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另外,這一戰,不分生死,只分成敗。」

    然而,平魔戰帝阮秋很謹慎。

    當然,他不是因為江寂塵而謹慎,一切是因為秦老。

    「什麼時候,天帝城中,竟然出現了如此一尊可怕的頂級聖帝!」

    「其修為、戰力,恐怕還要在我之上。」

    事實上,平魔戰帝的心中,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而這也是他不敢真正開戰的原因。

    一旦開戰,就會如江寂塵所言,平魔戰帝恐怕會要被抹去。

    所以,最終結果,只能看他兒子與那個帝者小子間的一戰。

    對自己的兒子,平魔戰帝還是極有信心的。

    畢竟,阮俊不僅是大帝三重圓滿境,而且還擁有戰脈!

    戰脈暴發,戰力激增,根本不可能是帝者境的修士可敵。

    所以,他並不為阮俊擔心。

    但依舊提醒他小心。

    因為,出於頂級聖帝的感應,他的心中突生不安之意。

    這是不好的徵兆!

    但江寂塵與阮俊一戰,已然不可避免。

    此時,他們二人,都已進入到了虛空戰台上。

    (本章完) ?帝者九重境向擁有戰脈的大帝三重圓滿境進行挑戰。

    在所有修士看來,這一戰是毫無懸念。

    所以,他們不知道江寂塵憑什麼敢如此做?

    「可笑,難道他還以為如低境界一般,可以隨意越境殺敵么?」

    「越是後面的境界,越難越階殺敵,江寂塵太過自負了。」

    「自負要他命,這裡是九重天天帝城,哪裡輪到他放肆的地方?」

    凌峰、鍾劍鋒、藏寂等人冷冷地開口道。

    「但是,江寂塵身後為何有頂級聖帝?」

    「他的身分…….」

    然而,詩芸兒在一邊突然開口道。

    此言一出,四方靜默。

    他們其實都有想到這一個問題。

    只是他們都不願意去直視而已。

    縱然不說,他們心底也是明白,江寂塵已經擁有在天帝城放肆的資格了。

    只要他身後有一尊頂級聖帝,只要至高聖帝和天帝級的人物不出面,那任何聖帝境的修士,都絕不敢對江寂塵出手。

    因為,此時的秦老就相當於江寂塵在天帝城中的庇護者。

    獨寵鑽石天后 只要聖帝級別的人物不出手,那秦老也不會出手。

    這幾乎是大家默認的共識之事。

    這也便是說,以後他們對付江寂塵,也只能出動聖帝之下的修士了。

    「嗯,那又如何?」

    「江寂塵能夠活過這一次再說吧,若是敗在了阮俊的手上,有何資格入局,與我們斗?」

    最終,神聖派少主冷冷地道。

    其餘人也都點點頭,然後目光都投向了虛空戰台處。

    戰台上,江寂塵與阮俊相距百米。

    阮俊臉上一片嘲諷之色地道:「我不知是該讚揚你勇氣可嘉,還是該說你是一個傻逼,自不量力?」

    「但無論如何,都改變不了你最後失敗的結果。」

    說話之間,阮俊手中出現了一把血色戰刀!

    這是滅魔血刀,他的本命法器,是不知飲了多少敵人之血,最終才以戰族秘法,淬鍊出來的。

    當然,這些敵人,都是平魔戰帝抓來,給阮俊殺的。

    嗡!

    阮俊隨意揮出一刀,便是血色刀光重重,殺氣冷冽的斬向江寂塵。

    江寂塵眼神微微一凝。

    阮俊,確實很強大,比他所見過的大帝三重境修士都要強,很難對付。

    不過,面對這樣的對手,江寂塵心中無懼,戰意滔天。

    這是他踏入天帝城的第一戰!

    他需要這一戰,來確立自己的地位。

    天帝城中,唯強者可留,弱者只會被淘汰、被欺凌。

    而阮俊,是平魔戰帝之子,聲名赫赫。

    擊敗他,足可以震懾很多人。

    「結果么?並不是靠說出來的!」

    「而是要戰出來的。」

    「戰!」

    江寂塵面對重重血色刀光,不退反進,揮動手中沉岳,將之掃滅。

    他冷喝之間,已經揮刀千百次。

    「上古天道刀法!」

    「霸天刀訣!」

    「歸一刀訣!」

    ……

    江寂塵一一演化所習過的刀訣。

    以他如今境界,揮出的刀訣,威能自不可同日而語。

    很快,二人戰到了一起,以刀訣對刀訣,結果竟然不相上下。

    這一幕的結果,讓人震撼。

    帝者九重境,竟然可戰大帝三重境。

    如此戰績,驚天動地。

    「該死的,殺!」

    阮俊完全的暴怒,瘋狂的殺出。

    滅魔血刀,斬出可怕的刀芒,連虛空都能剖開。

    而且,每一刀,都伴隨是血浪滔滔,向他碾壓過來。

    江寂塵依舊不退,太古九秘中的前五秘,同時演化、運轉。

    晨曦之光,破開滔滔血浪,如在血海,升起一輪朝陽。

    幕光之殤,死亡光幕,籠襲天穹,讓阮俊不得不閃避,不敢直面對抗。

    長生訣,讓他無懼受傷;始法之陣,每踏出一步,便是一個陣法,慢慢把阮俊包圍在陣法之中。

    最後是萬器訣!

    一念控萬器,江寂塵此時的境界,暫時可以做到干擾阮俊與他本命法器之間的聯繫。

    至少可讓他的攻擊,不能如之前一般輕鬆自然,隨心所欲。

    戰台上的戰鬥,在之前,所有修士都認為江寂塵會敗得毫無懸念,會很快的結束。

    但這一戰,便是半個時辰!

    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更讓他們震撼的是,大帝三重境的阮俊竟然漸漸的處於了下風。

    江寂塵的術法神通太驚人了,抗打能力、反應能力、速度、力量,都太過變態。

    一眾大帝境的修士,看著都心寒。

    甚至,很多大帝三重境的修士,在想象著若是把阮俊換成了自己,結果會如何?

    經過推衍發現,自己早已落敗被斬!

    「這個,他到底是誰?」

    「以前從未見過,怎麼如此可怕?」

    絕大多數的修士,卻都是不認得江寂塵。

    此時,都生出這樣的疑問。

    而最高興的人,莫過於落塵仙子和許若雅。

    「落塵姐姐,你可從沒有告訴過我,他有這麼的強呀?」

    「帝者九重境都這樣了,要是讓他踏入大帝境,哪還了得?」

    許若雅此時開口驚嘆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一眾修士,聽到此言,臉色更是大變。

    「嗯,他以前本來就很厲害,只是這百年過去,變得更厲害而已。」

    落塵仙子也為自己心上人的強大而感到自豪、高興。

    便是秦老看著,也都不由得欣然的點點頭。

    而在場中,臉色最難看、凝重的無疑是平魔戰帝阮秋了。

    游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 他大帝三重圓滿境的兒子竟然被一名帝者九重境的修士壓著打,這讓他臉面無光,平魔戰帝府絕對要丟盡臉了。

    最後結果,阮俊擊敗了江寂塵還好說。

    但萬一…….

    便是平魔戰帝,也不敢深想下去。

    而戰台之上,阮俊已經被逼得無路可退了。

    此時,他憤怒得幾乎爆炸。

    當著這麼多修士的面,被江寂塵壓著打,他的臉面都丟盡了。

    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種羞辱。

    「江寂塵,本來我還想留你一命。」

    「但現在,你逼我動用戰脈,那就去死吧。」

    阮俊被江寂塵逼到無路可退,終於暴發。

    他直接催動了自己的戰脈。

    他的雙眼,剎那間一片通紅,身上戰意衝天,戰力直接提升了三倍。

    轟!

    他手中的血色戰刀狂掃,江寂塵好不容易踩出的陣法,紛紛碎滅,再也困不住他分毫。

    江寂塵,也直接被掃飛,口中吐血,臉色剎那之間變得無比蒼白。

    (本章完) 「天哪,江寂塵竟然逼得阮俊動用戰脈了。」

    「了不得,最後哪怕戰敗,江寂塵也是雖敗猶榮,震撼全城。」

    「江寂塵的戰力確實出乎我們的意料,但阮俊動用了戰脈,那一切都該到此為止了。」

    一眾修士,此時通過打聽,終於知道了江寂塵的身份。

    畢竟,天決賽第一名,還是很出名的,哪怕九重天上,依舊有很多修士會關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