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咦,我怎麼今天會睡的如此死!」方玉下床邊走邊喊:「玲兒!」

    「怎麼了小姐,我在!」方玉話音剛落,身穿綠裙的玲兒便是推門而進。

    「現在是什麼時辰?」方玉問。

    「大概……已經過午半!」玲兒答。

    「難道是我昨晚喝多了,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方玉問。

    「小姐,你還說呢!昨晚你不知是怎麼回事,一向從不喝酒的你卻喝了不少酒,最後還……」玲兒閃爍其詞。

    「還什麼?你快說啊!」方玉很著急問。

    「還耍了酒瘋……甚至還躺在地下睡覺最後還是天大哥和我將你扶了回來……」

    玲兒不敢隱瞞。

    「這……啊這下完了,這會天大哥還不知道會怎麼想我呢,我的形象全沒有了!你為什麼不阻止我!」

    「這個是因為小姐你非要和雪兒小姐比……還有你在天大哥面前又不是一次……」

    「你說什麼!對了,我想起來,就是都是怨那個狐狸精,

    都那麼大了,還想老牛吃嫩草!我當時也是一時氣的腦子發熱!看著她對天大哥那樣親昵,還弟弟姐姐地叫著……」

    「這個……是不是小姐你多想了,或許他倆就是姐弟關係,再說你不是很討厭他嗎?怎麼會這樣,還有上次你也是……」

    「夠了,說來說去就是他的錯,對了他人呢?」

    「他,之前見他進了老爺的書房!」

    「找我爹?難道是我三哥的事情,對一定是這樣的。」方玉說完便是直奔方剛的書房跑去。

    「小姐等一下,你最少應該換件衣服再去。就算不怕老爺罵你難道你就這樣去見天大哥?」玲兒算是明白了,自己家的小姐怕是離不開這位神秘的少年了。

    「也是,那就先換衣服在去好啦!」

    ……

    天元拍賣場,一身白色衣裙的白雪兒正在和下人交代事情,突然止不住地打個幾個噴嚏。

    難道是生病了,沒有感覺不舒服啊,難道是有人在背後說我壞話,白雪兒心中疑惑不已。

    「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你還是多休息一會吧!」突然身穿青衣的秦超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白雪兒面前。

    「啊……你嚇死我了,就算沒有生病也被你嚇出病來了」白雪兒沒好氣地說。

    「怎麼會,屬下也是擔心小姐你的身體,不然我怎麼給你爹交代!是不是?」秦超爬滿皺紋的老臉笑的如同一朵燦爛的老菊花。

    「秦老,我就是突然打個噴嚏而已,用得著大驚小怪。」白雪兒無奈地看著秦老。

    「沒想到小姐你的酒量如此好,昨晚你喝的酒可是不少,只是你和方家那個小丫頭有過節,為什她只針對你呢?老夫真是想不通啊,看來真是老了。」秦超這個時候也不忘調侃一下白雪兒。

    「啊,我……怎麼知道,還有我看你真的是老了,也該退休回家安度晚年了!」白雪兒想到昨晚的事,心中便是如同一頭亂撞的小鹿。此時她感覺臉頰很是滾燙,但表面還是裝作若無其事。

    「啊,都怪老頭子多嘴,屬下這就告退,小姐你別生氣我就是開個玩笑,活躍下氣氛。」秦超知道這是小姐私事,這就不在多問。旋即便是轉身離去。

    旁人見到此狀,便是紛紛退下,片刻間整個房間只剩下白雪兒和她的好姐妹蘭兒。

    「小姐,你怎麼了!」

    蘭兒看到白雪兒臉頰愈來愈發的紅潤就可以確定她心中所想。

    「啊,這也怪我,昨晚我和秦讓一起留在方府喝酒,在酒會上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和方玉那個小丫頭比起酒來……結果可想而已,那個沒有和過酒的方玉自然不是對手……然後便是……」白雪兒將昨晚的事情告訴了蘭兒。

    「嘻嘻——什麼比酒,小姐你別逗我了,你和她分明就是在吃醋嘛。我聽你說完便知道秦長老為何會調侃你了!」一隻玉手捂嘴的蘭兒在一旁止不住地笑著。其實也沒有什麼,不過在蘭兒一笑的同時讓白雪兒的臉頰愈發滾燙不已。一時間的白雪兒更加尷尬。

    「你還笑,還笑……早就知道你是這樣的,我就不告訴你了!」白雪兒很是鬱悶不已。此時此刻她早已沒有向前的嚴肅和高冷;現在的她更像一位懵懂的少女。

    「好好,我不笑了,看來這個位羅少爺是真的厲害,連我我們這樣的閉月羞花高冷的白雪兒都能追到手。你說呢我的好姐姐!」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蘭兒一眼便是看出自家小姐的心已經被羅續那傢伙騙走了。真是一個花心大蘿蔔,就會勾搭漂亮女孩,蘭兒心中也是鬱悶不已,沒想到剛認的姐姐轉手便是讓給了別人。

    ……

    兩天後,密室內一老一少,一虛一實的兩人眼神中充滿興奮,融丹部分已經完成。要知道這可是一枚三階丹藥,如果是巔峰時刻的金志天恐怕瞬間就可以煉製出來,但他已經失去了肉體僅靠殘存元神之力來煉製解毒丹已經是超負荷運轉了,這一次煉製完成恐怕又得需要好久才能恢復。

    最後一步也是最為重要的一步凝丹。成敗在此一舉。

    「準備好我要開始凝丹了。你個臭小子你竟然睡覺,真是氣死為師了!——羅小子!!」金志天氣急敗壞叫嚷著。

    「啊——怎麼了——怎麼了?」羅續美夢被吵醒,抬頭看著氣急敗壞的金志天,內心也是一陣哆嗦,也幸好金志天控制著丹藥,不然的話羅續怕是又要被暴打一頓。

    「師父別生氣,我只是稍微微眯了一小小會,只是你這融丹過程太無聊了,我就將這幾天的戰鬥經驗總結一下和修鍊一下,現在已經徹底穩固在印師五重的境界!」羅續打著比劃,解釋著。

    「哼,好好看,師父是如何凝丹的,告訴你三階丹藥凝丹和一階二階不一樣,你可看仔細了,我就演示這一遍!」金志吼著。

    也幸好這密室隔音效果不錯,不然方剛一定會跑進來,到那時就暴露了。

    「凝丹,需要煉丹者的修為達到一定境界,因為沒有足夠的靈力就無法支撐你煉製丹藥。其次三階丹藥的凝丹是在以前成丹的基礎上的提升和發展,凝丹的最大不同就是需要在完成成丹的基礎上將自身的靈力貫注其中,使其具有一定的靈性……」金志天一本正經的說著。

    「那是不是越高級的丹藥,靈性就更高?」羅續問。

    「不錯,這會你倒是反應很快也聰明了不少!」金志天調侃著羅宇。

    雖然不停的說話,但沒有影響到金志天凝丹,一切還是那麼的輕車熟路,畢竟煉製三階丹藥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難度,但除了消耗外。

    一炷香的功夫一個橢圓形反著亮光的黑色丹藥出現在他倆人的面前。 咔咔——密室大門忽然打開,此時站在門外的方剛趕忙迎了上來問:「成功了,我兒子有救了!」

    「嗯,沒錯。我已經煉製成功。你看!」羅續說話同時將方才煉製成功的丹藥拿了出來。

    頓時,黑色丹藥散發著陣陣靈氣。

    「這是……三階丹藥!怎麼可能!你真的只是一個少年嗎?」方剛怕是眼珠子都掉落一地。畢竟如果不是親眼看見這枚三階丹藥的話,打死他都不會相信世界上會存在如此年輕的的三階煉丹師。

    「咳咳,您這是什麼眼神,不過這件事還請方伯伯保密啊!原因嘛不用我說你這明白。」

    「天小賢侄真是少年英雄啊,這個你放心,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道理我還是懂的。」方剛此時已經完全將羅續當做自己人,即使他的來歷不明,但他以幾十年的閱歷看來,羅續應該沒有害他之心,這次如果不是他幫忙的話,恐怕會是另一種場景了。

    「方伯伯過獎了,我只是碰巧而已,不用掛在心上。」羅續回應著。

    「哼,你這臭小子!真是臉皮夠厚。」金志天鄙夷地瞅著羅續。

    「師父,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不用分的如此清!」 科技之門 羅續暗中傳音。

    「哼!」金志天

    轉身便是消失不見,任憑羅續如何說話也不在理會。

    「天小賢侄,請跟我來!天小賢侄!你沒事吧!」

    方剛伸手在羅續面前晃了晃問。

    「我……沒事!我們走吧!」反應過來的羅續回答。

    這傢伙,算了還是先救人吧,看來他的秘密不少啊,看來他的身後一定有高人相助……方剛老眼不停轉動著。

    片刻間,倆人來到三少爺的房間。

    「兒啊,都怪爹讓你受苦了!」方剛看到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兒子時,內心還是十分慚愧和痛心的。

    「好了,方伯伯別忘我們的約定,不然他的病怕是不可能好了!」羅續提醒著。

    「好,我記得。只要你能救他,我答應你!」方剛最終答應下來。

    羅續點點頭,走到三少爺方雨床邊俯下身子將丹藥送到他的嘴裡。

    「別急,休息一天後就能醒來。不過他隨時都有可能再次昏迷。」羅續看到方剛眉頭緊鄒便是解釋著。

    「那我應該注意些什麼?」

    「別刺激他,畢竟他是大病初癒,身體還是極度脆弱的。」

    「我會注意的,多謝天小賢侄!」方剛緊鄒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

    「我們出去說吧,別打擾他休息了。」羅續伸手指了指外年面說。

    「也好,我正要去帶你見見我的親人。咋們邊走邊說。」方剛說完便是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當然為了回禮羅續也是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並說:「方伯伯請,小侄可不知道他們在哪裡!」

    「好,瞧我這記性,我帶你去!真沒有想到你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大的成就,真是折煞同年齡的老夫啊!」方剛嘆息一聲。

    「不敢當不敢當,我只是運氣好罷了!」羅續謙虛回應著。

    倆人穿過一條條林間小路,時不時的鳥鳴聲在耳邊響起。但令人奇怪的是一路上都沒有見到幾個下人。

    「方伯伯,府內怎麼如此冷清,下人呢?」

    羅續奇怪問。

    「不瞞賢侄你說,那些人在昨天就逃跑了,真是一群忘恩負義的小人。罷了罷了算我瞎眼了,這樣的人我寧可不要!」

    方剛嘆息一聲。

    這也難怪方剛會如此無情,就是換做任何一個人,恐怕也不可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這樣結果在他看來可能已經是最好了。

    此刻,氣氛突然沉重下來,一時間倆人有些尷尬。

    「賢侄你不必放在心上,這些事不提了,以我多年閱人無數看來,你是一個真人君子,是一個值得結交的朋友!自然不是那些小人能夠相提並論的。」方剛似乎也是差覺到氣氛有些不對,便是緩解一下尷尬氣氛。

    「方伯伯,你……」羅續苦笑著,心中想這老狐狸真是夠了,到現在都懷疑我,不過也不能怪他,我的來歷對他來說就是一個謎,又如此幫他自然讓他心有抗拒。

    ……

    「爹你終於來了! 預謀成婚,強寵傲嬌御姐 是不是三哥有救了,天羅大哥呢?」方玉看到門外的方剛便是喊到。

    「你這小丫頭,都不個關心你老爹!真是讓我傷心啊!」方剛故做傷心樣子說。

    「怎麼會,爹你這不是很好嗎!」方玉低聲說。

    「你的這個爹是跟你開玩笑呢,怕是他吃醋了!」突然方茜的嬌聲響起。惹得在場的眾人一陣大笑。

    「咳咳,接下來就是我要介紹的這位少年——天羅,也是我的好賢侄,這次能夠治好方雨的病全靠他。」方剛老臉一紅,便是轉移話題。

    「天大哥,你來了,我就知道你會來這裡!」方玉嫣然一笑。

    「方玉姑娘好巧啊,你也在這裡!」羅續苦笑一聲,他當然知道方玉想對自己做什麼,那天晚上的事讓他很是鬱悶不已,徹底將兩女得罪。

    「好了,別鬧了我這次來就是為了讓你們認識一下天羅。」方剛嚴肅起來的樣子判若兩人。

    「天羅,你好我是天斗學院的冰兒導師,你可有想過加入我們天斗學院?」突然鄭冰開口。

    一時間,羅續很是懵逼,天斗學院,那是什麼地方,羅續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啊,詢問金志天得到的回答是——什麼小地方,我也沒有聽說過。

    「咳咳,天小賢侄,冰兒也就是隨便一說,你有時間考慮一下再說。」方剛看到羅續眉頭緊鄒,便是替鄭冰找個台階下。

    「好吧,我等你的回答。」鄭冰似乎明白什麼。

    「天羅,你很厲害,如果有機會我會在天斗學院和你公平一戰!」鄭星很是霸道地說,眼睛緊緊盯著羅宇續。

    「天羅,好名字,你的表現大哥已經和我說了,的確算的上一個少年英雄,你的未來不簡單。到時候可別忘了老哥我啊!」鄭子豪很是爽快地笑著。

    「呃,多謝大家這麼的看得起我,不過鄭星你的確是個很好的對手,我很期待和你公平一戰。」羅續苦笑說。內心也是鬱悶不已,在他看來他們都是在拉攏自己,不過羅續覺得自己的修鍊之路只能依靠自己,當然依靠別人終究會止步不前。 天元城外,北處一處官道上,隆隆的車聲響起,一行二十多人的車隊緩緩地前進著。

    「大哥,我們要進入天元城了!不如就在前面先休息一晚。」一位青年男子走向前說。此人身穿一件緊身黑色衣袍,短小精壯的身材,一頭火紅的短髮,右側臉上露出一道猙獰地傷疤,盡顯他霸道恐怖的一面,如果仔細

    觀察就會發現他修為竟然是地印師六重。

    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四弟,你說的不錯。天元城,我又回來了!這次就先在我家休息一晚。」一位身穿青白色衣衫的年輕男子笑著說。從外貌看來這位男子就可以算是一位清秀的小哥,偏瘦高挑的身材給人一種文質彬彬的感覺。此人雖然修為不是很高,只有地印師五重的樣子,但他卻是全隊人主心骨,一切大事都由他做主,

    可以算的上是全隊的軍師。

    「你家,大哥這座城裡有你的家人?」

    突然一位光頭的小夥子跳下車來問。

    「對了,大哥你姓方,難道是這城裡的三大家族中的方家!」突然又是一人如同鬼魅出現在他所稱為大哥面前說。

    「好了,各位兄弟這些天來都辛苦了。今天我們天虎傭兵團所有人都隨我來。今天就讓大哥我做莊,盡一下地主之誼。」突然這位大哥的聲音響起。

    「多謝大哥。」眾人齊聲歡呼。

    西游之獅陀崛起 頓時,一陣陣談笑聲響徹天際。但誰都沒有注意到隊伍中最後一人的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笑容,眼神緊緊盯著前方眾人。

    錢府內,一處布置精緻的書房內。

    一位身穿黑色寬鬆的衣袍中年人眉頭緊鄒,臉色陰沉不已,這人真是躲在一旁看好戲的錢長發。

    此時此刻錢長發很是鬱悶不已,來回踱步,心中不由地想,這下虧大發了,這方剛也真是命大啊這都不死,我的十萬下品靈晶啊,總有一天你會加倍奉還!

    ……

    「咳咳,錢老弟啊,什麼事讓你如此生氣。」

    突然一位帶著青面獠牙的面具人沙啞地說。

    「還說呢,都是聽你的話才這樣,你還在這裡裝糊塗!」

    「別急,這次的確是我低估了。沒想到他也是主人潛藏在這裡的眼線,更沒有想到鄭子豪那傢伙沒事,難怪當年主人一直對方剛這老狐狸的有所懷疑。」

    「哼,這次看你如何收場。」

    「告訴你,在這裡你得聽我的,不然你知道主人留給我的手段,我不介意讓你體會一下什麼叫生不如死!」

    「你,哼早晚你……」錢長發老臉憋的通紅,最後無可奈何轉身離去,畢竟當年的體會讓他記憶猶新。

    「哈哈,這才對嘛!主人那我自會交代,順便告訴你一下,我們附近可能有一座大墓出世。你可得做好準備!」

    面具人說剛落便是消失不見,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