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你們都吃飯了嗎?」趙梓馨開口問道。

    「沒呢,這不擔心孩子,直接就趕過來了。」韓雲霞回應道。

    「我們也是,要不咱們吃個飯去吧,現在待在病房也幫不上什麼忙。」趙梓馨繼續說道。

    「也行,那小川怎麼辦?」韓雲霞看了一眼昏迷的洛川,有些擔心的問道。

    「這邊我已經打點完了,會有專門的醫生過來替洛川檢查身體狀況,而且咱們也只是去吃個飯,這點時間不打緊的。」趙梓馨說道。

    「那好吧,雨眠,穿上衣服,咱們跟你洛叔他們吃口飯去。」韓雲霞看向丁雨眠。

    「我……我就不去了吧,我不是很餓,你們去吃吧。」丁雨眠猶豫著說道。

    「沒事,一起去吃點啊,不然晚上會餓的。」趙梓馨熱情的邀請著說道。

    「算了阿姨,您和我爸媽他們去吧,我就不去了,正好在這還能看著點他。」丁雨眠餘光偷偷的看了一眼洛川,之後輕聲的開口說道。

    「行吧,那就不讓她去了,等咱們吃完我再給這倆孩子帶點吃的就好。」韓雲霞一擺手說道。

    「好吧,那雨眠你在這乖乖躺著,等阿姨回來給你帶好吃的。」趙梓馨笑著說道。

    「好的。」

    「那媽就走了,有事記得給媽打電話。」韓雲霞最後叮囑了一遍,得到丁雨眠的再三保證之後,這才放下心來,一行人便離開了病房。

    「可算是離開了……」

    丁雨眠本來想起身在屋子裡活動活動,突然就聽到洛川的聲音,可給她嚇了一跳。

    「你……你什麼時候醒的。」丁雨眠先是嚇了一跳,后又驚喜的喊道。

    「早就醒了,看我老媽在,沒敢說出來,要不然還得問東問西,主要是丁叔他們也在,還是避一避為好。」洛川無奈的說道。

    「你好些了嘛?」丁雨眠走到洛川身邊,在他的病床邊上坐了下來。

    「好多了,倒是你,沒有受什麼傷吧?」

    「我沒事,多虧你保護的周全。」丁雨眠甜甜的一笑說道。

    「沒事就好,下次可別這樣了,太危險了,要不是正好那個小店門面上有一塊台板,抗住了大部分衝擊,否則後果真的不堪設想。」洛川后怕的說道。

    「我可不想再有下次了。」

    「哈哈哈,對,不會有下次了。」

    兩人都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氣氛瞬間活躍了不少,冷冰冰的病房也顯得沒那麼冷清了。

    「你不知道,在卡車向我撞過來的那一瞬間,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丁雨眠輕輕的將頭靠在了洛川的胸口上,像只小貓一樣的依偎在了洛川的身上。

    「好了,都過去了,以後不會在發生了。」洛川釋然的露出了笑容,右手自然的將丁雨眠攬進了懷裡,輕輕的安慰著她。

    「咦……臭小子,你果然在騙老娘!!!」門口突然傳來趙梓馨的聲音,丁雨眠嚇了一跳,急忙從洛川床上站了起來,臉色通紅的跑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老媽?你不是去吃飯了嗎???」洛川見趙梓馨等一行四人全都返回到了病房裡,有些驚奇的問道。

    「哼,你那點小心思我還不知道,你是不是裝的,老娘一眼就看穿了好不好,還在那給我演戲。」趙梓馨不屑的哼了一聲說道。

    「行啊你,臭小子,可給你老子我嚇壞了,你倒好,裝暈不起,還在這撩上妹了,不錯,有你老爹我當年的風範。」洛百川爽朗的大笑了起來。

    洛川倒還好,從小他就已經習慣了這種調侃以及自己老媽的聊天方式,可丁雨眠就不一樣的,洛百川和趙梓馨這麼一說,簡直讓丁雨眠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行啦行啦,看來你家小子你還真是了解,這回小川也沒事了,咱們還是先去吃飯吧,給這倆孩子留點空間。」韓雲霞笑著說道。

    「切,臭小子你記住,下次再敢騙老娘!後果你知道的!」趙梓馨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洛川,之後向門外走去。

    「你們兩個在屋裡好好待著,別亂跑,一會回來給你們帶晚餐。」韓雲霞笑了笑說道。

    「嗯……」丁雨眠隨意應付了一聲,之後急忙轉過了頭。

    韓雲霞還想說些什麼,可直接被丁航給拉出了病房。

    「這倆孩子,有戲!」離開病房后,韓雲霞和丁航二人急忙跟上了在樓梯口等候的洛百川夫婦,在等電梯的過程中,韓雲霞偷偷的跟丁航耳語道。

    「我也覺得,你沒看剛才都抱過了嗎,哈哈哈。」丁航笑著說道。

    「今天心情好,咱哥倆要不喝一杯?」洛百川提議著說道。

    「好啊,今天不醉不歸!」丁航立馬點著頭說道。

    「不行!!!」趙梓馨和韓雲霞又同步著說道。

    「不過嘛……看在兩個孩子的份上,今天就准許你們放肆一次吧。」見洛百川和丁航立馬變成了一副苦瓜臉,趙梓馨帶著幾分小得意的說道。

    「對,今天讓你們過過癮,免得說我和趙姐管你們管得嚴。」

    「你們管得還不嚴么……」

    「你說什麼?」

    「老婆大人萬歲!」

    ……

    「傻站著幹什麼呢?」見丁雨眠臉色通紅的站在門口四處觀望,洛川未免感到一陣好笑。

    「你笑什麼啊!真是的。」丁雨眠嬌嗔的說道。

    「哎,一看丁叔和阿姨對你就特別寵,不然你不可能這反應,我從小就被我媽損到大的,曾經我在幼兒園的時候,一度以為我自己就叫臭小子,還鬧出過不少笑話。」洛川苦笑著說道。

    「哈哈哈,真的假的。」丁雨眠來了興趣,好奇的開口問道。

    「當然是真的,我媽小時候也不喊我名字,就喊我臭小子,那我哪知道這詞什麼意思,我就以為我就叫這個。」洛川無奈的說道。

    「阿姨可太有趣了。」丁雨眠捂著嘴笑著說道。

    「還好吧,也許只是我習慣了。」 此生折花上青雲 洛川攤攤手說道。

    「聽說葉葉也在這家醫院是嗎?」

    「嗯。」

    「等你病好了,咱們去看看她吧。」丁雨眠提議著說道。

    「好。」

    「你也別太自責了,這件事不怪你的,是王傑太喪心病狂,做出這種事情。」丁雨眠安慰著洛川說道。

    「那也是因為我,如果她不認識我,就不會遇到這場劫難了。」

    「如果我是葉葉,再給我一次重來的機會,我還是會選擇認識你的。」丁雨眠堅定的說道。

    「為什麼?」

    「因為你很優秀,喜歡你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和你在一起的時光好像真的都很開心。」

    「也許她不是這麼想的。」

    「她一定會這麼想的。」

    「為什麼?」

    「因為我是女孩子,只有女孩能懂女孩的心思。」

    「好吧,又是這種女孩定理,犟不過你。」洛川滿頭黑線的說道。

    「洛川。」

    「嗯?」

    「你不怕死嗎?」

    「怕啊,哪有人不怕死的。」

    我就是一隻喵 「哈哈哈,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哪有那樣的人,我也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男生罷了,況且死亡這種東西,未知的恐懼才是讓人最恐懼的。」

    「那你當時撲向我的時候,有沒有害怕?有沒有後悔?」丁雨眠俏皮的瞪著大眼睛看向洛川問道。

    「害怕是有的,其實當時根本就沒思考什麼,因為那個時間沒有思考的餘地了,撲過去完全是身體本能做出的反應,至於後悔,這倒沒有,哪怕給我時間考慮,我也還是會這麼做的。」

    「為什麼呀?」

    「因為如果我撲過去,有可能會救你一命,但如果我原地不動,我就一定救不了你,這個選擇,其實不難做吧?」

    「可是如果你撲過去,你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如果你原地不動,你就一定安全了啊。」

    「對啊。」

    「什麼對啊,那你為什麼不考慮考慮自己呀。」

    「我哪知道,當時就那點時間,我也不能控制我自己的腦子事先把要思考的準備出來吧,當時那一瞬間就是想的這些,所以就做出這些行動了啊。」洛川滿頭黑線的說道。

    「你這是什麼道理啊,總感覺你在講歪理。」

    「我就是實話實說,哪有講歪理,有時候真相不就是這樣匪夷所思嗎,誰知道每個人腦中會出現些什麼奇奇怪怪的想法。」洛川白了丁雨眠一眼說道。

    「好吧,看來大家對你的評價果然沒錯,你真的是個鋼鐵直男。」丁雨眠哭笑不得的說道。

    「所以啊,我這既擔驚受怕,又體驗了一次面臨死亡的恐懼,還要被你調侃成直男……」洛川說道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之後呢?你想說什麼?」

    丁雨眠眼睛彎成了一副月牙狀,臉上掛著笑容,一臉笑容的看著洛川,那一瞬間竟出了神….. 「我被黑的這麼慘,總歸要取點利息。」洛川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之後輕輕的把丁雨眠攬入懷裡,趁著丁雨眠還沒反應過來洛川要幹嘛的瞬間,對著那嫣紅的小嘴直接就吻了上去。

    「嗚……」

    丁雨眠吃驚的瞪大了雙眼,想說些什麼嘴卻被堵住發不出聲來,身子像觸電一樣猛的抽動了一下,一點力氣都提不起來,就這樣癱軟在了洛川的懷裡。

    第一次好像是試探,丁雨眠只感到洛川小心翼翼的將她的唇角輕啄了下,目瞪口呆,腦子像被按了暫停的影碟機,瞬間被定格。別說思緒,連心跳彷彿都一併消失了。

    緊接著,微冷的舌滑入口中,丁雨眠泛著一絲紅潤的雙眼彷彿要滴出水來,帶著幾分羞澀、幾分抗拒、幾分靦腆。

    丁雨眠閉上了雙眼,這一瞬間的悸動,讓她忘記了周圍的一切。

    洛川將丁雨眠緊擁入懷中,無視著她微微的掙扎,一手托著她的後背將她固定在自己懷中,另一隻手緊緊的握住了她高舉卻又無處安放的小手,十指緊扣在了一起。

    她停止了掙扎,慢慢的迎合了起來,這一刻她才徹底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自己喜歡的這名大男孩近在咫尺,她可以騙過任何人,卻終究騙不了自己,騙不了自己的感情。

    「怎麼了?不好意思了?」洛川壞笑著調侃道。

    丁雨眠將頭深深的埋進了洛川的胸口裡,以至於讓洛川都感覺到了有一點點的疼痛感。

    「好啦,我不逗你了,起來吧,也不能一直這樣呀,等那些大人們回來,還不得看笑話啊。」洛川輕輕的拍了拍丁雨眠的肩膀說道。

    「我不要,我哪也不去,別想趕我走。」丁雨眠耍起了小性子說道。

    「我哪是趕你走啊,我這不是怕你悶死嘛,藏的這麼深。」

    「不管,我就這樣了。」

    「要是被咱班同學知道,大名鼎鼎的冰美人撒起嬌來是這個樣子,恐怕不少小男生要戀愛咯。」洛川打趣著說道。

    「要是讓咱班同學知道,大名鼎鼎的大魔王寵溺起來是這個樣子,恐怕也有不少小姐姐要戀愛了呢。」丁雨眠不服的回懟了一句。

    「呃……好吧,我說不過你。」

    果然,不能試圖跟女孩講道理,尤其是不能試圖跟好看的女孩講道理,你會發現,如果你沒理,你說不過她,如果你有理……等人家撒起嬌來,你就是一個活脫脫的完敗。

    「你身體好點了嘛?」丁雨眠慵懶的伸了個懶腰,之後趴到了洛川的身邊,輕聲耳語道。

    「好多了,就是小腹偶爾會有些疼痛感,應該是震的,沒什麼大事,還有……你能不能稍稍的起來一下。」洛川有些尷尬的說道。

    「為什麼?」丁雨眠不解的問道。

    「拜託,如果你喜歡的男神明星突然臉貼著臉的出現在你面前,你還能這麼淡定嗎?」

    「能啊,現在不就是嘛。」丁雨眠甜甜的一笑說道。

    「……」

    好吧,洛川承認自己語言溝通能力上比較欠缺,不管怎麼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似乎都達不到自己最初想要表達的目的,不過說實在的,丁雨眠那張美的不可方物的臉突然間就湊的這麼近,讓洛川確實有些受不了。

    別說什麼有色心沒色膽這種話,換做你,全校公認的大校花以這個姿態出現在你的眼前,你還能把持得住?不存在的。

    兩人就這樣躺著,雖然一句話沒說,但卻感覺到莫名的溫馨,這種感覺很懸,但又是切實存在著的。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當趙梓馨四人返回到這間病房后,兩男兩女八隻眼睛全都瞪得像個燈泡一樣,傻傻的看著依偎在洛川懷裡已經熟睡了的丁雨眠,以及本來在翻看著手機,見到他們回來隨便揮揮手打了個招呼,一臉「嗯,怎麼了,很奇怪嗎」表情的洛川。

    「我說臭小子,你……這是跟老媽搞的哪一出啊?大變活人?」趙梓馨不可思議的走到洛川面前,似乎對眼前這一幕還沒緩過神來一樣。

    「好啦,起來了,晚飯到了。」

    洛川沒理會趙梓馨,只是白了她一眼,之後輕輕的拍了拍丁雨眠的肩膀,一陣晃動后,丁雨眠這才醒來。

    「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

    丁雨眠剛醒,就看見自己身邊圍滿了人,立刻就像只受驚了的小貓咪一樣,直接就跳下了床,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臉色立馬紅潤了起來。

    「哈哈哈哈……」眾人立刻鬨笑了起來,這使丁雨眠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你怎麼不叫醒我啊!!!」丁雨眠埋怨的瞪了洛川一眼說道。

    「不是你說不管怎麼樣都不走了嗎,我以為你不在意的,這才沒叫醒你。」洛川如實的答道。

    「奧,不管怎麼樣都不走呀,原來是這樣啊,雲霞,你家的寶貝閨女,看來已經被我家臭小子給拐跑了,你可留不住咯。」趙梓馨捂著嘴偷笑道。

    「哎,女大不中留啊,這麼快就不要你爸媽了。」韓雲霞也做作的陪著趙梓馨演了起來,洛百川和丁航兩個大男人自然乖乖的退到了一邊,不敢耽誤這兩位領導一唱一和的戲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