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呵呵!牛仔,注意了!」

    「花姐,我知道。」

    一面說,羅陽居然又揮手向花襲伊微微一笑。

    明知背後有勁敵,還敢這麼輕鬆自如。

    這不是找死么?

    就算花襲伊都不敢這樣做!

    看到羅陽輕敵,花襲伊又氣又急。

    若她知道羅陽的影拳是被動獲得防守能力的,那她會鎮定許多。

    平頭長臉男見羅陽一副不將他放在眼裡的樣子,又惱又怒。

    眼看實掌要拍中羅陽的脊背,又喜的渾身發癢。

    「喝!」

    就在右掌將要拍中羅陽的後背心時,平頭長臉男大喝一聲。

    說來也怪,又是眼前有道黑影一晃。

    隨後平頭長臉男獃獃怔住了。

    因他的右掌又拍空了!

    這……

    平頭長臉男額頭開始冒汗,手都有些抖了。

    在那一剎那間,花襲伊也是感到眼前又一花。

    待看清楚時,羅陽已移了大半個身位。

    緋聞總裁:前妻不復婚 如此一來,平頭長臉男又拍空了。

    當平頭長臉男縮回右手時,羅陽的身影又動了!

    若非是白天,平頭長臉男會認為是碰上鬼魂之類的東西了。

    揉了揉眼睛,平頭長臉男愕然盯著羅陽的背影。

    一連打了兩掌,都失手了!

    只剩下一掌了。

    「還等什麼?」羅陽冷道。

    平頭長臉男差點氣炸了胸膛,渾身顫抖著。

    前兩掌都是單掌攻擊。

    這次平頭長臉男決定改用腿去橫掃,畢竟他的腿功也不錯。

    只要打中羅陽,那就算平頭長臉男贏了。

    於是平頭長臉男假裝要出掌,只是使掌勁拂向羅陽的脊背而已。

    隨後左腳作支撐,右腳橫掃向羅陽的豹腰。

    這一招聲東擊西,看起來湊效了。

    眼看要招中羅陽的身體,又是黑影一躥。

    平頭長臉男還沒反應過來,只覺右腿又掃空了!

    待回過神來,已見羅陽平地拔高了一米多。

    這次羅陽下落時,正好踏在了平頭長臉男的右腿上。

    平頭長臉男大吃一驚,也算他實戰經驗還豐富。

    在羅陽一腳后踢時,平頭長臉男往後倒,跌坐在地上,才堪堪避開羅陽的一腳。

    三招已過,竟然都沒有打中羅陽。

    平頭長臉男一臉懵圈,不知這是怎麼回事。

    畢竟不久前也算跟平頭長臉男交過手,算是對羅陽有一點了解。

    當時也沒覺得羅陽強到這個份上。

    現今為什麼會這樣,平頭長臉男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

    看到羅陽沒事,花襲伊才吁了一口氣。

    「現在輪到我了!」羅陽冷道。

    平頭長臉男顯是想耍賴,快速轉著眼珠。

    若讓羅陽在後面打兩掌,平頭長臉男覺得不死都要重傷。

    平頭長臉男是沒有信心閃開羅陽的攻擊。

    在前面則不同,可現今是要讓羅陽從後面打他。

    一想到要吐血,平頭長臉男更不願意對賭下去了。

    「你的贏了!」平頭長臉男說道。

    「你們忍者都是這麼不講信用的?我讓你打三拳,你已打過了。現在輪到我了,你就不玩了?」羅陽冷笑。

    想了想,平頭長臉男轉身就走。

    他是不想再跟在羅陽身邊了。

    可是還沒奔出多遠,平頭長臉男只覺眼前一花。

    定睛一瞧,原來是花襲伊擋住了去路。

    「呵呵!你佔了我弟的便宜,還想逃?!寶寶不允許發生這種事!」花襲伊嬌嗔道。

    一對二,莫說平頭長臉男只有兩隻手。

    就算給他三頭六臂,他也難以敵住羅陽和花襲伊的聯手攻擊。

    「你們的,敢殺我的,你們的也會死的!」平頭長臉男故作鎮定道。

    「呵呵!你敢再逃跑,休怪本寶寶滅你!」花襲伊正色道。

    此時羅陽心生一計。

    走上前來,羅陽摟住花襲伊的肩膀,咬著她的耳朵,輕語道:「花姐老婆,等我來跟他玩玩。你先到車上等我。」

    花襲伊嘴角一揚,用不屑的眼神望向羅陽,好像在說:你想玩什麼小把戲?別糊弄寶寶。

    美女的貼身醫聖 「你站著別動,我跟我老婆商量幾句。」羅陽指著平頭長臉男,說道。

    平頭長臉男哪裡敢頂嘴,此時他心裡慌得很,呆立在那兒不敢動了。

    一聽羅陽那樣說,花襲伊俏臉的紅暈便扯到脖子那兒了。

    「呵呵!寶寶同意了么?」花襲伊紅著臉道。

    「花姐老婆,來,我們到那邊說。」羅陽笑道。

    有花襲伊在旁邊,羅陽不方便逼平頭長臉男吃主僕丸。

    不然,花襲伊一定會看出古怪的地方。

    屆時花襲伊追問,羅陽很難找到令她相信的措辭。

    只有把花襲伊支開,羅陽才方便讓平頭長臉男吞服主僕丸。

    何況還要審問平頭長臉男,這也需要幾分鐘時間。

    現今擺在羅陽面前的,不是怎樣讓平頭長臉男吃主僕丸,而是要先讓花襲伊不跟在身邊。

    隱隱之中,花襲伊感覺羅陽是在搞什麼計劃。

    可是想不明白,問羅陽,又得不到答案。

    「呵呵!寶寶在這裡幫你看著他,他就逃不了!」花襲伊不肯移步。

    「花姐老婆,來,我們到那邊說。很重要的事。」羅陽強行拖花襲伊走。

    這附近,莫說平頭長臉男,就是羅陽都不太熟悉。 李天王看著哪吒的房間,嘆口氣告訴楊戩:「九天諸神悉數下獄,本以為哪吒可以列外,可眼下看來,若木給他自由,是因為有更大的劫難等著他,度的過去,萬壽無疆,渡不過去,後果難料啊。」

    度不過會怎麼樣,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要說出來,還真的沒有這個勇氣。

    楊戩眼神中閃過一絲殺意,陰冷的聲音說:「何不讓哪吒兄弟動手殺了她,她死了,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南蠻巫師本事再大,也沒有本事能對哪吒兄弟做什麼,就算若木醒來,頂多也就是斥責一番,將哪吒兄弟押在哀牢山去,這小小的懲罰不算什麼,等鴻鈞老祖醒來,我等仍舊是自由之身,這天宮,住與不住又有什麼關係。」

    楊戩這是斷臂求生之法,是萬不得已之策,眼下更是一個險之又險的計策,李天王搖搖頭,回答他說:「南蠻與若木素來交好,這遭更是功不可沒,若是平時這麼做,或可行,但眼下,萬萬不可,況且說了,哪吒的脾氣你不是不知道,他絕不會為了自己去殺一個無辜的人。」

    「難道酒真的沒辦法了嗎?」

    「哎!天道自有道理,如此也未必就是壞事,眼下九天諸神均在獄中,只有哪吒還能自由往來,若能跟南蠻結個親緣,我鴻鈞仙家或能得到解脫,各歸洞府。」

    「這,天王,如此做法,豈非陷哪吒兄弟於絕境之中。」

    此事,李天王如何不知,只是眼下,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告訴楊戩說道:「三清大神說九天諸神不過是應劫而已,可此劫難誰來解除,都說等鴻鈞老祖醒來,可鴻鈞老祖何時醒來,十萬年,萬萬年,誰都說不準,眾仙家能不能撐得住,又有誰知道,楊戩啊,九天隕落,我等還能住在元帥府享福,本是不幸中的大幸,可眼下的福分能有幾天你我都說不準。」

    這麼說來,楊戩也無話可說,他十分清楚,若木的本事,鴻鈞老祖要想從他手裡要回三界並不容易,除非他願意拱手相讓,若不然,就是一場毀滅之戰,而兩個超出天道的大仙的戰鬥,就算是他們這些大羅金仙也難以倖免,那樣的慘狀,是他害怕見到的。

    但要讓哪吒因此而屈服,也實在有失身份,左右為難,只能嘆氣說道:「如此說來,我等,是走到絕路了。」

    李天王沒有回答,嘆口氣回去房中,楊戩三人在院中站了一會,也各自回去了。

    他們的談話哪吒都聽在耳朵里,知道這些都是事實,要想避免更大的戰爭,他的這場孽緣不失為一個上好中介。

    八臂哪吒猖狂了四百年,任性了四百年,父親,師傅,師祖還有師兄哥哥給他解決了不少的麻煩,現在,是該他來為他們謀取福利的時候了。

    收了法術封閉氣息,化作一縷清氣悄悄離開元帥府。

    哪吒才走,四人就從各自屋裡出來,楊戩看著哪吒離開的地方,輕輕嘆口氣:「如此做法,真的行得通嗎?」

    這個問題,李天王也在想,他這麼做,對哪吒,對三界,對鴻鈞仙人是好是壞。 女王駕到暗夜黑帝請抓牢 但不論好壞,這件事都已經這樣,他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將哪吒推出去,至於將要面臨怎樣的困難,能不能渡過這劫難,全在他自己。

    哪吒離開后,元帥府外面的守衛立即告訴了羽舞。

    凌霄殿上,聽說哪吒離開了元帥府,直下九天而去,青龍橫渡即哈哈大笑,橫渡點點頭,老謀深算的樣子開口道:「天界第一戰神八臂哪吒終於還是選擇為鴻鈞仙人捨棄自己了,應龍帝君,你有何看法?」

    「我想用眼睛看。」

    羽舞端坐在三界之主的位置上,雙手杵著下巴,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此時的她心裡可以說是百感交集,連哪吒這個天宮在押的犯人都能自由來往三界,而她,三界之主應龍帝君羽舞女皇聖母卻只能呆在凌霄殿上,看著眼前的一大堆摺子發獃,聽著那些大臣說著那些她完全聽不懂的東西,然後徵詢青龍橫渡的意見,說是徵詢意見,但實際上就是青龍橫渡告訴她應該怎麼做,讓后她腦子裡過濾一下去告訴那些大臣。

    抗戰之小軍醫 囚焰似乎是有意要跟她最對,上前一步拱手作揖道:「陛下,小妖願意做你的眼睛,下界去盯著哪吒,及時將事情進展彙報給您。」

    在凌霄殿已經夠無聊的了,要是再讓囚焰離開,她就又成了傻子:「不可,此事還是讓別的仙官去好了,囚焰仙子你才從下界返回,閻王還不差使餓鬼呢,本尊身為三界之主,怎能一再勞累你,況且你並非本尊坐下屬臣,讓你去難免引起閑言流語,仙子還是在天宮安享清福吧。」

    經過這幾天的時間,羽舞已經學的有模有樣,說話做事都有了三界之主的派頭,只是時間越是延長,她心底的抵觸就越是強烈。

    天宮嚴肅的生活並不適合羽舞,凌霄殿上*肅穆,一切都是規規矩矩的,就連那些芝麻綠豆大的仙官都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更不用說那些大臣,每天上朝都是一個模樣,除了討論一些天地大事的時候會失態,不然都是恭恭敬敬規規矩矩,她要是稍微有點鬆懈,執事官、禮儀官等等各種負責她生活起居的仙官就會在退朝之後喋喋不休,吵得夢裡都是他們說個不停的樣子。

    回到寢宮想要放鬆一下,想要跟幾個仙子打鬧嬉戲,可是高興的只是她自己,那些仙子的動作都是小心翼翼的,雖然在笑,可那種笑容,比地府中哭泣的女鬼還要難看,要是她一不小心摔倒,那些仙子立刻就要跪在地上求饒恕,而還不等她開口,幾個銀甲衛士就要上來將那些仙子拉出去責罰,輕則一頓仗刑,重則貶下凡間,如果她稍微擦破一點皮,那些可伶的仙子就會被推上斬妖台。

    開始的兩天她還會拉著幾個仙子玩,但是每天都有幾個仙子受到責罰,她就不敢了,上朝的時間乖乖坐在那張金燦燦的椅子上聽彙報,等那些大臣退下之後,跟青龍一切批閱他們送上來的摺子,做完所有的工作回到寢宮,就把一眾仙子秉退,吐出從南海帶上來的珍珠數著玩,左手跟右手打賭她吐出來的珍珠是單數還是雙數。

    這是她在天涯不歸閣的時候經常玩的遊戲,一個人打發時間,是個不錯的選擇。

    說起來她也是自己作死,在天涯不歸閣的時候曾告訴自己,有朝一日離開,一定要遨遊三界,不做什麼南海公主,要不要所有的名利財權,只做一個水元下界的散仙,只做一條不受任何東西約束的妖龍。

    可是剛剛登臨九天就被華麗的天宮迷了眼,蒙了心境,把天涯不歸閣的孤寂忘得一乾二淨,竟然要做什麼三界之主,這下好了,剛出虎口又入狼窩,凌霄寶殿,跟天涯不歸閣的區別就是這裡要繁華一些。

    留在凌霄殿陪伴羽舞嗎,囚焰一萬個不樂意,雖然兩人的關係很好,但是她不喜歡凌霄殿這規規矩矩的地方,她是狐妖,在哀牢山的時候若木給她自由,離開哀牢山若木也給她自由,登臨九天,若木仍然給她選擇自由的權利,而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自由,不僅是因為自由的一面有主人在,更是因為她知道自己不能沒有自由。

    既然不願意,那就找理由推辭,拱手作揖,恭恭敬敬的說道:「稟奏應龍帝君羽舞女皇聖母陛下,小妖並非天宮仙人,留在凌霄殿多有不便,主人又在天外天安睡,趁此機會,小妖下去人間,一來替陛下看住哪吒,二來也是個歷練的機會,往陛下成全。」

    九天之上的這些神仙都只把她當做三界之主,一個個都是畢恭畢敬的,稍微有個不對頭就嚇得他們驚慌失措,囚焰是唯一能夠陪她度過漫漫長夜的仙家,決不能放走。

    可是要留下囚焰可不容易,態度強硬的話未免不夠朋友,軟磨硬泡就算能成功,時候肯定少不了青龍橫渡的一頓訓斥。

    想來想去,還是先把這兩個輔政大臣支開,沒有他們,跟囚焰就很好說話:「青龍叔橫渡將軍,天庭諸事繁忙,還仰仗你們打理,如果沒有別的事,趁此閑暇之際睡個好覺,不必在此陪我。」

    聽見她這麼官方的說辭,青龍橫渡甚感欣慰,終於,三界之主應龍帝君有一點帝君的模樣了。

    想來這麼多天對她來說也確實難熬,現在囚焰來了,給她放個假,讓兩人敘敘舊情,讓三界主宰休息一下也沒什麼不好,就同意了默許了她這個託詞,輕輕拱手作揖:「臣告退。」

    看著青龍橫渡離開凌霄殿,羽舞立即就像是出籠的鳥兒,雙手輕輕再桌案上撐一下躍到囚焰跟前,雙手環在囚焰脖子上撒嬌道:「好姐姐,你就陪我玩幾天吧,你是不知道,自從登上這三界之主的寶座,才幾天的時間,我已經被那些規矩差不多悶死了。」 平頭長臉男想要逃跑,其實沒什麼機會。

    就算讓他逃一陣子,羅陽還能追上。

    是以,羅陽可以跟花襲伊到十數米之外聊一聊。

    只要盯著平頭長臉男,那就行了。

    起先花襲伊不願意,但經不住羅陽再三的糾纏,便由羅陽摟著脖子走了。

    走出二三十米,羅陽和花襲伊並肩站在一起,面對平頭長臉男。

    羅陽咬著花襲伊的耳朵,小聲道:「花姐老婆,讓我跟他單獨打一場,怎樣?」

    花襲伊冷笑道:「呵呵!你到底想做什麼,告訴寶寶!」

    若實話實說了,那會惹來很多麻煩。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