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9 日 Comments (0)

    「可不是么!開始有生氣了。」

    「聽說這孩子命好,能旺夫,我家兒子今年28了,不知道有沒有那個福氣……」

    阿姨們到底在談論些什麼?豎起耳朵聽到些許的某人,差點沒被那碗米粉給噎死。

    一個個的,能不能不要拿,看待未來兒媳婦的眼光來看我。

    我,月檸,小賢妻……呸!我不是那樣的人……

    將一切怨念都歸咎到了系統上,撇了一眼安安,月檸問道:「哎,我說你餓不餓啊?就算附身了貓,也要吃東西的吧?」

    「咳咳,這個確實,需要補充一下能量。」

    「哦,那吃點米粉吧!」

    「好的,謝謝……」

    本來還暖心覺得月檸很好,那一句說出口的謝謝,在看到她的行動后連憋了回去都不行。

    如果那兩個字沒有說出口,我不會發現,我難受。

    夾了一口米粉,月檸直接放在了地板上,還無辜道:「吃啊!快點吃……安安你怎麼不吃呢?」

    「挑食是不好的,咱家現在沒錢,買不起貓糧。」

    不啊!這已經不是有沒錢的問題了,看了眼被丟在地上的米粉,安安一下子就炸毛了。

    安安即系統,它感受到了尊嚴在被踐踏。

    米粉上還沾著粉塵,你好歹給我塊雞蛋啊!蒜葉佔據了大部分……不對,是特么的不該給我準備一個貓碗么?

    安安陷入了邏輯死循環中。

    趁著陽光正好,月檸也是抱起來開始lu貓,指著花園的角落說道:「你看,那裡還可以種些東西呢!我剛剛已經下單買好種子了。」

    「咳咳,建議您……」

    「不用建議了啦!我買了薄荷種子,之後就在那裡種一小片薄荷。」

    「喵?」

    「貓不是喜歡吸薄荷的嗎?」

    「不是的,宿主你聽我說,那玩意兒對貓來說就像鴉片一樣。」

    「我知道啊!」

    「……」

    此時還是綿軟可愛的小黑貓安安,突然抬頭看了眼月檸,女主人正在獰笑中。

    都市仙醫高手 它想起來了,那是個心黑手辣的女人。

    做為系統化身的安安,想當貓主子?不存在的,那片未來的薄荷就是一個威脅。

    將碗里的米粉都吃掉,月檸抹了下嘴巴繼續說道:「聽好了,以後在家裡別搞的到處都是毛,不要妄想我為你的毛買單。」

    「宿主你在威脅我?」

    「是的吧!」

    「好的,我可以不掉毛,但是其餘的功課你必須完成,這是最後的底線了。」

    「……」

    想了一下月檸也就同意了,現在系統附身在黑貓身上,她好歹還能報復一下。

    要是惹毛了人家,大不了就是一拍兩散。

    到時候死的還是月檸,胳膊終究扭不過大腿的現實,她知道也懂得那點逼數。

    回到廚房裡,在系統的抗議下,月檸終於給安安整了個貓碗。

    很快就刷好了自己那一個碗筷,盯著牆壁好一會兒,撇嘴道:「那個,像我們這種經常要下廚房的人,是不是要搞個油煙機了啊?」

    「系統:那是必須的。」

    「那安安你出錢不? 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哪怕是出一部分也可以。」

    「系統:沒錢。」

    「沒錢……你好意思嘛!你可是系統耶!怎麼可以這麼無能,人家別的系統小精靈,見了都要唾棄三分,然後扔在地上踩幾腳。」

    身為系統化身的黑貓安安,坐下靜靜的聽完,甚至還有心情舔著毛髮。

    好不容易等月檸diss完畢,這才打了個哈欠,平靜道:「宿主那你可就錯了,每一個系統的目標,也就是他們的統生。」

    「都是以培養宿主為使命。」

    「一個完美的宿主,就是我們炫耀的資本,所以……你快點成為一個賢妻吧!」

    在黑貓安安寶石般的眼睛里,月檸竟然看到了,一種名為渴望的眼神存在,那分明就是祈盼著她快點成為一個賢妻良母啊!

    還是拿系統沒辦法,相對來說,自己卻有點像似有財產了。

    系統的化身,安安的私有財產?想到這種可能,搖搖頭道:「唔!不可能的,早晚把安安養成一隻成天就知道吸薄荷的廢喵。」

    「這種廢喵,不配擁有我。」

    所以現在到底是誰在養成誰來著?系統的本意是好的,至少是以把月檸培養成一個完美的賢妻良母。

    而她……竟然想把系統養成一隻廢喵?

    安安還想叫月檸去做家務,拖把都準備好了,月檸逃也似的回應道:「不了,不了,今天可是約了夏詩瑤老師呢!」

    「我要出去約會了,別煩我。」

    是的吶!她微微里唯三的好友之一,兩人在微微上聊了很多,但都是些無關痛癢的話題。

    好不容易約出來一次。

    無論如何,月檸都覺得必須去。 世界是寬廣的,總有許多未知而又神秘的事物在等待著人們去發掘,所以對於大部分人來說世界是如此精彩。

    但什麼精彩的世界,這些話對於早就大學畢業,且混跡職場多年的白帆來說簡直就是一堆廢話!

    要不是工作難找他早就想辭職了,這跟他當初想的都不一樣啊!如今這都是什麼世道啊?!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白帆忍不住高歌一聲,隨手推開居酒屋的大門,懷中還抱著空了大半的酒瓶,步履蹣跚地走在街道上。

    此時已到了深夜,街道上基本已經看不到什麼人,周圍的一切都顯得無比寂靜,與白天的繁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今天是大學的同學聚會,白帆已經記不清究竟喝了有幾杯,就算他平時酒量還不錯,此時只是感覺醉醺醺的,視線都開始模糊。

    「同學…嗎?沒想到連當初的友誼也開始物質化,還真是諷刺……」

    想起今天同學會的情景,白帆臉上露出了苦澀的笑容,也沒有想著去怪誰,只是心裡充滿了感慨,畢竟他也不再是曾經那個熱血少年了。

    這家居酒屋白帆已經不是第一次來,況且他租的房子也在附近,做了好歹也有五年,可以說對於周圍這一帶再清楚不過。

    畢竟,這裡算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歸宿了,或許「家」這個字來稱呼更為恰當一點。儘管作為孤兒長大的白帆並不了解擁有家人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唉,可惜不能回去追番了,今年冬季番裡面明明有很多期待的番劇,早知道不喝這麼多快點回去……」

    微微搖了搖頭,白帆決定不再去多想,因為他現在只想回去躺在床上做一個好夢,有點可惜的是今晚準時播出的番劇不能按時追了。

    嗯,他當然知道這個興趣說出去恐怕會被不少人吐槽,作為一名大叔喜歡追個番還真是抱歉吶!

    「總而言之還是趕緊回去吧……」

    白帆在腦海中回想起周圍的路線,剛才還緊緊抱在懷裡的酒瓶也不知道丟哪去了。

    路邊的霓虹燈散發出柔和的光芒,照亮了周圍的同時,也將他的身影拉長,頗有些孤涼與蕭瑟。

    忽然間,一陣刺目的強光向他照了過來,白帆下意識地伸出手臂遮掩住了眼睛,整個人卻飛了出去。

    等白帆手臂垂落時,已經躺在了血泊之中。

    隱約鳴聲響起,天空恍若下起了小雪,冰冷的雪花飄落在他的臉上,腦海深處一直有聲音在呼喊著他,一股深深地倦意也涌了上來。

    「我…還不想死……」

    鮮紅的血液隨著他的身體泊泊流出,白帆能夠清晰的感應到自己的生命與鮮血在不斷流逝。

    當雪花飄落在他周圍時,被這溫熱的血液灼燒,開始靜悄悄地融化。

    黑暗來襲,哪怕周圍一片明亮,依舊無法擋住黑暗的吞噬。

    不知道為何,在瀕臨死亡的時刻,白帆腦海中也開始回想起了自己的一生,像是幻燈片一樣不停轉換。

    直到最後,他才發現自己的人生如此枯燥。可是儘管如此,白帆依舊不想離開這個世界。

    意識消失的剎那,白帆恍若又產生了錯覺,發現那片無盡的黑暗之中似乎誕生了一絲光明……

    ————————————————

    【被命運選中之人,歡迎來到主神空間!】

    【恭喜你獲得次元邀請函一封,請在十分鐘內進行選擇是否參與「次元遊戲」,若不及時進行選擇,系統將會自動取消玩家資格。】

    【警告!警告!系統檢測到你軀體受傷嚴重,預計六分鐘后將會面臨死亡!請儘快做出選擇!!】

    隱隱約約間,白帆腦海中突然傳來了一陣陌生的聲音,模糊的意識到面前似乎多了兩個選項,分別是YES/NO。

    白帆掙扎著,有些顫抖地伸出了手指,頓時引發了一陣牽扯全身的劇痛,冷汗順著額頭流下,他的臉龐此時已經毫無血色,但在強烈的求生慾望下,依舊讓他咬緊牙關堅持了下來。

    與此同時,白帆的手指也輕輕觸碰到了YES上。

    他現在沒有選擇,就算這是幻覺也好,白帆也想賭一把,將最後一絲希望緊緊抓在手中。

    他有種強烈的預感,要是在這裡放棄的話,一切就真的完了。

    【恭喜你與主神空間簽訂契,從今天開始你的編號為191111,成功晉級為「次元遊戲」的參與玩家之一,系統將會自動為玩家提供一次軀體修復。】

    【軀體重組中,修復度1%……10%……25%……30%……】

    隨著腦海內那陣冰冷的機械聲響起,白帆感覺全身四肢百駭都有一股暖流經過,渾身酥酥麻麻的,跟剛才的劇痛比起來算是一個天一個地。

    若要用更直觀的話來表達,那就是大腦在顫抖。

    「沒想到睡了一覺,這麼快就醒來了嗎?真希望這一切都是個夢……」

    隨著身體不斷的恢復,原先的疼痛也早就不翼而飛,白帆也自嘲的笑了,單手撐住地面,緩緩地站了起來。

    然後他開始打量四周的環境,或者說是在觀察這個所謂的主神空間。

    結果令他有些失望,白帆發現周圍除了沒什麼人以外,幾乎和現實世界沒什麼區別,同樣有著各種各樣的建築物,就像是進入了一座陌生的都市。

    如果不是遭遇了這奇怪的一切,以及腦海中那刺目的修復條,白帆還真有可能相信自己醉酒睡倒在了陌生的街道上。

    其實到了現在他依舊有些接受不能,畢竟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都重新將白帆的世界觀給刷新了。

    當他目光注意到旁邊的鏡子以後,白帆徹底呆住了,不敢置信地伸手掐了掐臉,感到疼痛后驚呼道:「怎麼回事?我的年齡為什麼變小了這麼多?!」

    【每一位參與「次元遊戲」的玩家都將享有一次系統重塑軀體的機會,鑒於編號1991111情況特殊,此回重塑將會自動調回該玩家最佳修行階段。】

    機械一般的冰冷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得到了回復的白帆再次回頭,將目光望向了那面鏡子,眼裡閃爍著複雜的神色。

    現在他身邊所有發生的一切,都讓他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自己真正的穿越了,而且還和主神空間簽訂了契約,成為了某場遊戲的參與玩家。

    沉默了片刻,白帆也知道慌亂解決不了問題,作為一名喜歡看和追番的成年人,他的接受能力還是比較強,雖然以前從沒有想過這些事會發生在自己頭上。

    但很可惜,這種超稀有事件真的發生了他身上,甚至他還正在跟神秘的系統交流。

    白帆深呼了一口氣,緩緩抬起頭,冷靜的詢問道:「主神空間是什麼?我和主神空間簽訂契約又要做些什麼?」

    【編號1991111許可權不足,系統無法告知第一問題!】

    【玩家與主神簽訂契約以後,將會穿梭於各個次元世界執行任務,任務完成後將會獲得豐厚的獎勵與兌換點。

    註:玩家只要擁有足夠的兌換點,可在主神空間內換取任意物品。

    請謹慎使用兌換點,因為這是你通往強者之路的重要物品。】

    聽到系統的回答,白帆目光閃爍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過了片刻,他才繼續詢問道:「遊戲玩家之一是怎麼回事?難道參與這個遊戲的人數很多嗎?」

    【只有被選中之人才有資格參與次元遊戲成為玩家,但唯獨強者才能在輪迴中生存下去。】

    優勝劣淘,適者生存。

    看來這場遊戲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輕鬆,不過白帆卻沒有多大的抵觸,如果不是主神空間將他復活,他此刻就已經真正的消失了。

    白帆很清楚,等價交換一直以來都是世間的真理,想要獲得什麼就必須有所付出。

    【編號1991111正式和主神空間簽訂契約,系統接下來將會為玩家隨機抽取白色難度世界,十分鐘后正式開啟,請玩家做好準備。】

    白帆靜靜坐在一邊,十分鐘不算長,他卻需要用這十分鐘徹底冷靜下來,然後做好接下來會面臨各種情況的心理準備。

    隨著最後一秒的到來,白帆眼前一黑,意識彷彿進入了混沌之中,就此徹底昏迷…… 當白帆睜開眼的時候,發現世界又截然不同了。他首先看到的是有些破舊的天花板,然後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單人床上。

    從床上緩緩起身,白帆也開始仔細打量這間房間。

    閃婚有毒:顧少撩妻無度 地面上鋪著榻榻米,以及從裝修的風格來看,明顯說明了這是日式風格的房間,雖然整體有些老舊,但是衛生方面卻保持的很乾凈。

    他敢保證,自己絕對沒有來過這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