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呃,怎麼回事?這些吸血白沙蟲被嚇跑了!」張旺山驚訝道,他以為這些吸血白沙蟲會換過攻擊方式呢,因為吸血白沙蟲不會輕易放棄獵物的。

    江帆也納悶了,「呃,吸血白沙蟲就這麼放棄我們了?」江帆詫異道。

    駱靈珊瞪了江帆一眼,「怎麼了?吸血白沙蟲逃走了還不好么?難道希望它們變著法攻擊我們啊!」駱靈珊滿臉不悅道,她討厭那些蟲子呢。

    「呵呵,那倒不是希望它們攻擊我們,我只是覺得奇怪,這些吸血白沙蟲這麼輕易就放棄獵物了。」江帆笑道,按照以前遇到的蟲類,它們可沒有那麼容易放棄獵物的。

    「很簡單啊,傻蛋殺死了一半的吸血白沙蟲,它們嚇跑了唄!」駱靈珊不屑地笑道。

    江帆笑了,「呵呵,我看沒有那麼簡單,我感覺這些吸血白沙蟲不會這麼輕易放棄獵物的。」江帆笑道。

    駱靈珊搖頭笑了,「江帆,你太多心了!小小的吸血白沙蟲哪有這麼多心眼!」

    此刻天還沒亮呢,江帆等人鑽入沙洞之中繼續睡覺,納甲土屍依舊靠在沙洞口守護。一個小時過後,納甲土屍突然睜開眼睛,他聞到了一股氣味,「呃,我聞到了吸血白沙蟲氣味!」納甲土屍驚訝道。

    他望向遠處,黑暗之中沒有看到吸血白沙蟲,突然納甲土屍意識到吸血白沙蟲的氣味是來自地下,他驚呼道:「哦,主人,我們被吸血白沙蟲包圍了!」

    眾人醒了過來,江帆迅速到看沙洞口,望著洞外地面,沒有看到任何的吸血白沙蟲,「呃,傻蛋,沒有看到吸血白沙蟲啊?」江帆驚訝道。

    「是啊,傻蛋,你不是說夢話吧!哪裡有什麼吸血白沙蟲啊!」駱靈珊滿臉不悅道,她睡得正香呢,冷不丁被納甲土屍吵醒了。

    納甲土屍手指著沙地,「主人,吸血白沙蟲全部在地下呢!」納甲土屍皺眉道。

    「吸血白沙蟲在地下!」江帆吃驚道,他突然明白那些吸血白沙蟲為何撤走的原因了,原來它們是從地下偷襲呢。

    「地下哪裡有吸血白沙蟲,你胡說八道!」駱靈珊望著地面驚訝道。

    她話音剛落,只聽到上官小易尖叫起來,「哦,地面鑽出了吸血白沙蟲了!」上官小易嚇得拉著了江帆胳膊。

    眾人望著地面,只見地面上鑽出打量的吸血白沙蟲,它們發出吱吱的聲音,迅速朝著眾人撲了過去。


    看到滿地蟲子,女人們立刻尖叫起來,江帆急忙喊道:「大家快出洞!」他一揮手,一道符光一閃,地面上迅速結冰了,那些吸血白沙蟲全部被冰封了。

    眾人迅速跑出了沙洞,只見吸血白沙蟲瘋狂地啃咬著冰封,片刻之後,冰封被咬破了,湧出大量的吸血白沙蟲,它們吱吱叫著瘋狂地湧向沙洞之外。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霎那間從沙洞湧出成千上萬的吸血白沙蟲,四周的沙地也冒出了許多吸血白沙蟲,那些吸血白沙蟲發出吱吱叫聲,它們快速地爬行,白色的身子就像甲殼蟲一樣,片刻之間,眾人被吸血白沙蟲包圍了。

    「呃,完蛋了,我們被吸血白沙蟲包圍了!」張旺山苦著臉道,他又遇到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他擔心不會有上次好運了。

    納甲土屍樂了,「我靠,這麼多吸血白沙蟲,讓它們嘗嘗老子的拳頭厲害吧!」納甲土屍大吼一聲,雙拳擊在沙地上。

    砰的一聲,沙地裂開了,那些沖在最前面的吸血白沙蟲全部掉入了裂口之中。那些吸血白沙蟲立即停止攻擊了,它們發出吱吱的叫聲,只見那些吸血白沙蟲全部靠攏,片刻之間抱成一個大球。

    這個大球直徑有五米多,大球滾動,朝著眾人滾了過去。速度雖然不是很快,但是那氣勢挺驚人的,所有人都驚呆了,沒想到吸血白沙蟲還有這麼一手。

    「哦,吸血白沙蟲滾過來了!」張旺山驚呼道,他轉身就逃跑。

    江帆一把拉住張旺山的胳膊,「張大叔,你用不著逃跑,就這點吸血白沙蟲,我有辦法對付。」江帆笑道。

    張旺山驚慌地望著江帆,「呃,你,你可以對付吸血白沙蟲嗎?」張旺山有點不相信江帆。

    「呵呵,你就在一旁觀看吧,如果我對付不了那些吸血白沙蟲,您再逃跑也不遲。」江帆望著張旺山微笑道。

    話都說到這裡了,張旺山就不好逃跑了,點頭道:「好吧,我就在一旁觀看。」

    此刻納甲正要衝過去,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招手道:「傻蛋,你回來!」

    納甲土屍急忙停下,扭頭望著江帆,「主人,不用您親親自出手,小的可以搞定這些吸血白沙蟲。」納甲土屍急忙道。

    江帆擺了擺手,「傻蛋,用不著你出手,我自有辦法對付這些吸血白沙蟲。」江帆微笑道。

    「哦!」納甲土屍收起裂空奪魄槍,回到江帆身邊。

    吸血白沙蟲的大球朝著眾人滾過來,距離只有十多米了,駱靈珊都急了,「江帆,你快出手啊!」駱靈珊急忙道。

    只見江帆一揮手,一道光一閃地面上出現了一群尖尖耳朵,渾身灰色,背後一根捲成圓盤的獸類。

    「哦,這些是什麼符獸啊?」駱靈珊驚訝道。

    納甲土屍一眼就這是江帆在修仙界收服的鋼牙狸鼠,這些小傢伙可是無堅不摧,渾身堅硬如鐵的神獸呢。自從江帆在修仙界收服這些鋼牙狸鼠之中,它們一直就在符咒世界之中,後來江帆把這些鋼牙狸鼠全部改造了,現在的鋼牙狸鼠可比原來的鋼牙狸鼠厲害十倍。

    「這些是鋼牙狸鼠!」江帆微笑地望著駱靈珊道。

    沙地上大約有兩千多隻鋼牙狸鼠,它們看到了吸血白沙蟲立即興奮地尖叫起來,呼啦一下朝著吸血白沙蟲大球沖了過去。

    鋼牙狸鼠的牙齒是無堅不摧的,它們對著大球啃咬,那些吸血白沙蟲立即發出慘叫之聲。片刻之間,吸血白沙蟲團成的大球就缺了一大塊,那些吸血白沙蟲立即散開了,它們瘋狂地攻擊鋼牙狸鼠。

    那些鋼牙狸鼠渾身堅硬如鐵,吸血白沙蟲根本咬不動鋼牙狸鼠,它們卻被鋼牙狸鼠咬死吞入肚子里了。

    鋼牙狸鼠簡直就是吸血白沙蟲的天敵,吸血白沙蟲發出吱吱慘叫之聲,它們迅速逃竄。它們速度雖然很快,可是和鋼牙狸鼠比起來簡直就不值一提了。

    那些鋼牙狸鼠追上吸血白沙蟲,啃噬它們,簡直就把這些吸血白沙蟲當成了美味。片刻之間,那些吸血白沙蟲損失慘重,就連吸血白沙蟲王也被鋼牙狸鼠咬死了。

    剩下的為數不多的吸血白沙蟲鑽入沙地之中,不敢再出來,鋼牙狸鼠鑽入沙地之中,尋找吸血白沙蟲,那些吸血白沙蟲終究沒有逃脫鋼牙狸鼠的追殺。

    十多分鐘后,鋼牙狸鼠一個個鼓著肚子出來了,它們都吃得飽飽的,「主人,所有的吸血白沙蟲都被我們吃掉了!」鋼牙狸鼠王對著江帆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不錯,你們做得很好,以後遇到美味,我還會放你們出來的。」江帆微笑道。


    鋼牙狸鼠王嘴巴上鬍子翹了起來,咧嘴吧笑了,「哦,多謝主人,您可別忘記放我們出來吃美味啊!」鋼牙狸鼠王喜悅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不會忘記的,你們回去吧!」江帆一揮手,那些鋼牙狸鼠全部回到了符咒世界去了。

    沙地恢復了原來的平靜,張旺山吃驚地望著江帆,在他眼睛江帆簡直成了神人了,竟然可以召喚出這麼厲害的符獸。

    經過吸血白沙蟲兩次折騰,眾人都無法入睡了,於是眾人就坐在沙洞外面聊天,他們一直聊到天亮。

    天亮之後眾人繼續朝著沙丘之城出出發,走了大約兩個多小時,前面出現了一大片平坦的沙地,連綿幾百里都是平坦的沙地。

    張旺山手指著平坦沙地道:「別看前面沙地那麼平坦,其實那是流沙區,大家行走時候要小心,我的腳印走,如果陷入流沙之中就麻煩了。」

    駱靈珊一臉疑惑地望著遠處的平坦沙堆,「張大叔,什麼是流沙區啊?」駱靈珊不解道。

    張旺山望著駱靈珊,「流沙區就是沙地都是浮空的,人只要踩上去,就會陷入沙地之中,一直陷入最底下無法出來。」張旺山解釋道。

    駱靈珊吃了一驚,「哦,這流沙區也太可怕了!」駱靈珊驚呼道。

    張旺山皺起眉頭,「最可怕的不是流沙,而是潛伏在流沙裡面符獸,它們總是出其不意地攻擊過路的行人,因此大家要時刻警惕。」

    江帆知道流沙的厲害,這就相當於沼澤之地,他讓納甲土屍緊隨張旺山背後,保護好張旺山,他可不能出事,嚮導死了就無法達到沙丘之城了。

    張旺山在前面帶路,他手拿著木棍戳著地面上的沙地,小心謹慎地踩著沙地,一邊走,一把扭頭提醒背後的眾人,「你們注意了,要踩著我的腳印走,千萬不要踩其他地方,否則就會陷入流沙之中的。」張旺山提醒道。

    眾人一個腳印一個腳印地走,走得很慢,走了半個多小時也沒走一點點路。張旺山正往前走的時候,突然納甲土屍抓住了張旺山的胳膊,「老頭,別動,前面有符獸!」納甲土屍提醒道,他已經聞到了氣味了。

    張旺山下得臉色大變,「呃,符獸在哪裡?」張旺山驚慌地望著地面上。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你到我後面來!」納甲土屍對著張旺山悄聲道,他和張旺山換了一個位置,他到了最前面。

    流沙裡面發出輕微的沙沙聲,納甲土屍拿著裂空奪魄槍,眼睛盯著地面。突然流沙分開,從裡面躍出一隻黑色的符獸,那符獸外形如同蛇一樣,渾身都是黑色鱗片,張開嘴巴對著納甲土屍就是惡狠狠地一口咬下。

    納甲土屍早就提防了,裂空奪魄槍迎了上去,砰的一聲,槍尖刺中了符獸的身子上,如同刺在鋼板上一樣,火星四濺。

    雖然沒有刺傷符獸,但是它被彈開了,掉落在流沙之中,瞬間消失不見了。納甲土屍望著流沙,「我靠,你躲起來來了,給老子出來!」納甲土屍對著流沙就是一槍紮下。

    撲哧一聲,裂空奪魄槍沒入流沙之中,刺中了堅硬物體,嘩啦一聲,那符獸躍出了流沙,發出怪叫聲。

    那符獸被納甲土屍逼出來了,它憤怒了,尾巴一甩對著納甲土屍抽了過去。納甲土屍只能接,因為張旺山在他背後呢,如果他閃開了這符獸尾巴的攻擊,那張旺山就必死無疑了。

    納甲土屍大吼一聲,裂空奪魄槍迎了上去,砰的一聲,納甲土屍被打得飛出去十幾米遠,身子落在流沙上,陷入流沙之中。

    「哦,傻蛋陷入流沙之中,完了!」張旺山驚呼道。

    他話音剛落,只見納甲土屍從流沙之中越了出來,「我靠,老子不發威,你當老子是病貓啊!刺破天!」裂空奪魄槍對著符獸猛地刺了過去。

    黑色氣芒爆發,裂空奪魄槍槍尖上的黑色氣芒就像利劍似的,沒入了符獸身子之中。砰的一聲,黑色氣芒穿透了那符獸的身子,它慘叫一聲,迅速鑽入流沙之中。

    「媽的,想逃,老子要你的命!」納甲土屍遁入流沙之中,他追殺那頭符獸。

    片刻之後只見符獸從流沙之中躥了出來,它渾身血淋淋的,緊接著納甲土屍躥了出來,「我靠,你他媽去死吧!刺破天!」納甲土屍大吼一聲。

    他身子翻轉而下,手腕一翻,裂空奪魄槍沒入了符獸腦袋之中。那符獸慘叫一聲,身子扭曲起來,尾巴抽打流沙,灰塵騰起,抽搐幾下就不動了。

    「呃,傻蛋太厲害了,竟然殺死了沙地蜥獸!」張旺山吃驚道,這沙地蜥獸十分厲害,渾身堅硬如鐵,力大無窮,一般的符咒根本無法殺死它。

    納甲土屍一抖手,沙地蜥獸的屍體被甩了出去,扭頭對著張旺山道:「老頭,你繼續帶路吧!」

    張旺山繼續在前面帶路,江帆等人跟隨他背後,慢慢地在流沙之地行走。兩個小時之後,江帆等人走出了流沙之地,前面出現了許多高大的沙丘。

    張旺山停下來,「我們只要通過前面的沙丘之地,就可以看到沙丘之城了!這裡是沙蠻族的地盤,大家要小心了,不要得罪了沙蠻族人,否則很麻煩的。」

    「哦,這裡竟然居住這一個族啊!」江帆驚訝道。

    張旺山點頭道:「是的,這沙丘沙洞裡面居住這沙蠻族,他們是被沙丘之城趕出來的,已經在這裡居住幾千年了。」


    「哦,我知道沙蠻族,他們居住在沙洞之中,吃的是沙地的蟲子,他們喜歡在身上紋著各種蟲子,對吧?」妙雅公主微笑道。

    張旺山點頭道:「是的,姑娘你說得完全正確,沙蠻人無論男女都喜歡在身上紋蟲子。」


    「呃,這也太噁心了,竟然在身上紋蟲子啊!」駱靈珊皺起眉頭搖頭道。

    「呵呵,對於我們來說的確很噁心,但是對於沙蠻人來說,卻是一種時尚呢。」張旺山笑道。

    沙丘之地四周都是高大的沙丘,最低的有幾米高,最高的有幾百米高。那些沙蠻族人就住在沙丘的沙洞之中,他們常年居住沙洞之中,白天的時候他們出來活動。

    江帆等人的出現,引起了沙蠻人的主意,雖然這裡經常有人通過,但是沒有這麼多美女,沙蠻人好奇地打量著江帆等人。

    突然從一座最高的沙丘裡面出來上百名沙蠻族人,為首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沙蠻族人,他就是沙蠻族族長沙畢。

    族長沙畢看到駱靈珊、暮雪公主、妙雅公主、木香姑娘、上官小易、皇甫如美、小風等美女,他頓時眼睛放光,他可從來沒見過這麼多美女。

    「哦,美女!」族長沙畢用生硬的大元國話喊道,他帶這族人攔住了江帆等人去路。

    「美女全部留下吧,就給我做老婆!」族長沙畢色迷迷地望著駱靈珊等人。

    張旺山嚇得急忙閃到江帆背後,江帆冷冷地望著沙蠻族族長沙畢,「她們都是我老婆,你不想找打,你給老子滾蛋!」江帆冷冷地望著族長沙畢道。

    族長沙畢大約五十多歲了,他不屑地望著江帆,「年青人,我可是沙蠻族族長沙畢,我們沙蠻族是最厲害的族,你敢惹我們,你們全部死掉!」族長沙畢用生硬話對著江帆道。

    聽到族長的名字,江帆笑了,「我靠,你父母真有水平,竟然給你取名傻碧,我看你他媽就是傻碧,你還想打我女人主意,老子廢了你!」

    族長沙畢可不知道傻碧的意思,「沒錯,我就是沙畢,你敢動我,那就是和我們五千沙蠻族作對!」族長沙畢冷笑道,他臉上露出不屑之色。

    他們沙蠻族五千多族人,族長沙畢故意說出族裡人數,他想嚇跑江帆,可是江帆不屑地笑道:「你他媽就是一萬人,老子也要你滅族!」

    一旁的張旺山急忙拉著江帆胳膊悄聲道:「江兄弟,你就給這個沙畢族長一萬兩符銀吧,他收了錢就不會打你女人主意了。」

    江帆搖頭笑道:「沒有人敢打我女人主意,這個傻碧,我看他想被滅族吧!」

    聽到江帆的話,族長沙畢望著江帆冷笑道:「年青人,你口氣真不小呢!就憑你們幾個人還想滅我們的族!這真是我聽到最大的笑話!」

    江帆冷笑一聲:「等會你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笑話了!」

    族長沙畢一揮手,「把他們全部抓起來!」族長沙畢喊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