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僵蠶我也知道,非常不錯的藥材。不過我畢竟是借口豢養此蠶,倘若當真吞了此蠶,想必『天蠶』此女也是絕對不會善罷的。」秦墨雖是不怕此女,但此女當真大鬧起來,事情也不好處理,畢竟門中還有不少強者。

    「嘿嘿,七階靈蠶,也並非是想煉就能煉成的,靈蠶本身不死,強行斬殺,只會破壞靈蠶的蠶體,即使是煉製成功僵蠶也會極大減弱靈蠶的藥性,除非是以更高修為。不過倒也確實沒必要,眼下這條靈蠶已經破階,蠶體之中釋放出來的寒勁可也是非常不錯的葯靈,而且可以用這些寒靈來培育靈藥,也能達到僵蠶的妙效。」『殘魂』說道。

    「是嗎?」秦墨立即不遲疑,迅速收集屋中寒晶。

    就在這個時候,屋外忽的傳來一聲巨響,秦墨第一時間出現在『修室』上空,只見遠處一道碗口粗的巨雷從天空之中垂直而下,巨雷看上去雖僅有碗口粗,但雷電之中爆射出來的霸道雷威,縱然隔得如此遠,也令秦墨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威壓。

    這是雷罰!

    有人修至圓滿,在引雷劫入體,要渡雷劫,入化通神。

    秦墨震驚盯向遠處。

    只見此雷電轟下之後,並沒有第一時間消失,反而瞬間擴散開來,雷威非但沒有減小,甚至是以百倍的威力增大。

    整片前面天空之上,響徹雲宵般的雷電絞動聲音。

    這聲音彷彿要將皮肉直接絞成肉渣。

    不僅如此,天上第一道雷電尚未消失,第二道雷電竟再次從天空之上垂直劈下。

    轟!

    震耳欲聾般的聲音掀起恐怖音浪傳來,震得秦墨頭皮發麻。

    這雷電之中的雷威,甚至令他身體中的靈力都隱隱有些潰亂之態,魂神震動,如面臨千軍萬馬,萬鼓齊鳴。

    就在這個時候,數道霸道靈光突然出現,共有四人,每人各守一方,同時揮下莫大神威禁制,將四周護了起來,以免雷罰造成其他低階的內門弟子損傷,同樣也是保護這名弟子,以免在承受雷罰之時,被他人暗中下手。

    這四人偕是化神後期修為實力,應該是更是神秘的大長老出手。

    這個時候,一道靈光馳來,就停在秦墨身前不遠,正是於念。

    於念每隔一段時間,還是會準時到秦墨這裡來參悟『化神分身』。

    『第二身』煉化黑風之後,悄悄將【修羅魂幡】送了回來。

    秦墨也需要參悟『化神分身』,領悟化神之道。

    「於師兄可有找到『雨前醉瓏』?」秦墨問道。

    於念上次前去尋找五十年一期的『雨前醉瓏』,一別十年。

    「並沒有,錯過了。不過這次外出,在下倒是有幸遇到了一頭六階『紫電貂』,斬殺此獸,得到了一枚六階紫雷內丹,此丹在煉藥上也大有妙效。在下已將此內丹提煉,分為兩半,你我二人一人一半。」於念先是嘆了口氣,跟著臉上稍生喜色。

    「於師兄客氣了。」秦墨嘴上這樣說,伸手的動作可是敏快得很。

    「秦師兄哪裡的話,秦師兄願意讓在下參悟『化神分身』以及黑風的化靈屍之身,在下自然不會忘了師兄的好。」於念笑道。

    雖說讓於念參悟『化神分身』是公平交易,不過於念附贈,顯然也是大方之人。

    不過秦墨老臉不紅,早已經煉得爐火純青的厚臉皮,連刀都破不了。

    「於師兄此次外出,也是疲累,趕緊休息吧。」秦墨臉上還是熱情許多,立即邀著於念進入『修室』。

    至於門中這位渡雷劫之人,秦墨無心在意,他人渡雷劫,與他何干,又不是自己流渡劫。

    「聽說莫師兄最近與季師姐走得很近?經常前往季師姐的『蓮池洞府』。」於念雖是外出,不過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門中之事。

    此事榮華也曾經提起過,不過秦墨並沒多少心思在意。

    「莫師兄受季師姐指點,與季師姐走得近也很正常。」秦墨笑道。

    「莫師兄最近似乎心氣極高,在下與他見面,他也只是敷衍應了一聲。」於念再道。

    「是嗎?看來莫師兄在季師姐的指點下,修為應該大有提升吧?」秦墨笑道。

    於念眼神轉了轉,想說什麼?又欲言又止。

    秦墨召出【修羅魂幡】,於念立即開始參悟魂幡中的『化神分身』,以及被魂幡煉化后的『黑風』之身。

    『黑風』已經被那屍王煉化,不過現在也被魂幡煉化。

    煉化這尊『屍王』的化靈屍之後,魂幡的威力再次爆增。

    秦墨也在參悟『屍王』的化靈屍,更從中禪悟不少修鍊奧義。

    不過秦墨一直藏在『東華宮』半步不出,那尊屍王也並不沒有跑到『東華宮』放肆。

    經過這數十年的修鍊,秦墨的修為也是大有增漲。

    元嬰如今已有半成人大小,與秦墨也僅僅只有小半個頭的高度差距。

    元嬰的修鍊成長速度之快,自然少不了『妖果』的妙處。

    『妖果』之中存在的妖魂魂靈極易被吸收煉化,又有『樹妖妖魂』作為媒介煉化,更是有著顯著奇效。 狼少的心尖寵 因此在元嬰的修鍊上,秦墨的速度遠比他人快上不少,魂靈魂神的存積,也是他人難以想象的渾厚。

    秦墨並不為他事費心,繼續沒日沒夜的修鍊。

    修鍊雖是無趣,不過有個目標后,總還是有著前所未有的動力。

    縱然再無趣!

    魔法雙笙 再艱難!

    當有一走到『她』面前的時候。

    一切也就變得值得。

    於念參悟數日後,似乎又有所悟,滿意離去。

    田園兒每日只呆三個時辰,似乎擔心打擾秦墨,三個時辰后,她都會準時離去。

    今天也是一樣。

    田園兒離開后,秦墨繼續修鍊。

    突然,一道凜冽靈威忽的震在『修室』之外。

    跟著,整座『修室』忽的震動,有如浪中破船,彷彿隨時都要被這道霸道的神威直接震碎似的。

    秦墨臉色猛變,身影疾閃,出現在『修室』上空。

    此時,在『修室』之外,正站在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手握火雷扇,剛才似乎正是用其手中的火雷扇狂轟一擊,險些直接將『修室』轟碎,此時,『修室』四周禁制上也殘留著強大的火靈和雷靈靈威。

    在此男子身旁,站著一女子,女子面生几絲怯意,尤其是見到秦墨一雙冷銳發寒的眼睛,更是迅速躲到了此男子身後。

    此女正是『天蠶娘娘』。

    除了此女之外,在外百丈遠,竟有晃榜和田鵬二人,以及另外不少人。

    「聽說身為同門,你強行霸佔他人靈蟲,拒不交出,公然踐踏門規,無法無天。」中年男子怒目橫威,頤指氣使的盯著秦墨。

    「你誰?」秦墨冷著臉。

    「老子王漢。」中年男子忽的說道。

    「沒聽過。」秦墨冷怒回道。

    此言一回,頓時令這中年男子大為生怒的樣子。

    「秦師兄這是故意的吧?」遠處田鵬哈哈笑道。

    「哼!有什麼故意不故意,沒聽過就是沒聽過。」秦皇惱火得很,自己安安靜靜在修室中修鍊,此人突然不告而來,直接就是一掌要震碎『修室』,似乎有些太霸道了些?

    「聽說秦師兄一心修鍊,很少在門中走動,想必沒有聽過漢王師兄,也倒當真是有可能的。既然秦師兄沒聽說過,在下就替秦師兄介紹介紹,漢王師兄就是前不久門派中那位引出雷劫,正是遁入化神的那位師兄。」晃榜似乎格外熱情的樣子。

    「前幾天鬧得雞犬不寧,就是此人?」秦墨有些惱火,雖說前不久有人渡劫,也算是驚動門派,但對於他來說,此人渡劫用了七天時間,這七天時間吵鬧不停,令人心情不爽得很。

    「哼!如今我已化神,真正成為化神修士,你不過區區內門弟子,竟也敢如此傲嬌。」王漢怒聲如揭,成目橫眉,立於半空之上,自上向下,盯著秦墨。

    「化神?化神需要厲經三劫九罰,你不過剛剛經歷了第一劫,也只是化神的最初雷劫,尚還有餘下兩劫雷罰未引動,三劫雷罰之後,你才算真正的化神修士,眼下也不過只是半化神修為而已。」秦墨冷哼回應。

    「哼!狂妄,即使我只經歷了第一劫雷罰,觸動雷罰,就證明我已經踏入化神之境,成為化神修士!」王漢大怒,身上靈光散光,火焰靈威渾烈霸道。

    火焰靈威化成無形『神威』立即向秦墨震壓而來。

    秦墨頓時覺得身體一沉,彷彿要被這道『神威』直接震壓。

    有如一坐火山鎮壓在身體上。

    不僅火焰之中神威霸道,撕裂在皮肉上,皮肉也感覺到一股萬蟻啃食之痛,彷彿皮肉要被燃燒。

    不過縱是這『神威』霸道,但秦墨也只是身影一盪,並未從半空栽落下去。

    「這就是化神修士的神威?似乎也不是那麼強大!」秦墨默哼一聲,身體中魂神之力瞬間暗起,身體穩穩將這霸道『神威』接下。

    「如你所說,畢竟只是第一劫雷罰,第一劫雷罰並不是最強大的雷罰,而且此人沒有淬鍊餘下兩劫雷罰,雷罰雖是恐怖,但也確實能夠淬礪魂神,只是經歷第一劫雷罰,雖是領悟了化神之道,但也未能完全意義上徹底成就化神修為。」『殘魂』說道。

    「我能承接下此人『神威』,也就是說以我的修為,足夠與經歷第一劫雷罰相提,也就是說,與化神前期也有一爭之威?」秦墨怪笑道。

    「以你的修為實力,『入化』之境,幾乎已無人可與你的實力媲美。也許不能斬殺,但也確有一爭之力!」『殘魂』肯定道。

    「好!那就試一試我的修為究竟有何厲害!」秦墨雙眼一凝,話不多說,立即魂神一震,魂靈之力瞬間浩煉【神獄】第二層『神印』,瘋狂鎮壓。

    鎮壓在身上的火焰神威竟被直接沖開。

    「嗯?」王漢臉色微變,以他的經厲第一劫雷罰,也算徹底踏入化神之道的神威,竟然也被秦墨震開,可見秦墨的魂神之威,也是霸道無匹。

    「竟然震開了王漢的神威!王漢現在可也是化神了。」田鵬震驚。

    「嘿嘿!看來這位秦師兄的修為實力,遠遠超過我們想象啊?或者在這幾十年的時間裡,這位秦師兄的修為大增,修鍊速度遠遠快過我們。也不知道此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晃榜眯起眼睛,滿面震撼。

    「不過應該有好戲要看了!」田鵬忽的深笑。

    晃榜也眯起眼睛,仔細看著場中。

    「你不過『入化』,也敢逆我化神之威,找死!」王漢面對旁邊圍觀的眾人,自己以化神神威震壓不住秦墨,何以有顔面!

    必須要將此人踩在腳底下,才能證明他的神威。

    「火之神意!」

    王漢伸手一挑,一圈圈的紅絲化成濤濤的火絲,在其手指之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散開,散開的火絲晶瑩,每一絲之中,都蘊含著霸道的火焰神威。

    「給我滅!」

    王漢雙目落在秦墨身上,旋即憑空一指點,指尖一圈一圈的火焰晶絲立即化成呼嘯般的火焰神威,瞬間鋪天蓋地的朝著秦墨點去。 一點之下,火焰晶絲,燎原烈火,蓋天蓋地蓋四方。

    處於烈火之下的秦墨,如同熊熊烈焰之中的一株枯草,彷彿頃刻間便要被焚滅。

    霸道的焰威落在身體上,身體中的鮮血如同被燃燒的滾水沸騰。

    「化神之威!的確很強!」

    「但也不過如此。」

    秦墨站在無數火焰晶絲之下,仰望著整片天空之上的火焰。

    火焰中的『神威』雖然震道,但並不足已完全鎮壓他的魂神。

    當下,秦墨雙指輕扣,往頭止虛按,身後跳出一尊成人大小的綠色元嬰,此元嬰渾身碧綠,身上綠光凝鍊之實,竟可看見清淅臉上栲稜角,與秦墨長相已然一般無二,只是稍微有些矮了半個頭。

    元嬰出現后,竟是長指一挑,一圈一圈的青絲在指尖如絲紋凝聚。

    青絲之中,同樣暴發出霸道神威。

    【神獄】第二層的『神印』,『青絲』蘊藏著不滅即生的『生』之意。

    匯凝而起,化成指尖一指,隨著元嬰立即一指破海碎山般點了出去。

    青絲之中恐怖的神威震在半空之中!

    神威之力,竟然絲毫不比王漢的神威之力差多少。

    「好霸道的神威!」田鵬臉色嘩變,露出驚色。

    「雖然還是『入化』修為,但這位秦師兄的神威竟足夠匹敵王漢已經化神前期的神威,看來當初咱們調查的結果也是不準確得很。」晃榜嘆道。

    「不過這位秦師兄畢竟只是『入化』,縱然修鍊深厚,神威霸道,但王漢已經引第一劫雷罰淬體,已然是真正的化神修士。與真正的化神修士相抗,這位秦師兄應該還是會敗吧?」田鵬這樣猜道。

    晃榜眯起眼睛,半未做決定。

    此時,兩道神威所化晶絲已然在半空之上交在一起。

    火焰晶絲之中釋放出來的恐怖神威立即鎮壓在青絲之上。

    火焰晶絲其中的神威確實也要稍佔上風的樣子。

    但下一刻。

    火焰晶絲雖是稍佔上風,微有鎮壓之勢,青絲竟是絲毫不動。

    這且不說,青絲堅韌之度,火焰晶絲也難以瞬間焚滅。

    而且青絲之中竟然有著難以想的恢復能力。

    火焰晶絲未能直接剿滅青絲,青絲擁有著磅礴『生』之意,竟能夠在極短的時間裡迅速恢復。

    半空火焰晶絲神威耗損瞬間增大,青絲卻似乎不滅不損,竟在兩個呼吸間的僵持下,反而依靠著強大的恢復能力,竟將瞬間消耗的火焰晶絲壓了下來。

    青絲突然逆勢而上,大佔上風的樣子。

    「此人修鍊的『生』之意確是玄妙啊。」晃榜暗暗感嘆。

    田鵬也是一臉吃驚樣子:「這廝究竟是什麼怪胎?修鍊的功法也太玄妙了,王漢已是第一劫雷罰后真正踏入化神門檻的化神修士,竟也鎮不住『入化』境的他!」

    不僅僅是這二人震驚,在旁觀戰的不少眾人也都是一臉大驚的樣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