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什麼?」

    「好大的膽子!」

    「你知道我們等了你多久嗎?」

    「你敢不給山主面子,這是想死的節奏么?」


    「哼!看來,我有必要讓你知道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了!」

    ……

    接著,坐在圓桌周圍的眾和尚紛紛起身,一個個的怒目看著李浩然,帶著濃濃戰意的高聲喊著。

    且在這一刻,他們身上的氣勢也嗡然散發出來,那金色的佛光嗡嗡顫抖,交織成了一片,竟真的房間微微抖動了起來。

    嘩啦!

    空氣中的翁鳴不斷,強大的氣勢連同佛光一同壓下,將房間內的一切瓷器盡數壓爆,且以一種蠻橫的氣勢朝著李浩然這邊轟來。

    「哼!爆裂拳!」

    李浩然冷哼一聲,沒有任何猶豫的抬手一拳,朝著前方轟去。

    他這一拳如同山海一般,氣勢無雙,引動天空佛光落下,徑直沒入了房間裡面,化作了一個金色帶著陽剛浩瀚之氣的拳光,徑直撲滅了房間內這十幾個和尚散發出來的氣勢。


    轟!

    劇烈的轟鳴聲響起,李浩然眼前的十幾個和尚,在李浩然這一拳之下,紛紛露出了一抹驚恐的神光,正待他們七手八腳的防守之時,拳頭已經落在沉重的打在了他們的身上,將他們轟出了房間。

    此刻,李浩然眼前的內室,已經成了一個破爛的房間,且四周的牆壁都已經盡數破開了一個個的孔洞。

    噗!噗!噗!

    當下,就有幾個修為弱上一籌的和尚,倒地吐血。

    其他的和尚,倒是滾落在地,只覺得胸口一疼,扶著被擊中的部位,臉色陰沉的各自起身。

    這個時候,鄭普剛剛帶著彌陀寺的眾多僧眾走入院落,且還有一些信徒正在外面走來。

    而在教室內教課的劉楓等人,則是聽到了動靜之後,先是安撫了學生,接著走出了教室前來一看。

    啪噠!

    李浩然一步走出了房間,徑直來到了院落之中。他先是看了眼遠處一臉震驚的悟念和眾多僧眾,接著看向了劉楓等人,正待他要和劉楓等人說話的時候,卻見梅林的臉上有一片烏青。

    「誰打的,跟我站出來!」

    李浩然心情更加沉重,他看著正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的眾和尚,沉聲問道。

    悟念見此趕忙上前,他皺著眉頭來到了李浩然身前,小聲的說道:「師叔祖,得饒人處且饒人,他們都是各大佛山的山主弟子,平日裡面……」

    「哼!我再問一句,誰打得,給我站出來!」

    李浩然並未理會悟念,抬頭看著眾僧眾,沉聲喝道。

    這個時候,進入學堂的信徒越來越多,他們和院落中的僧眾一般,越發的震驚和疑惑了起來,不知道李浩然在弄些什麼,為何會和各個佛山下來的老爺們惹上了矛盾。

    梅林心頭一動,知道李浩然這是在為他叫屈,嘆了口氣,看著李浩然說道:「浩然,算了吧!」

    「算不得!此事關乎你文儒尊嚴,關乎儒門尊嚴!關乎我李浩然的尊嚴,更加關乎未來佛山的尊嚴!」

    李浩然看著前方眼露憤恨的眾人,朗聲說道。

    話音響起,前方那肥頭大耳的和尚冷喝一聲,怒聲吼道:「小子,少在這裡裝腔作勢了!今日你打了我們,這件事情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的!你一個畫師,吃了熊心豹子膽,竟敢違背殺山主的意志,你就等著被佛火焚身而死吧!」

    嗡!

    李浩然心中的冷意更冷,他瞪著前方的眾人,身上的氣勢盡數散發,化作了一柄天刀凌空飛起浮上了數百丈,竟和天空之中的佛光融合在了一起,遠遠的看去氣勢磅礴,霸氣無比,且此刀形氣勢更包裹著一層佛光,看起來更為神聖。

    此氣勢一出,站在李浩然身前的眾佛山來人,一個個的臉色大變,他們忍不住顫抖了起來,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殺意,這股殺意竟讓他們提不起半點的反抗意識。

    「吾乃是未來佛山彌勒的師弟,位高尊榮。你們來我這裡,非但沒有半點的敬意,且還蠻橫無比,堪比外面俗世中的惡霸,欺我家人,辱我師長!見了我還口放厥詞,威逼言語不堪入目!這就是各大佛山山主的態度么?你們哪裡來的膽子?」

    李浩然鋒芒畢露,殺氣衝天,他傲然看著前方的眾和尚冷聲說道。


    話音落下,院落中的僧眾和信徒紛紛一愣,接著他們心中對於這些到來的佛山弟子生出了一股厭惡之心。

    且站在李浩然一旁的悟念,更是心生驚懼,他懼怕的並非是李浩然的氣勢,而是他忽然想到了李浩然為何要讓鄭普將他們請來,想到這裡,他不由扭頭看去,只見院中,院外已經站滿了鎮子上的信徒和聞名而來的……

    「哼!當初,吾在未來佛山,成為佛山之主師弟之時,善果童子一口一個師叔公喊著,恭敬的送我出了佛山,佛山下的眾多佛門弟子,更是見面行禮,言語尊敬。到了蓮台鎮,鎮子的百姓、名望老輩也都敬我!我知道他們如此,不是因為我李浩然為他們做了什麼,而是因為他們尊敬未來佛山的山主。可你們呢?你們明知我的身份,卻還不知禮數,這分明是要挑釁我未來佛山……」

    沉重的聲音響徹天地,在李浩然有意傳揚之下,整個蓮台鎮的人,幾乎都聽得清清楚楚,這一刻所有人都激動了起來,他們信仰的佛被人侮辱,被人挑釁,這讓他們無法安靜,無法在忍耐…… 第三百五十六章磕頭道歉不消怒

    「……這分明是看不起我未來佛山之主,有意侮辱!你們不尊敬我,就是不尊敬未來佛山的山主。你們威脅我,就是威脅整個未來佛山的信徒和僧眾。你們蠻橫無理,出手打我,就是在所有未來佛山的信徒和僧眾的臉!熟話說的好,人要臉,樹要皮!你們如此羞辱我未來佛山,今日我就拼著被其他佛山之主碾殺的後果,也要問你們一句,心中可否看得起我未來佛山,也要教訓你們一場,讓你們知道,這裡是未來佛山的地盤!」

    李浩然義正言辭的說著,他聲震長空,浩蕩正氣,帶著一股大義凜然,震人心神的力量。

    這一刻,所有未來佛山下屬的人,都在思考著李浩然的問題,也都心聲怒氣。

    「把他們抓起來!」

    「將這些對佛不敬的人,投入煉獄中去吧!」

    「讓他們這些披著佛僧衣袍的垃圾,都下十八層地獄吧!」

    「他們這是在挑釁我們的尊嚴,我們的榮耀,我們的信仰!是可忍,孰不可忍。殺了他們,以正我未來佛山的名聲!」

    「絕不能妥協!」

    ……

    一陣陣高過一切的呼喊之聲在下一刻響起,這個聲音聲震長空,氣勢如虹,集合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力量,形成了一股願望,讓天空之中的佛光更加的明亮,隱隱有一尊佛影顯現出來。

    嗡!

    院落中,一個個陰沉著臉,陰狠看著李浩然的和尚,這一刻他們慌了,怕了,心裏面更是泛起了一抹天大的恐懼,看著天空中佛光幻影,他們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雙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詞,好似在祈求佛的原諒一般。

    「此事,吾已知曉!這件事,關乎威嚴,關乎尊嚴!對於犯下過錯的佛徒,本山主也不殺你們,就此剝去百年壽命,一境修為,以正我未來佛山之威,以明我佛山之尊嚴!日後,膽敢有再犯之人,來者皆殺!」

    天空之中,那一道佛光慢慢幻化成了一尊佛像,這尊佛像赫然正是未來佛山上雕刻的那尊彌勒大佛,此佛面帶微笑,慢慢張口,那一雙眼睛裡面露出來的冰冷寒光,讓下方的其他佛山弟子紛紛一震。

    嗡!

    話音落下,一道佛光徑直從空中掃落下來。接著,那跪地的其他佛山的弟子,身體一顫,一個個變得蒼老如同老者一般,且他們身上的氣息也在這個時候忽然一下子跌落到了武宗修為。

    鎮子上的眾多信民和僧眾見此,紛紛跪地,高喝:「我佛威武!」

    「我佛威武!」

    心中略顯顫抖的悟念,見彌勒佛像幻化而出,知道彌勒出手了。但見彌勒教訓了那些外來佛山的弟子,心中頓時一震,眼中泛起了一抹明悟,也跟著眾人跪地叩首高聲喊道。

    「尊嚴二字,你可慢慢領悟!此間事情,你且好好向你師叔祖學習一二!」

    天空之中,彌陀佛光漸漸消散,在佛光徹底消失化作天幕的時候,一道聲音傳入了悟念的耳中,聽得悟念心神巨震,隱隱抓到了什麼,可他又記不起來。

    佛陀顯現,更加堅定了李浩然的想法,也讓鎮子上的信徒和僧眾,對於李浩然更加的崇敬起來。

    李浩然看著跪在地上,心神失守的各位佛山來人,氣勢一收,沉聲問道:「誰打得,跟我站出來!」

    「我!小的一時衝動,得罪了前輩,還請前輩切莫生氣!」

    先前言說自己式琉璃袈裟佛山的那位佛門弟子,從眾人中爬了出來,看著李浩然跪地叩首說道。

    其他的和尚,也紛紛的跪了起來,眼中在也不敢流露任何的不滿和高傲,紛紛跪地叩頭,高聲喊道:「請前輩原諒我們的過錯!我們被豬油蒙了眼睛,侮辱了前輩,冒犯了前輩的尊嚴,還望前輩饒命啊!」

    「哼!你們也儘是一些欺軟怕硬之人!你們來這裡,我的人待你們如兄弟,你們卻待他們如下人,還出手大人!這件事情不能就此算了,你們且回去,告訴你們背後的佛山之主,若要給他們作畫可以,必須道歉!且他們必須親自來這裡道歉!」

    李浩然冷哼一聲,昂首看著前方跪了一地的眾人,沉聲喝道。

    他有心殺掉這些人,可方才彌勒已經給出了態度,他就算是在想幫梅林出這一口惡氣,也不能在動手了。

    話音落下,前方跪著的眾和尚心頭一沉,一個個的呆在了那裡,心裏面更是泛起了一個濃濃的問號:「這是為什麼……」

    「哼!就憑我是未來佛山之主的師弟,天下第一畫師!就憑你們背後的山主,想要求我作畫,如此而已!」


    李浩然好似猜到了他們心中所想一般,在看了他們幾眼之中,沉聲喝道。

    話音落下,周圍的僧宗和信徒紛紛歡呼了起來,這一刻他們將李浩然當作了彌勒的化身,聽著那激動人心,霸氣無比的話,讓他們忍不住也跟著激動了起來。

    前方跪地的眾和尚紛紛叩頭,然後再蓮台鎮眾人的歡呼聲中,屁滾尿流的逃出了這裡。

    待這些和尚離去之後,李浩然忽地飛上了天空,看著學堂內外站著的眾多信徒,還有僧眾,朗聲說道:「今日李某出關,乃是有一件事情想要請大家幫忙!」

    「還請大人直言,吾等定全力以赴!」

    蓮台鎮的眾人紛紛拱手一抱,目露尊敬的說著。

    就連彌陀寺中的眾多僧宗也都行禮,高喝。

    李浩然滿意的點了點頭,看著眾人說道:「我要舉辦一場拍賣會,此拍賣會上拍賣的東西僅有一種,就是我李浩然的字畫!這個拍賣會將會維持一個月的時間,每天只拍賣一幅,場地就在蓮台鎮的會場,還請諸位鄉親聽從悟念主持的安排!等拍賣會結束之後,我會拿出一成來分給大家,一成作為蓮台鎮的發展之用!……」

    接著,李浩然將早就想好的方案朗聲說了出來。

    他當初答應過悟念,也將蓮台鎮變成整個金剛寺最富有的鎮子,這一刻正是執行此計劃的時候。

    聽著李浩然的話,蓮台鎮的眾人幻象了起來,他們都知道,李浩然的一幅畫在上一次法會上,竟拍賣出了一億元晶的價格,倘若拿出兩成的話,那麼就是兩千萬元晶。

    如此一筆財富分配到蓮台鎮中,會在短時間讓鎮子上所有的人都福貴起來,到時候蓮台鎮將是整個金剛寺最富有的鎮子。

    「吾等願意聽從大人的安排,願意聽從悟念主持的分配!」

    在李浩然話音落下的時候,蓮台鎮的眾人沉默了下來,接著眾人中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接著如同燎原之勢一般,瞬息點燃了所有人的熱情,蓮台鎮的眾人竟在沒有遲疑,紛紛答應了下來。

    站在下方的悟念,更是心神巨震,他為了李浩然先前告訴他的計劃,還在暗中找寺廟裡面的僧眾談論過,可並不理想,發現阻力重重。

    他沒有想到,這一次李浩然竟然簡單的說了一下構想和要做的事情,就調動起了整個蓮台鎮鎮民的熱情,竟讓這些人連同彌陀寺的僧眾都全心擁護起了他的計劃。

    這一刻,悟念忽然覺得,李浩然才是這彌陀寺的主持,而他不過是一個過場的嘍啰而已。

    這個想法就僅是在他腦中浮現了一瞬,接著就被悟念直接捏碎。

    嗡!

    不多時,李浩然在做了一場長達半個時辰的演講之後,這才讓諸位鎮民回家,等候彌陀寺的公告和安排。

    一時間,鎮子上的鎮民紛紛往自己家裡面走去,唯有鎮子上的名望貴族,還有一些有威望的武者並未離去,他們反倒是進入了學堂。

    等待李浩然落下的時候,悟念眼中泛著一抹激動的看著李浩然,笑著問道:「師叔祖,我之前也做過他們的工作,可發現困難重重,您怎麼一出馬,就成功了呢?是不是有什麼訣竅呀?」

    「呵呵!這也不是什麼訣竅!而是一種戰術的運用,此招名為借勢!你若有興趣,就每天來這裡,和劉楓、梅林他們多聊聊!整日念經,你就不怕將你的腦袋念壞了!」

    李浩然呵呵一笑,並未有任何的隱瞞,看著悟念說道。

    悟念聽后若有所思,連連點頭,雙手合十,恭敬的說道:「領教了!」

    接著,兩人又應付了鎮子上的諸位名望貴族和威望武者的疑慮和話題,說的眾人紛紛心動,這才結束了這一場的事情。

    待悟念離開學堂的時候,已經是了半夜。



    Share:

    Leave a comment