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儘力而為吧,看天命了!」袁夢說道。

    「唉,好吧,我聽你的。」凰姐一聲無奈的嘆息。

    說到就做,兩人風一般的衝出了鳳凰樓,發動汽車,風馳電掣的趕往白斬天的星際偵探社!

    而此時的星際偵探社內,白斬天並不知道護城河起了變故,許多人都在找他,希望他出手。依然在無聊的打著瞌睡。

    沒辦法,這年代的生意並不好做,特別是他這種開偵探社的,就更沒有生意了。

    如今的時代,有事情人們都知道找警察,誰來找你這偵探社?

    雖然木子妍已經把星際偵探社的名稱以及業務內容都發布到網上去了,但關注的人卻是寥寥無幾,就算有少數人關注,那也只是把它當做一種笑話來看。

    無所不能星際偵探,這不是笑話是什麼?

    這世上,誰能夠無所不能?還星際偵探呢,更加的離譜了,誰能夠上天?難道還要座飛機去天上搞偵探不成?

    「看,老闆又要睡著了!」木子妍看著昏昏欲睡的白斬天,無奈的說道。

    「唉!讓他睡吧,反正也無事可做,不打瞌睡幹什麼?」蘇皖說道。

    偵探社的生意是越來越差了,以前至少還有鄰居們需要幫助,雖然不像是在做偵探,但終究是有事可做不是?

    可是自從上一次段飛來過這裡以後,不知道是什麼人認出了段飛的身份,傳播了出去,從此就再也沒有鄰居來找他們幫忙了。

    沒辦法,警察局長都要親自登門的地方,無論是什麼原因,他們這些普通人也要敬畏幾分啊,誰敢放肆?

    「砰砰砰……..!」敲門聲響起,很急促。

    「有人在嗎?」有人在門外問道,聽聲音是一個男人,中氣十足。

    「有,請進!」木子妍和蘇皖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的眼裡看到了驚喜。

    她們的第一反應就是有生意上門了。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走進來一個不算高大,但卻很威嚴的中年人。

    中年人神目如電,快速的掃過辦公室的每一個角落,臉上浮現出失望之色。

    「這裡是星際偵探社,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木子妍禮貌的問道。

    不知道為何,她在這中年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就像是一座大山壓在她的胸口似的,呼吸都感到困難。

    要不是她的老闆白斬天就在這裡的話,她甚至都有要奪門而逃的衝動了。

    「誰是這裡的老闆?」中年人皺了皺眉頭。

    這中年人自然就是龍在天了,他第一時間趕到這裡,就是想請星際偵探社的老闆白斬天幫忙,可是,來到這裡以後,他卻發現這裡的人竟然都只是普通人,這不由得讓他很失望。

    兩個女孩子,一個昏昏欲睡的年輕男人,哪裡像是有高手的樣子?

    龍在天沒有見過白斬天的照片,就算見過,也不會把昏昏欲睡的白斬天和強者聯繫在一起,因為,白斬天現在的模樣實在是不像是一名強者。

    真正的強者,怎麼可能是這樣子的呢?昏昏欲睡,一副要死的樣子,看著就覺得煩人!

    「他!」木子妍和蘇皖用手一指白斬天。

    她們看出來了,這個人似乎是為了她們老闆而來的,這個她們可做不了主,交給白斬天自己去解決吧,反正他也在這裡不是?

    「他?」龍在天愕然,心理泛起了一股無名的怒火,不是說這裡的老闆是一個強大的年輕人嗎?怎麼可能是他呢?

    身為黃金級的高手,龍在天可不認為有人能夠在自己的面前隱藏住自己的氣息,如果眼前的這個人是高手的話,他一定會察覺到的。

    「他是不是姓白?」龍在天問道,不管怎麼說,來都來了,他還是不太甘心,想要確認一番眼前這個人究竟是不是他要找的那個人。

    「是啊,他就是我們的老闆白斬天!」木子妍和蘇皖齊聲說道。

    白斬天依然在打瞌睡,龍在天的到來似乎根本就沒有影響到他,無視龍在天的存在。

    在這龍城,恐怕也只有他敢這麼做了!

    龍在天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相信,同時,心裡的怒火更加的旺盛了:「該死的黑鐵一號,不是說那個強者是星際偵探社的老闆嗎?我看根本就是在說謊,這個人,哪裡是什麼高手?」

    這一刻,龍在天似乎忘了他的調查結果其實與黑鐵一號是一樣的,都是顯示白斬天就是星際偵探社的老闆。

    想到這一點,龍在天再也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了,轉身就想離去。

    只是,他剛轉身,就和一個人撞在了一起。

    「哎呦!」一聲驚呼,那個人承受不住龍在天的力量,倒退了出去。

    「不好意思,你沒事吧?」龍在天心裡一驚,因為心中有怒火無法發泄,不知不覺就莽撞了一些。

    要知道,他可是黃金級的強者,雖然不是刻意針對誰,但自然散發出來的力量也不是常人能夠承受得了的。

    「我沒事,以後走路小心一點!」被撞的人回過神來,說了一句。

    但緊接著,兩聲驚呼同時響起。

    「段飛?」

    「龍處長?」

    「他怎麼會在這裡?」段飛心裡一驚,但很快就回過神來,想到了什麼。

    龍在天並不認識白斬天,他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唯一的解釋就是為了護城河的事件而來的,龍在天想請白斬天出手。 「段局長,你是來請白先生的?」龍在天很快就回過神來,疑惑的問道。

    一個是特別行動處的處長,一個是公安局的局長,他們當然認識。只不過,在龍在天的心中,其實並沒有把段飛放在眼裡,因為段飛雖然貴為公安局局長,職位不在他之下,但終究只是普通人。

    西山陵園的事件,龍在天曾經調查過,知道當時段飛也在現場,應該是見過白斬天的。

    所以,看見段飛的那一剎那,龍在天就猜到了段飛的目的。

    只是,這裡真的有一位超級高手嗎?

    可為什麼又沒有看見呢?難道說那人還真的能夠避過他的探查不成?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這個白斬天究竟得有多強?

    「龍處長也是來請白先生的吧?」段飛笑道。

    「不錯!」龍在天點頭。

    「那為何要走呢?難道白先生不同意?」段飛有些疑惑。

    在段飛的印象中,白斬天並不是那樣的人,何況這件事情完全可以當做一場生意來做,白斬天也沒有理由不同意才對!

    「這……!」龍在天有些尷尬,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難道要說他沒有見到白斬天嗎?可星際偵探社的員工卻已經明確的告訴了他那靠在沙發上昏昏欲睡的年輕人就是她們的老闆白斬天。

    「段局長來了啊?進來坐吧!」一道慵懶的聲音從辦公室傳來,白斬天不知何時已經醒過來了,正在用一雙戲謔的眼神看著龍在天。

    「白先生!」段飛恭敬的叫道。

    「他….他真的是白斬天?」龍在天驚訝的問道。

    如果他真的就是白斬天,那就一定是高手,那為何看起來那麼普通呢?

    難道說他的實力真的強大到了連自己這個黃金級的武者都感受不到的地步了嗎?

    這怎麼可能?

    「不錯,我就是星際偵探社的老闆,白斬天!」白斬天笑道:「龍處長是吧?你和段局長同時登門我這小小的偵探社,想必不是為了來看我的吧?有什麼事情何不進來說?」

    「那就打擾了!」龍在天非常尷尬,但不得不同意道。

    既然知道了這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年輕人就是白斬天,龍在天當然不敢再小看白斬天了,他不相信黑鐵一號和段飛都會撒謊,這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年輕人,必定有過人之處!

    「子妍,給龍處長和段局長倒茶!」白斬天吩咐道。

    「等等,還有我們呢!」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再次被推開了,袁夢和崔鳳凰聯袂而來,終於趕到了。

    「看來你們要委託我偵探社做的事情不簡單啊,竟然都來了!」白斬天有些意外的說道。

    他沒有關注新聞,木子妍和蘇皖也沒有關注新聞,所以一直都不知道龍城發生了天大的事件,也許會毀滅半座龍城!

    他知道袁夢和崔鳳凰的身份都不簡單,可以說一點也不比龍在天和段飛差。現在,她們竟然在這個時候聯袂而來,還那麼湊巧,可想而知,為的必定是同一件事情。

    「不錯,白先生,情況緊急,茶我們就不喝了,先談正事吧!」段飛率先說道。

    「好,坐下說!」白斬天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點點頭說道。

    幾人相繼落座,由龍在天開始講述,因為他對這件情事最為清楚。

    隨著龍在天的講述,白斬天的眉頭漸漸的皺了起來,似乎也感到有些不解。太詭異了,就算是他,也從來都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河水倒流,這倒是不難,但究竟是什麼原因引起的呢?

    「事情就是這樣的,現在我的特別行動處的全體成員都出動了。只是我擔心恐怕查不出來什麼,反而會將他們置於危險當中,所以,來請白先生幫忙!」龍在天說道。

    在講述的過程中,龍在天一直都在不停的觀察白斬天的反應。越是觀察,龍在天越是震驚,他發現,白斬天實在是太淡定了,彷彿這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而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件一般。

    只有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才會有這般淡定的反應。

    龍在天再也不敢小覷白斬天了,這是一個可怕的年輕人!

    「你們兩個呢?是為了王水利吧?」白斬天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問袁夢和崔鳳凰道。

    「是為了他,但也是為了整座龍城的百姓,所以,還請白先生能夠幫忙!」袁夢說道。

    「王水利命里該有一劫,能不能活命,還看他的造化,我只能說儘力而為!」白斬天點頭。

    「這麼說你是同意了?」袁夢沒有在意白斬天的話,驚喜的說道。

    除了龍在天,所有人都用一種驚喜的目光看著白斬天,似乎只要白斬天出手,就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一般。

    龍在天心裡,雖然有些喜悅,但終究還是不太相信白斬天能夠解決這件事情。因為,就算是他,也根本就沒有絲毫把握!

    「這件事情我答應了,不過,我這開的是偵探社,我是生意人,規矩想必你們也知道的是吧?」白斬天問道。

    「這我們知道,放心吧,不管成與不成,我們都不會讓白先生白走一趟的。」崔鳳凰說道。

    這裡的人,就她最有錢了,由她來保證,似乎最合適不過。

    但段飛與龍在天是來請白斬天幫忙的,怎麼可能不給一點表示就請人家出手幫忙呢?也紛紛立下了保證。

    看著一個個人立下了保證,許下了豐厚的酬勞,木子妍和蘇皖在激動的同時又感到擔憂。

    為她們的老闆白斬天擔憂,也為龍城的百姓們擔憂。

    唯一不讓她們擔憂的就是她們自己,因為她們知道,她們的老闆白斬天是不會讓她們有事的。

    「好吧,既然這樣,段局長,你與袁姑娘以及凰姐留在這裡,你們去了也幫不上忙,我和龍處長去就行了。」白斬天說道。

    「我也要去!」崔鳳凰說道。

    她是白銀級中期的武者,在她看來,她去了一定能夠幫上忙的,畢竟,她的實力比龍在天的那些手下也不差了,甚至還比大部分人都強上很多。

    「你?太弱了!」白斬天毫不留情的說道。 「你…太弱了!」

    無情的話語,讓崔鳳凰感到了非常的不自在,但卻在訴說著一個事實。她,比起白斬天來,真的是太弱了。

    連白斬天的一招都接不了,怎麼不能算是弱呢?

    相比起段飛等人的深以為然,龍在天的感受與崔鳳凰也差不了多少。

    龍在天能夠看得出來崔鳳凰的境界和實力,就連他,也不得不承認崔鳳凰的確算是一個高手了。雖然不如他自己,但卻真的比他手下的大多數人都強了。

    而這樣的一個人,在這個看起來普通的白斬天的眼中,卻是太弱了!

    白斬天,他真的強大到了那種可以無視白銀級的武者的地步了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龍在天不得不懷疑,在白斬天的眼中,他這個黃金級的強者,都是弱的不能再弱了!

    雖然這聽起來有些荒謬,但如果猜測成真的話,的確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我們走吧!」白斬天沒有理會目瞪口呆的崔鳳凰,而是對龍在天說道。

    「哦,好!」龍在天下意識的點頭。

    「我去開車!」走出辦公室,龍在天下意識的說道。

    在龍在天看來,他們已經沒有時間耽誤了,每耽誤一分鐘,龍城的百姓就多一分危險,只有開車才是最快的。

    實際上,要不是這裡實在是不適合停飛機,他都忍不住要把直升飛機給調過來了!

    「不用了,開車去太慢,我帶你走吧!」白斬天說道。

    在龍在天驚訝不已的目光中,白斬天一把就抓住了龍在天的衣領,就像是老鷹捉小雞一般,直接騰空而起,直至沖入了雲端,很快就消失在天際的盡頭!

    「白先生真是神人啊!」星際偵探社內,段飛等人感嘆!

    崔鳳凰則是驚恐的張大了嘴巴,不可思議的看著湛藍的天空,早就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白斬天說的竟然是真的,他真的能夠飛,他真的是超神級的強者!

    從古至今,這個世上有這麼年輕的超神級強者嗎?

    崔鳳凰的眼神看向了袁夢,竟然有些嫉妒自己的好朋友兼閨蜜。果然是好眼光啊,這麼年輕的超神級強人男友,哪裡去找?」

    護城河岸,洶湧的浪潮越來越猛烈了,早就蔓延過了沿岸的街道,衝進了龍城的中心。

    數之不盡的人受災,哭喊聲,哀嚎聲,呼喚聲,警報聲等等,凄厲無比,響徹在龍城的上空,震動了天地間。

    只可惜,上天是無情的,它不可能看得見龍城正在發生的災難,不可能派下來救世主拯救人間。

    人們不信神,認為神是虛幻的存在,是古人杜撰出來的。

    事實上,這個時代的人,也的確沒有聽說有人真正的見過神,無法證明神靈的存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