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升級紅包?」

    一愣,聽得這話,蘇白又是更為驚喜。

    「叮!宿主您好,升級紅包,已經出現,請及時領取!」

    聞言,蘇白激動無比,隨即是環顧四周,到處尋找升級紅包的影子。

    而後,一番推移,好不容易,發現了升級紅包,就在一處天妖炎虎的屍骸底下放著,當即蘇白便是想上去將其搶到手中。

    然而正就在這時,忽然一頭有著百丈巨大的天妖炎虎,是陡然如同一道古老巍峨的萬丈山嶽一般,鋪天蓋地的滔滔碾壓向了蘇白。

    一看,頓時目光極度的冷冽起來,蘇白當即明白,這特么眼前如此驚世駭俗的天妖炎虎妖獸,肯定就是方才,那上千頭已經死去的天妖炎虎們的首領,若是在遊戲世界中,這便是總領主或是叫作大BOSS。

    發現了天妖炎虎妖獸的大BOSS殺來了,蘇白也是沒有手軟,心中很平靜,猶如覺得這是在現實世界中升級打怪玩網游一般。

    而後一怒,萬風而出,當即煌煌之威,震動天地,一息間,引得八荒六合,皆是為之震動。

    「吼!」

    隨即,等到那天妖炎虎大BOSS,是猶如濤濤海嘯般的存在,徹底碾壓向了蘇白,頓時其巨口之中,是迸發出了一道,驚世匹練般的青黑色靈火波動,當即勢如劈竹,轟動萬里,一息間,讓八方天地,皆是跟著扭曲碎裂開來。

    而後惡狠狠,就是直奔蘇白射去,極度的可怕,那速度,已然接近音速,頓時間,可怕無比,震動四海八天。

    「大暗騰龍指,五指千龍出!」

    眼看著,天妖炎虎的大BOSS徹底襲殺過來,頓時蘇白無比震怒,而後五根手指,頓時打向煌煌蒼穹之巔,陡然間,其五指心前,便是陡然暴湧出了億萬般黑暗屬性的靈氣波動。

    頓時無比驚天,轉瞬間,就猶如滔滔海浪一般,鋪天蓋地的碾壓向了四方天地,而後,那一股超級可怕的靈氣波動當中,是赫然凝聚出了一條條有著上十丈龐大的青黑冥龍,只是一息,便是遮天蔽日一般,達到了上千頭之多。

    不由得驚天動地,震懾的八方乾坤,皆是為之扭曲跟破敗一般。

    一息之間,千頭冥龍一出,浩浩龍威之氣,席捲萬古,哪怕是億兆生靈眼中那不可抗拒的四方天地,在這時候,也皆是極度的殘破起來。

    一時間,驚天地泣鬼神,仙神震懼,萬靈匍匐。

    而後只是近距離一擊,那千頭冥龍,便皆是無比霸道肅殺,以驚世無匹的龍威殺氣,是徹底將那有著三星後期,媲美七星武將實力的天妖炎虎大BOSS,完全的給滅殺在了浩瀚大地中上。

    而他此前,所釋放的靈火攻伐,則皆是一同,被瞬時摧毀了粉碎,當即極端的可怕,席捲向了八方天穹。

    頓時間,那巍然如山的身軀,是瞬間,就被大暗藤龍指,五指千龍出,這一驚世殺技,給一息間,皆是給摧殘為了肉沫血霧一般,暴裂向了四方天地。

    而後,隨著一道道血霧的瀰漫開來,那正殺得目光血紅無比,渾身皆是兇惡滔天的殺伐戾氣的少年,正是猶如一位萬古殺神般的駭然存在,與這雷淵山脈中,與日月同輝,乃至更為燦爛和驚悚。

    「叮!恭喜宿主,您成功擊殺敵獸,三星後期天妖炎虎領主一頭,恭喜您,獲得了一部可以探查任何武者,或是妖獸實力等級和特點的探靈器一部!」

    「探靈器?」聞言,明悟其作用后,蘇白大喜,心想日後,誰特么,都別想在他面前扮豬吃老虎,而他,卻可以清楚的知道,萬界一切強者的實力特點,最終在知己知彼的情況下,完全可以將其瞬間碾壓。

    「該死的小畜生,本寨君,終於是將你逮住了!」

    而正當蘇白大喜之時,隨後眨眼,將那升級紅包,奪到了手,忽然,在那宏大山谷內,陡然傳來一道驚天聲響,赫然一看,蘇白卻是發現,一群群極度駭然的武者,皆是鋪天蓋地而來。

    「馬德,你特么是誰啊!少跟老子逼逼,否則,我滅的你屍骨無存!」而後,大怒之間,蘇白驚天怒喝。

    ……………………

    感謝大力支持本書的朋友們。

    另外在這裡和大家說明一下,本搞笑熱血遊戲系統文,主要的還是系統文,有位書友問我一個問題,說什麼系統要金幣,可以去滅各種家族,那些大家族中,不可能沒有大量財物和金幣。

    對於這個問題,小海只能說是有點哭笑不得和懵逼,這根本不是本小說中主要的東西,讀者大大們,根本不必去過於在意,再者說,小海也沒有將系統寫的,特別想獲得大量金幣財物,只是略微帶了一點而已。這就像是在現實世界里,你在各種自動機器上買東西一樣,是要花錢的,同樣宿主蘇白,為了得到一些東西,勢必就要花一些金幣或是寶貴的資源,這樣說起來,也不能說,就是系統特別想賺宿主的錢,從而牽扯出為什麼不去滅各種家族,所賺來的錢多和快。

    在這裡,小海向一些對此問題,有諸多疑問的讀者大大們聲明一下,這根本不是問題,並且就算是問題,在本系統流網文里也不算問題,因為系統流,本來就是更加的天馬行空,隨心所欲,無所不能,基本不講道理和邏輯,如果講,也只是片面的,根本不是全部,如果整片小說,所有的情節都講邏輯和道理,小海相信,最終肯定不是一個很好看的系統流。

    好了不說了,話又說的有點多了,小海要碼字去了,鑒於大家非常給力,雖然現在已經這麼晚了,但小海今日,還是會穩定保證三更的。

    第一更到、推薦狠狠砸來。 一段旅程的的終點,就是下一段旅程的起點。

    人們每天所循環的就是,不斷把一隻腳放在另一隻腳前面,不停的前進,這就是生活。

    初雪代表著已經正式進入深冬,寒冷的天氣讓人們只想躲在家裡取暖,街上的行人越來越少。這場雪沒有停下的意思,這一下,就是兩天兩夜。

    這個時候最興奮的可能就是小朋友了,打雪仗,堆雪人,一切與雪有關的活動,都能讓人們感到莫名的開心。

    兩天之後雪停的時候,盈海已經是一片銀裝素裹的蒼茫世界。同時,也是張北羽蘇醒的時候。

    ……

    當張北羽睜開眼睛,重獲光明時,距離他最後一次的記憶已經過去整整兩天。

    許久未曾睜眼,猛地睜開眼睛有點受不了,窗外的陽光刺進來格外扎眼。他眨了眨眼,慢慢適應光線,發現自己的左眼也已經能夠看見。

    視線里是一片雪白,轉動眼睛左右看了看才發現,自己是在一間病房,此刻躺在病床上。

    他想挪動身體,卻發現一點力氣都沒有,連扭脖子都搬不動。

    「呃…」張北羽用力發出一聲低吟,還好,能說話。

    「你醒了。」一個輕柔的聲音飄進耳朵里。這是個女孩,聲音很熟悉,卻又有點陌生,一時間聽不出是誰。

    正當張北羽納悶的時候,一張臉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中。

    女孩雙手扶著床沿湊過來,露出個萌萌噠的笑容。

    「小麥?」張北羽動了動眼睛,露出了吃驚的表情。顯然是沒想到陪床的人會是麥小妮。

    說真的,對這個姑娘他一直抱有歉意,甚至不太敢面對她。所以哪怕是去了三高,也不會特意去見她,除非偶然遇見,那就只能聊兩句。

    麥小妮笑笑,轉身從床頭桌上拿來一杯白水,杯子里還插著一根吸管。她貼心的將吸管遞到張北羽嘴邊。

    「睡了兩天,肯定渴死了,喝點水吧。」

    張北羽沒有拒絕,他的確快要渴死了,嘴唇乾的都已經快要脫皮了。點點頭,張嘴含住吸管,使勁嘬。「咻咻」的一口氣就喝光了一杯。

    喝完水也好受了不少,他長嘆了一聲,問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麥小妮放好杯子,坐在了床邊,回道:「下午三點了。你已經睡了…三十多個小時。」

    「呵。」張北羽苦笑一聲,目前他全身上下只有眼睛能動,就眨了眨眼,問道:「你怎麼來了?其他人呢?這兩天…都發生什麼了?」

    「王子給我打了個電話,讓我請幾天假來照顧。他們其他人都在外面忙,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麥小妮頓了一下。

    「但是什麼?」張北羽立刻接了一句。

    「你們這次鬧出的動靜真的很大!我聽江南說,警察已經幫你們封鎖了消息,但不知道從哪裡泄露出去。我的朋友圈裡面全是在說這件事的。」

    說著,麥小妮打開微信,翻開前兩天的朋友圈給張北羽看。

    「聽朋友說今天凌晨的時候,渤原路出大事了!斷臂殘肢滿地都是!」

    「關鍵詞:渤原路,四方,童古。懂的自然懂!」

    「已經曝出來了,某北殺了三個人,某東殺了兩個,這回四方算是完蛋了,活該!」下面有一條評論:「造謠判兩年!」

    「永遠支持北哥!我們三高走出的大神!」

    「渤原路再怎麼說也算是在天後灣的範圍內,君主不可能不管!我有兄弟在君和,他說君主已經準備動手了。」

    諸如此類的亂七八糟的消息還有很多,張北羽沒有心情再看。唯一能讓他感到稍許欣慰的是,所有關於這件事的評論都只存在於文字上,並沒有任何影像的記載。

    饒是如此也夠受的了,冷靜下來之後,張北羽也開始考慮後事的料理。很顯然,事情的影響越小越容易處理。

    「這兩天有媒體報道這件事么?」他問了一聲。

    麥小妮搖搖頭,「暫時還沒有什麼官方的消息,都是民間在討論。」

    「嗯…」張北羽回了一聲,腦子裡開始不斷思索。沒有官方報道,說明王勇已經成功將失態控制在自己的掌控範圍之內。

    但是,民間的輿論一旦擴大到某個程度,也會引起官方的注意。到時候,上面想不插手都難。

    對於這種時效性的熱點時間,最好的辦法就是轉移大眾的視線。搞出另外一個大新聞,轉移人們的關注點,讓他們迅速忘掉這件事。

    張北羽立刻開口道:「你給江南或者鹿溪打個電話,讓他們過來。」

    ……

    一個小時之後,江南和鹿溪一起出現在張北羽的眼前。

    「你丫醒了。」江南進來就小笑罵了一句,「我還以為你永世長眠了呢,都準備好接替你的位置了。」

    張北羽哼笑一聲,「我這位置,誰愛坐誰坐。」

    說著,兩人走近了一些,拉來兩張椅子,坐在了窗邊。

    張北羽轉動眼睛看了一眼,兩人憔悴的臉龐甚至讓他有些心疼。

    江南濃重的黑眼圈像是大熊貓一樣,臉色蠟黃,本來白皙的皮膚也黯淡下來,顯然是沒有好好休息。

    鹿溪也是如此,本來一個美人胚子,熬到跟老太婆似的,眼袋都浮出來,頭髮油膩,亂糟糟的,肯定是幾天沒洗過了。

    不用問就知道,後續所有的瑣事一定是他們倆在處理,說不定在自己昏睡的三十幾個小時里,他們還未曾合過眼。

    安排受傷人員、與警方交涉、處理何蘇二人的後事…

    說起來簡單,但每一件都是足以令人頭疼。四方上上下下幾十號人,每一個都要照顧到,想想就讓人心塞。

    「辛苦了。」張北羽由衷的說了一句。他很難想象,如果沒有這兩個人,這些事情該怎麼處理。

    鹿溪嘆了一聲,拿下眼鏡揉了揉眼睛,回道:「你們的戰鬥結束了,我們的戰鬥才剛開始。」

    這個所向披靡的女諸葛,此刻連聲音里都充滿了疲倦。

    「給我講講。」張北羽輕聲說道:「給我講講這兩天發生了什麼。」 屍山血海的蒼茫山脈當中,那處如同萬古深淵般的峽谷內上空,此刻是布滿了無窮般的死亡殺機血霧。

    而在那浩瀚的峽谷之內,方圓萬丈的大地上,竟是屍海一般,極度的悚然,讓人一看,會無比的寒戰。

    然而,儘管這血海峽谷,是如此的驚天可怕。

    可在峽谷的另一頭入口處,還是不斷的湧進來了大量駭然武者。

    只見那數量,是連數都數不過來一般,煌煌然驚天動地的滾滾碾壓而來,似乎有上萬人之多。

    每一位黑衣勁裝的武者,皆是極度的高大威猛,兇殘陰森,爆炸性的肌肉,猶如金鋼一般,遍布全身,那一個個皆是近乎有兩米高大的身材,恍如一座小山似得,衝擊在這浩瀚天地之間。

    而這群武者的身份,說起來,更為的可怕,便是在整個十萬里方圓龐大的南煌郡內,皆是極端出名的存在,號為九蟒山賊。

    赫然便是那,在整個南煌郡內,勢力極端頂級和可怕的九蟒寨內的大量悍然山賊。

    這群山賊,勢力皆是在武士級別,極度的可怖。

    多年來,在整個南煌郡內,不知做了多少,殺人越貨之事,害死的無辜生靈,那是以數十萬記。

    由此,讓得無數家庭,皆是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孩子從小,就沒有父母的照看,而一些老人,則是死去了自己的親生骨肉,像這等駭人聽聞的惡事,在整個南煌郡內,早已是人人皆知。

    然而,因為這九蟒寨的勢力,太過的龐大和可怕。

    哪怕是堂堂像南天城內,那在整個南煌郡內,排名三大頂級宗門的劍南宗的駭然強者們,在面臨九蟒寨的恐怖勢力后,也皆是有點敬畏。

    由此,是更不用說,一些遭其長期打壓燒殺搶掠的平民百姓了。

    而這回,九蟒寨的大量山賊,忽然出現在這雷淵山脈當中,其實並非偶然,相反,乃是那九蟒寨的寨君,一直苦心追蹤蘇白他們,這才換得今日,他們在此,氣息極端殺伐的相遇。

    而九蟒寨君,苦於追擊蘇白,也是為了,給他昔日,死在蘇白之手的妻子九蟒夫人報仇雪恨。

    此前一段時間裡,那時,蘇白他們,從青風城,往南煌郡趕,為了提前來參加十年一度的宗門種子大賽,而做一些準備。

    而在來的漫漫長路上,誰曾想,卻是遇見了九蟒夫人,他們這幫可怕山賊惡勢力,隨即,那九蟒夫人,便將蘇白他們攔路劫持,若不給活命寶貝,就殺了他們。

    最終,被逼無奈,蘇白當然是不會交出眾寶,所以便一怒之下,連殺了那九蟒夫人,和三大分寨寨主一切九蟒寨的山賊們。

    而後,等到那九蟒夫人,和三大寨主,皆是被蘇白一個少年給殺害了的消息,飛速傳遞到了九蟒寨君的耳朵里。

    當即他是無比悲憤,立即便是展開了,給他的妻子九蟒夫人報仇的計劃。

    然而,從那之後的蘇白,因為他們,又繼續趕路,來到了南天城。

    所以在尋找蘇白的時間上,九蟒寨君,也是頗為花了一些功夫。

    如今找到了蘇白他們,自然他是絕對不會心慈手軟,一定要將蘇白粉身碎骨,從而給九蟒夫人等報仇雪恨。

    當然,以目前蘇白的驚天實力,早已經是傳遍了整個天夏王朝九大郡城。

    在這九大郡域之內,如今何人不知,蘇白的鼎鼎大名,其滔天實力,更是被看作驚世妖孽般的存在。

    所以,為了想徹底滅殺蘇白,九蟒寨君這次,還是請來了一位在整個南煌郡內,皆是超級可怖的強者。

    那便是乾清府的大堂主慕楓凌。

    乾清府,眾所周知,那是在整個十萬里方圓巨大的南煌郡內,三大頂級宗門之一的駭然存在。

    若要仔細排名的話,雖然其只能排做第三,第一和第二分別是煌風門和劍南宗,然而儘管如此,其超然宗門實力,也是極端的可怖。

    而在浩浩驚世的乾清府內,除卻乾清府主以外,實力最強的,便是那大堂主慕楓凌了。

    慕楓凌,十歲既已達到了武者級別,十五歲,達到了大武士,二十歲,達到了大武師,如今的四五十歲左右的年紀,更是駭然無比,整整是達到了五星大武將的可怕級別。

    在這整個南煌郡內,皆是頂端的存在,更是在早年,就被世人們評為,近上千年來,整個南煌郡內,最為驚天的絕世天才之一。

    而這次,之所以,那九蟒寨君,要請他來助陣,還是擔心他們自己,不是蘇白等人的對手,畢竟人家蘇白現在的驚天實力和威名,皆是太過可怕,那是輕易就能滅殺的。

    而說起乾清府的大堂主慕楓凌,以如此驚世的實力和地位,卻是要幫一個山賊團伙,去滅殺一個正在驚天崛起的少年,其實,也是為了大量稀少珍寶的利益。

    因為利益,驅使慕楓凌,想要和九蟒寨君合作,所以他們之間,才走到了一起。

    而這一次的聯盟,看似是極端的可怕,乃至一定存在極大可能,可以將蘇白,徹底斬殺在這雷淵山脈當中。

    然而實際不然,要知道,如今的蘇白,綜合實力皆太過恐怖,先不說,他掌握的那些天品大圓滿境界的可怕屬性力量了。

    就以法技來說吧,如今他高低一切的品階法技,皆是掌握到了大圓滿境界,舉個例子,就說那八荒陽象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