造成這般模樣,可謂機關算計,這都說明其實力絕對不凡。」

    「咦。」

    正說著話,秋水的視線一移,也是注意到了那光潔的紫靈玉所鋪就的石階,並指給鸞峰看,「你看那石階,還有,石階盡頭的那座閣樓。」

    秋水這樣說,本以為鸞峰會十分地吃驚。

    但是,鸞峰卻是沒有搭話。而是視線一直注視著身後的那尊巨大的鳳仙道人的石像,因為就在剛剛,有那麼一瞬間,他好像看到了那鳳仙道人的石像臉面上的眼目動了一下。

    「不對啊,不對啊……」

    鸞峰喃喃自語。

    他現在是大龍師巔峰層次,目力自然是極強,對於,剛才那轉瞬間的變化自然留意到了,心想,那石像之中定然有所古怪。

    聽到鸞峰沉聲嘟囔著,秋水也是回過頭,問道,「怎麼,石階有什麼不對嗎?」

    江湖大禍害 ,鸞峰也是回覺過來,不由尷尬地說道,「都好、都好,不過呢!」

    「都好你還大驚小怪的,嚇我一大跳。」秋水埋怨起鸞峰來。

    而鸞峰也是捧著手臂,端著臉頰,若有所思地問道,「秋水大哥,你不覺得鳳仙道人隨隨便便建造這麼一個數丈高的石像,是別有用意嗎?

    相較於,你看到的那紫靈玉的石階,我倒是更加地對這鳳仙道人的石像感興趣。你在這等一下,我去看看就來。」

    語罷,也不待秋水阻攔,鸞峰身形已是暴射而出,直奔那灰色石像而去。

    腳尖點在一處岩石上面,身形微弓,彈射而出,直奔那鳳仙道人石像的手臂之處。

    可是,就在鸞峰雙腳快要踏上那鳳仙道人石像手臂上的時候,卻是兩道刺眼的黑色光芒從那石像的眼目之中激射而出。

    光芒很暗,不是虛體,而是實體。

    黑色的光芒直接飛奪而出,險些射到鸞峰的身上。

    鸞峰身形向旁邊一躲,立在了一處岩石上面,才算是將那兩道黑光讓了過去。

    而那黑色的能量光柱則是直接射到了剛才鸞峰腳尖所點的位置。

    「砰砰。」

    岩石飛濺,塵灰漫出。

    「鸞峰,小心。」

    看到鸞峰受到攻擊,秋水也是踱步而上,雖然她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也是被驚嚇到了。

    鸞峰沒有再攀石像,而是在另一處高凸的岩石上面落腳。


    一層渾厚的龍氣從他的身體里的白色龍丹之中被抽離出來,覆蓋在其身之上。

    而那石像在發出兩道黑色的光芒之後,也不再沉寂,竟然,手臂一顫,之後,在鸞峰和秋水驚異的目光之中,竟然整個石像慢慢地從石壁上脫離了出來。

    灰白色的石頭渣滓簌簌落下,灰塵四散。

    「媽的,這是什麼啊?

    有沒有人能夠告訴我?」鸞峰有點抱怨。

    原本他也就是隨意地想看看到底剛才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但是現在下看來,還真的是那石像的眼睛在動,而且現在竟然整個石像仿似都活了起來。

    秋水同樣是覺察到不妙,鳳眉緊皺,飛身站到鸞峰的旁邊,沉聲道,「這石像之中看來真的藏有端倪。」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