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十秒鐘!」小柔道。

    「這麼短?」蕭寒有些無語。

    「主人的實力與斗宗差距太大,付出的代價自然也更大。」小柔道,系統始終秉持著等價交換的原則,公平公正,不存在投機取巧,付出多少,就得到多少。

    「那兌換斗皇實力呢?」蕭寒道。

    「十分鐘。」小柔道。

    「那行吧,就兌換斗皇實力吧!」蕭寒一臉肉痛說道,辛辛苦苦積攢了點積分,居然只能過十分鐘的斗皇癮,心痛。

    轟!

    下一刻,蕭寒瞳孔猛地一縮,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猶如睡獅般蘇醒,迅速在他的四肢百骸中激蕩開來。

    蕭寒衣衫獵獵作響,眼眸中精芒閃動,整個人身上透著一股極為鋒利的氣勢。

    「七星斗皇!」

    蕭寒微微低頭,雙手輕輕一握,便感覺體內有無盡的力量在翻滾著,這種充滿力量的感覺,簡直讓人陶醉。

    「既然如此,那就開戰吧!」 【塞壬】



    ——玄世,嘉拉迪雅共和國

    「姑娘們,歡迎來到嘉拉迪雅。」黑色賢者沉穩有力的聲音宣告了航程的結束,時值黃昏,泰雅和賽莉娜從船艙里走出來時,華麗的城市正在金紅色的環礁湖上閃耀著珠光寶氣。

    一千小島的嘉拉迪雅共和國堪稱玄世的威尼斯,是個極盡繁華的商業之都,也是玄世最有影響力的地區之一。

    「好漂亮的城市!」泰雅感嘆著好奇地四望,她們的學姐奧爾嘉也快活地點頭。

    「以守護神浪花與幻夢女神嘉拉迪雅命名的城市,如同名字一樣是個推崇現世幸福的開放國度,」另一位學姐達麗婭·南丁格爾也淡淡開口,「在四面環海的環境下無比珍惜浪花泡沫一樣短暫的享樂時光,浪漫多情又精明能幹的嘉拉迪雅人建造了自己的夢鄉。」

    「對呀,嘉拉迪雅是特別的,每次來這裡都會心情愉悅,真是個浪漫精緻的城市。任務完成後我們可以去逛逛城市,可以買到很漂亮的飾物哦!」奧爾嘉邀請道,「好久沒有這麼可愛的學妹加入了,我給你們挑些衣服飾品吧?」

    「可以嗎?」泰雅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回到支部的話就沒有機會買東西了。」達麗婭繼續說道,一路上這位美麗的學姐寡言少語,但那股溫和中帶著憂鬱的氣質又讓人討厭不起來,泰雅跟賽莉娜討論過,這位學姐一定是位受過磨難的貴族小姐。

    「先專心工作。」嚴肅的黑色賢者踏上碼頭,宛若山峰的身影散發著壓迫感。

    「好的,放心吧瑪德琳小姐!」就算這樣也在瑪德琳身邊雀躍地轉圈,奧爾嘉看起來一點都不害怕這位天懲者最高大威嚴的女性。

    「喲,瑪德琳大姐!」來來往往的船夫和搬運工都跟她們打招呼,看來嘉拉迪雅分部在當地頗受歡迎。

    「這次又帶來了漂亮姑娘,真好啊。」

    「別打我的姑娘們的主意。」瑪德琳對男人們戲謔的話回以冷語,但男人們都不以為意地笑了起來,紛紛讓開道路。

    「這邊!二姐、賽莉——哦,前輩!」充滿活力的聲音響起,泰雅她們向人群中看去,伊凡正在那裡跳著大喊。

    「誒?伊凡、阿明?」泰雅驚訝地快跑幾步拍了一下弟弟的肩膀,然後又向弟弟的前輩們致意,「還有……希瑟小姐、米拉小姐?」

    來自赤世部的幾位都只穿著便服,儼然貴族小姐模樣的紅色賢者溫柔笑著對她們點頭,性格跟張揚鮮艷的紅髮相反。而中性美人瑪麗斯依舊英氣逼人,泰雅覺得哈登長開了大概也差不多如此。

    「二姐你注意點形象,你穿的是修女服啊。」伊凡不出意外地嘲笑起來,性格粗豪的泰雅確實在一群姑娘中顯得格外突出。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瑪德琳嚴正地道歉,在她面前顯得無比嬌小纖細的菲爾希斯娜·米拉連忙笑著擺手。

    「學妹們,米拉小姐和希瑟小姐你們認識了,而這位是柯林·南丁格爾前輩,」奧爾嘉蹦蹦跳跳地拉著瑪麗斯身旁那位膚色淡青的纖細男孩進行介紹,「稱號『鬼語者』。」

    「南丁格爾,那你和達麗婭前輩是……」泰雅又望了一眼達麗婭,達麗婭也正淡淡微笑著對柯林致意。

    「同一個家族出身,達麗婭是我的後輩。」柯林似乎有點局促,不覺踮著腳尖搖搖晃晃地回答,聲音果然也細細的,給人可愛又柔弱的感覺。

    「前輩你這麼大了啊!」泰雅依然直爽,「你是不是有點不舒服?臉色不太好,暈船了?」

    何止是臉色……柯林全身都顯露出淡青色,動作和神情都有點獃滯和僵硬,如果不是皮膚光滑與常人無異,賽莉娜會認為他是殭屍的。一旁的瑪麗斯笑著說等會再解釋,大家走起來時賽莉娜看了一下,柯林走路時也似乎不太能彎起膝蓋,動作很僵。

    「這次聯合行動由我們配合赤世的紅名討伐隊,現在換乘船隻。」瑪德琳一邊走一邊解釋。

    「你們是紅名討伐隊的?」泰雅有點疑惑,畢竟紅色賢者也在這裡。

    菲爾希斯娜輕輕點頭:「嗯,赤世的情況與玄世不同,赤世由神族支配,組織在赤世的規模最小,限制也最多,所以大部分的赤世分部成員都會收編為紅名討伐隊往返五界。對了,你們知道紅名討伐隊是做什麼的吧?」

    泰雅跟賽莉娜互望一眼,然後輕聲回答:「討伐組織的叛徒,對吧?」

    「沒錯。正式的天懲者會獲得比常人漫長許多的壽命,而我們這樣擁有力量與長壽的『怪物』,一旦叛離組織就容易引發巨大的災難,所以……」瑪德琳冷峻的側臉顯得更為深沉,灰綠色的眼睛里似乎含著一絲悲愁,「天懲者生出的災禍,也要由天懲者來處理。」

    肩負討伐叛逃同伴重任的紅名討伐隊成員,必須有著強大的實力和堅強的內心吧。賽莉和泰雅望向自己的小夥伴,伊凡和月明都默然不語。

    「我們現在要去見的是我們的情報提供者及合作夥伴,一位身份尊貴的女性。」瑪德琳說著,帶領他們來到私人碼頭,那裡正停放著一艘華麗的船,五彩繽紛像是為節日而準備。

    「這麼大的船,目的地不在城裡吧?」伊凡望望蜿蜒的水城運河,柔波上擠滿了貨物繁多的尖頭小船。

    「在城外的小島,阿斯托爾家族擁有自己的領地。」瑪德琳說著又和碼頭上等候的管家打了聲招呼,確認了來訪人數后帶著他們上了遊船,離開繁華的城市向著河流入海口而去。

    那個島嶼離城市並不是很遠,泰雅她們站在船頭便可以看到那屬於阿斯托爾家族的海上家邸,那島嶼本身就如同一場表演——

    就在那裡,整個岩島修築成一座由層層露台疊起的華麗園林,彷彿豪奢的戰艦。

    「好棒的家宅!」伊凡感嘆,目光根本無法從眼前的景色中移開。

    他們從側面靠岸,兩排衛兵般整齊莊嚴的家僕中間那抱著雪貂、一身黑色鑲繁複金紅星辰花卉紋長裙的女性無疑就是島嶼的女主人,看起來不過二十歲上下,神情間卻極有氣度。

    「天懲者的諸位,歡迎來到嘉年華島。」女主人微笑著款款從大理石階梯走下,聲音甜美卻又隱含著魄力。

    「久違了,梅勒妮女爵,」瑪德琳也回以微笑,側過身為孩子們介紹,「孩子們,這位是阿斯托爾商會的領袖,『金錢魔法師』梅勒妮·阿斯托爾女爵。」

    「說是魔法師,我沒有任何魔法天賦,」梅勒妮女爵笑著撫摸雪貂光滑如鍛的皮毛,「只是個耍弄心計的普通商人罷了。」

    「女爵你可做到了很多魔法師都做不到的事情,西陸和新大陸的貿易幾乎都由阿斯托爾商會包攬。」瑪德琳回應,而女爵也回以輕笑。

    「我們商會的影響還不至於那麼大啦,而且也仰賴你們的協助。」女爵輕快地說著,帶領他們走上弧形向上的優美石階,石階側面月桂樹的樹籬與牆面的薜荔融為一體,整個呈現完美無瑕的綠。走過綠牆石階后,讓人感到豁然開朗的是扇形設計的巨大花園劇場,廣闊的劇場錯落著花卉,正中放著一尊雙女神托舉大鐘的淡金色華美雕像,一切都絕對超乎期待。

    「真棒啊!」伊凡小聲驚嘆,而女爵灰黑色的眼裡也充滿自豪笑意,像個普通的純真少女。

    他們走近女神像,瑪德琳又介紹道:「那就是天懲者『長生』的秘密,遠古戰器之一金露女神。」

    「喔,用來『凝滯』肉身時間的神器就是這個?」伊凡興奮地抬頭打量神像,「下面那兩個神使承接的金色露水能讓人的衰老極致放緩對吧?」

    「沒錯。珍貴的金露女神跟神女幕一樣是有多件的,」瑪德琳又望一眼女爵,態度裡帶著敬佩,「這一尊是女爵的私有物。」

    能這樣坦然地擁有並展覽一尊神器,可見這位不會魔法的女性有著怎樣顯赫的地位和能力。而這位黑髮姑娘只是自豪地笑著,看起來無比淡然。

    「我只是在紅死病爆發時得了便宜,」女爵垂眸淺淺笑著,「這是死神給我的禮物。」

    紅死病,泰雅和賽莉是知道這個的。曾多次在玄世爆發的瘟疫「紅死」至今仍是可怕的不治之症,而紅死病上一次的爆發地點正是嘉拉迪雅,當時帶領這座城市從墳場復興為西陸文藝與商業中心的偉大人物正是梅勒妮·阿斯托爾女爵。女爵一直聲稱當時解救自己的是歐斯波特神系的死神戈爾道夫,她為了再次與初戀死神相見而追隨死神的蹤跡去往新大陸,於是才有了商會跨越大洋的貿易航路——

    不管這說法是真是假,因為有女爵的護衛委託與資助而在西陸站穩腳跟的天懲者玄世分部確實是獲益良多。

    「你們這次要找的紅名者就盤踞在『黑金航路』上,已經引起關注了,」昂首走在白石上的白孔雀令這錯落著提花雕像的花園如同夢境,但女爵繼續說著的依然是嚴峻之事,「我希望諸位能儘快解決這個對我們雙方都極為不利的問題。」

    果然是討伐組織叛徒的任務啊……瑪德琳頓了一下,聲音低沉:「已經確認是我們的紅名者了嗎?」

    「不,但至少可以確信那是半妖魔了,無論如何都是你們需要討伐的吧?」女爵體貼地補充,「如果那真是你們的紅名者,作為合作夥伴我不會向魔法公會斯泰拉說明,這樣斯泰拉也不會追究吧?」

    「不必了,如果是天懲者的問題,那自然就該受到懲罰。」

    「彌諾小姐,這可是對天懲者的聲譽有影響的,馬上就要有所行動了吧?」女爵撫摸著雪貂的小腦袋,低垂眼睫下是深沉的黑。

    「那倒也……」瑪德琳的聲音低了下去,神色裡帶點為難。

    「有所行動是指……」泰雅遲疑著提問。

    瑪德琳搖搖頭,就像是覺得講得已經夠多了一樣敷衍了過去:「你們很快就知道了。女爵,準備一下后我們就出發了。」

    「晚上去嗎?」按理來說對付海上的敵手更需要白天的光線條件,這次連賽莉都有疑惑。

    「儘快解決吧。」瑪德琳冷峻的神情讓人無法多嘴,而女爵也並不反對:

    「祝你們好運。」

    不知不覺間他們就走到了最高的花園平台,這裡是最奢麗的舞場,泰雅她們可以想象到,在廣闊的天幕下會常有衣裙華貴的賓客在整片水域的最高點起舞,全城人都會知道他們在這裡。

    「等你們回來了,我們就在這裡來一個盛大的舞會吧?」女爵邀請道,「我很希望Asgard再來訓練演出。」

    「我想樂團的孩子們也會很高興的。但現在我們還是得先考慮討伐的事情,女爵。」雖然意外地不像印象中那麼寡言,但瑪德琳確實十分地嚴肅認真。

    「我明白,諸位請隨我先用晚餐,出海的船隻和經驗老道的船員都已經就緒,請不用擔心。」女爵微微一笑,篤定自信的神情讓人放心。

    「老頭已經偵察回來了嗎?」

    「嗯,他已經在船上了,他不太喜歡在島上逗留。」

    「他對富人一向不太友好,」瑪德琳微笑了一下,隨即嚴正道歉,「抱歉,失禮了。」

    「哪裡……來吧,請來這邊。」女爵也沒在意,繼續微笑著宴請他們。只是比起一直微笑的她來,明確了任務目的的天懲者們已經陷入了霧一般的愁緒——

    「我們根據女爵的情報去核對過資料庫了,那恐怕是真的紅名者。」

    「瑪德琳小姐,資料認定是誰?」

    「原世分部,『塞壬』。」

    沒有比這更明確的目的了,為殺而起的航程,不容留情。

    來的時候正逢一個美麗的黃昏,出發時卻是個陰鬱的夜,黑暗的海有著隱隱的霧氣,氣氛不祥。

    孩子們回頭望去,嘉拉迪雅依然在音樂中溫柔地閃耀著珠光寶氣,遠遠傳來的小提琴聲旋律優美又似帶著些許詭秘,也許是含著遠海迷霧的夜風亂了那節奏吧。

    那就執行殺伐重任吧,願你們歸來時能聽到聖潔的鐘樂,能再度沉醉於泡沫般短暫的幸福安寧。



    預告:一個明確的事實是需要殺戮,利刃貫穿的會是昔日同伴扭曲的身體。天懲者,你們是否總是在漫長歲月中失去初心?海妖悲愴的歌聲是對昔日夢想的祭奠還是對今日之罪的泣訴,孩子們,在沉醉於嘉拉迪雅的柔波時也別忘記,你們都是離惡魔最近的厄運之人——

    下篇,TheSiren,塞壬(下)。



    新勢力簡介

    魔法公會斯泰拉(Stella):意為群星,是西陸由公約締結的魔法師管理組織,即使是天懲者也從屬於斯泰拉,需要服從其日常管理與任務委託。

    阿斯托爾商會(Astral):意為「星的、精神世界的」,與信奉雷火天母的高庫萊教廷有矛盾衝突。起源於嘉拉迪雅城的商會,由阿斯托爾家族經營,徽標是金星百合花。目前的領袖是阿斯托爾家族的唯一繼承人梅勒妮·阿斯托爾女爵,經營範圍從香料到魔法礦石不等,幾乎包攬西陸與新大陸的貿易往來。 【塞壬】



    陰鬱的夜,黑暗的海有著隱隱的霧氣,氣氛不祥。

    從嘉拉迪雅出發往事發海峽而去,一路上大家都寡言少語。

    「我們這次,」瑪德琳突然開口,「沒有人跟『塞壬』西比爾·魯索斯很熟吧。」

    「我跟她合作過一次,」柯林·南丁格爾在一片沉默中小聲回答,「並不算熟,不妨礙任務執行。」

    「那就好,」瑪德琳沉鬱的聲音在海浪聲里更顯蒼涼,「原世分部……是跨界合作任務進行中半妖魔化然後逃脫的吧?這次她的最新目擊情報出現在幾周之前,已經持續一個多月了,可為什麼會到這麼明顯的重要航路上發動襲擊呢……」

    「我想冒昧地問一下,」泰雅忍不住問,「前輩,我們都知道半妖魔化這種情況,但半妖魔化是怎麼發生、幾率有多大?還有……這過程能逆轉嗎?」

    瑪德琳望她一眼,昏暗光線下灰綠色的眼睛黯淡一片:「生物在精神忍受力到達極限時容易產生異化,智慧越是高就越容易被魔念侵蝕,然後被邪魔氣息入侵同化,這就是次生惡魔。如果次生惡魔的精神重新趨於穩定就會繼續進化,變得能收斂惡魔形態、能獨立思考並有目的地行動,那就是能融入魔界社會的完全體次生惡魔。而大多數次生惡魔只會保留癲狂不穩的混亂形態,對純魔族而言只是魔獸等級,那就是我們所說的『半妖魔化』。幾率?那說不定,但天懲者中這幾率並不低。至於逆轉,很遺憾,目前沒有成功案例。」

    天懲者中出現半妖魔化情況的幾率不低……這就很糟糕了啊。泰雅又沉默了下去,默默聽著的賽莉娜想,大概可以理解的,天懲者的工作,危險性和痛苦程度恐怕比想象中更高,恐怕一念之差就會變成次生惡魔吧。而且以前看到有位叫尼採的哲學家是怎麼說的?「與怪獸搏鬥的時候要謹防自己也變成怪獸。當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你。」

    「墨丘利小姐。」低沉的呼喚把她從沉思中打斷。

    「誒?是,瑪德琳小姐!」她急忙回應,而黑色賢者粗獷的臉上似乎浮現了一抹微笑。

    「別太緊張,姑娘。我從賀卿那裡拿到了你的資料,你是玄世人吧,父親是孫重道,母親叫塔姬安娜·墨丘利,你的母親帶著你和你哥哥賽拉斯到白世避難。」瑪德琳平淡地說著,凝視她的面容。

    「是的,哥哥現在用的名字是孫凜,本屆No.1。」

    「你們兄妹都是優秀的孩子,很難得。你們在白世也遇上水銀魔女葛蕾西亞·希羅芙菈了吧?」

    右手被泰雅溫柔地握了一下,賽莉輕輕回握好姐妹的手,沉聲回答:「是的。」

    「那麼,接下來的行動大概會勾起你不快的記憶,」與粗獷兇悍的外表相反,瑪德琳在努力地表達自己的善意,「水銀魔女的魔氣侵染所製造的魔獸就是半妖魔化產物,西比爾的情況大概會與之類似。很抱歉現在才跟你說,但既然身為天懲者,你總得面對這些。」

    回想母親被殘忍殺害的情況確實讓人痛苦,但賽莉已經習慣承受,也希望能勇敢面對:「感謝您的關心,我會適應任何環境的。」

    「那就好。然後,既然這是討伐行動,那接下來就由紅名討伐隊進行指揮。希斯娜。」瑪德琳進行了交接,一旦沉默下來,她魁梧的身影在昏黃中就宛如篆刻悲苦的雕像。

    「好的,」紅色賢者菲爾希斯娜·米拉接著開口,雖然那樣地溫和,聲音也在波濤動蕩的此時透出力量感與威嚴,「諸位,西比爾·魯索斯是專精於音系魔法的戰士,她曾經是我們Asgard樂團的一員,魅惑的歌聲是她『塞壬』之名的由來,請多加防範。根據情報推斷,她棲身在岩礁上用歌聲迷惑船員,同時也有可能以聲音召喚並製作、控制使魔,在地形環境等各方面條件下,我們認為她具有二級危險性。」

    「『塞壬』的話我聽說過,《奧德賽》里人們用蠟封住耳朵渡過海峽,」伊凡開口,「那我們又怎麼應對呢?」

    「音系魔法『靜』,」菲爾希斯娜回答,「但是『靜』的作用時間最長大概半小時,西比爾也很有可能破解這術式,情況並不樂觀。這次我們主要使用遠攻,盡量降低歌聲對我們的控制力。」

    「這樣的話要先探知到對方的所在啊。」月明慢慢說道。

    「老頭會找到她的。」瑪德琳說的是船長羅德·帕諾,稱號「紫煙」的壞脾氣小老頭。

    「孩子們,我不認為我們會陷入巨大危險,但我必須說明,」菲爾希斯娜慢慢補充,「我們將要執行的是最令人討厭的任務,討伐最要不得的是心慈手軟,這樣對紅名者和我們都是折磨,所以不要遲疑,死本身是不痛苦的,痛苦的是過程。」

    「明白、明白!」大聲的回答傳了過來,大家抬眼望去,回答的卻是小老頭肩上的金剛鸚鵡。

    「我們被發現了,」小老頭羅德說道,「她想跟我們說話。」

    沉默中瑪德琳率先站起來走向甲板,大家緩緩跟上,走入浮動的夜霧。

    「西比爾·魯索斯女士?」瑪德琳向著茫茫昏暗大聲開口,起起合合的淡霧波浪一樣在她的面前搖動。

    耳邊是大海和微風的鳴動,然後,一把動人的聲音緩緩地穿透夜色與霧氣遙遙回應:「是的,我是西比爾·魯索斯。」

    輕柔清晰的女聲……她真的是怪物了嗎?賽莉努力往前望去,依然只能看到濃郁夜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